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47章 大聚会
    杀人?

    我听到警察讲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都懵了。㈧㈠Δ 中文Ω网WwㄟW.『8⒈Zw.COM谁?我吗!

    胖子从被窝起来,光着膀子喊道:“不可能,你们是市局那个刑警队的?”

    那警察看看胖子,说道:“我们是城南分局的,你找关系也没用,他的事很大。”

    “我现在就给程警官打电话。”胖子这时,就要拿电话。

    听到程警官三个字后,我心里有些逆反,一拜手说道:“不用,自己没做到那都有理。”

    我起来穿上衣服,这时警察就要给我拷上手铐,我说:“有必要骂?我又不会跑。”

    “不行,这是规定,再说了我们认识你吗?拷上!”带头的那个警察铁面无私的说。

    我就这样被冰凉梆硬的手铐铐上了,被四五个警察押着从男寝楼里走了出来。

    这时间,正是大家早上起来吃早饭的时候,校园里全是同学和老师。看到我被警察押着,手上还带着手铐,都震惊的看着我。

    “这是怎么回事?”这时王晓雅突然冲到我面前,看着那些押着我的警察,问道。

    还是刚才带头的那个警察,说道:“请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现在无可奉告。”他把王晓雅把拉开,就想带我走。

    这时候,胖子和高山假娘们他们也从楼里跑了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警察看着胖子他们。

    “嘿嘿,你们调查不也得有证据吗,我们可以给张一鸣当证人,证实他是无辜的。”胖子这时说到。

    “哦,那就跟我们一起走吧。”带头的那个说了句。

    于是我和胖子他们都被“请”到了城南分局。

    我坐在审讯室里,双手被铐在铁质的椅子上。前面的墙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就纳闷,他们就不会换个标语?

    这时,走进来走进来三个男人,一个四十多少满脸胡渣,嘴里吊着烟,穿着皮夹克。他身后是个三十多岁的,也穿着皮夹克。最后是个穿警服的,二十多岁手里拿着记录本和笔。

    三个人坐在我对面,那个年长的看看我:“你是张一鸣吗?”

    我说:“是,我叫张一鸣。”

    “知道为什么把你抓到这嘛?”他又问。

    我现在不知怎的,对警察没有了最初了好感,甚至有了些逆反心里。但也不至于像网络小说里写的,在警察局里抖威风或者扮猪吃老虎。

    因为我特麽压根就不是虎。

    “我不知道,不过听你们抓我的人说我杀了人。”我回答。

    这时,那个三十多岁的警察问道:“本月12号,就是前天晚上9点2o分,你在干什么?”

    我回想了一下,说道:“前天晚上我和我的同学们一直在寝室里,一整晚都没有出去。”

    “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任!”这时,他说道。

    我呵呵一笑:“当然,不信你可以问我的同学?”

    “我们在你们的寝室里现了很多封建迷信的东西,能告诉我们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这时,那个年纪最大的警察话了,应该是他们的队长。

    我笑笑:“画符,在网上卖挣钱。”

    那队长看看我:“你这不是骗钱骂?还是安安分分的上学好。”

    ”我能走了吗?“我说道。

    ”你当这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个年轻的警官说道。

    我看看他:”你们调查取证是需要时间,但是我的同学都可以为我作证,那天我根本就没有出去过。“

    这时,他站起来走到我面前说道:”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说完,他把屋子墙上挂的液晶电视打来了,然后插了一张记忆卡。

    ”看看这是什么?“他指着一个监控画面。

    我抻着脖子,此时看懂一个夜晚的画面,应该是个一个胡同口的位置。

    看到两个人一男一女从东走进画面,那女的打扮的花枝招展,一看就不是良家。但身旁的那个男人时,我头皮一阵麻。

    那不是我自己吗?

    无论是衣着和面容几乎和我丝毫不差!

    这时,只见”我“把那个女人领到了巷子里,不到两分钟后,”我“一个人再次出来。难道那个女人死了,被那个画面上的”我“杀了。

    ”这,这是谁?“我有些激动的问。

    ”谁?你说这是谁?“那个警察反问我。

    突然有人敲门。

    ”进来!“那个头话了。

    一个穿着制服的女警走了进来,小声的和他说了句什么。

    那个像队长模样的人,眉头一皱,说道:”我知道了。“

    然后他站起来走了出去,不大会又走了进来,这次后面跟着两个人西装革履的人,最后还有王晓雅。

    她怎么来了?我心里纳闷。

    这时其中一个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看着我说道:”我是你的律师,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

    然后他就和警察交涉起来。

    律师?

    我马上想到了这肯定是王晓雅找来的,我和胖子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源。

    ”刘队长,我的当事人只是犯罪嫌疑人,还不是犯人,请你把他的手铐打开。而且,我要拍照,作为我们日后的保留证据。“

    那个刘队长一挑眉毛,然后给那个年轻警察一个眼神······

    我的手铐被打开,我活动了活动,这时那个律师用相机在我的手腕照了相,然后又问我,他们有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我摇摇头。

    有了律师的交涉就容易多了,现在我有三个人能证明我当晚没有出去,但是警方也有监控画面证明我当晚出现在杀人现场。现在双方都僵持不下,律师要带我走,分局要暂时收押我。

    就在这时候,又有几个人进来。

    我一看,一个是市局的王副局长一个是程队长,后面还有程夏梦和那个王强。

    ”王副局,程队,你们怎么来了?“分局的刘队长看到自己的上司,都有些意外。但凭着多年多的经验,不禁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疑惑。

    ”这几位是律师同志吧,我能不能先和刘队长说几句?“王副局这时和颜悦色的和律师说道。

    律师自然不能说什么,知道只是人家尊重你,于是点点头。

    王副局把刘队长叫出了审讯室,说了什么我不知道。

    但是我看到程队长来到我跟前,问:”没事吧?“

    ”没事,怎么说咱也不是头一次进警察局了。“我说着,眼神禁不住看了眼程夏梦。

    今天她穿着便装,打扮的非常漂亮,手里还捧着一束——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