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42章 救命!
    ”王晓雅!“

    我和胖子都没有想到,从楼上来的是她,难道这是她的家?

    ”一鸣,你你们怎么来了。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王晓雅穿着白色的纱裙,如同公主一般。

    她看着我们也很惊讶,不知道我们这一帮人是来干嘛的。但毕竟家教好,然后只见她马上露出了笑容招呼道:”吴妈,赶紧给客人倒茶,你们快坐啊···“

    说着,一路小跑的下了楼。

    ”不用了,小雅。你父亲呢?“

    我现在根本没时间瞎客气,救人要紧。

    王晓雅显然没想到我会问她父亲,闪着一双大眼睛,愣了两秒钟说道:”我爸爸应该还在公司吧,怎么了?“

    我看到目前她家里好像没出什么事,也稍微放了点心,语气缓和下来说:”你父亲前几天在李先生那里买了一幅画,你知道放在哪了吗?“

    ”哦,这我到时听说了,不过好像没有放在家里,应该在他的办公室里挂着呢。“王晓雅回答,同时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我。

    走到她跟前,只觉得一股幽香扑面而来,我压低声音说道:”那副画里,可能有脏东西。我们担心你父亲的安危。“

    王晓雅自然知道我是不会骗她的,她惊讶的用双手捂着嘴巴,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疯了般跑到电话那里,拨起了号码。

    我想应该是她在联系她父亲。

    ”哎呀,怎么没人接···“王晓雅着急的躲着脚,神色看着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她一连打了3遍,都没有接通。

    我赶紧拦住她,说道:”不要在耽误时间了,我们现在就到公司去找你父亲。“

    ”对对······“她激动的拿了车钥匙,就跑出了别墅。

    老林这时候说:”你赶紧跟她一个车,这情绪开车很危险。“

    我点点头,老林说的有道理。

    我和王晓雅一个车,老林和胖子还有李浩一个车,直奔市区的公司。

    在车上,王晓雅双手握着方向盘,不住的颤抖。我一边打着他父亲的电话,一边注意过往的车辆。我要是会开车,该多好啊!自己不禁感慨道。

    王晓雅目不斜视,但表情很激动,开车的动作有些僵硬,车子在路上不住的晃动。后来的车,不住的鸣笛警告。

    我一把握住她的手,说道:”现在着急也没有,好好开车。“

    可能是我的话,或者是我的手挥了一些作用吧。

    王晓雅的情绪开始慢慢的缓解下来,但她此刻的手真是凉的吓人,如同寒玉一般。我能体会到她此刻的心情,刚想把手拿下来,就听她说道:”别,我害怕。“声音有些哽咽。

    我知道她说的害怕,不是鬼怪,而是怕失去亲人的孤独。我紧紧地握着她方向盘上的手,一直开到公司楼下。

    此时,公司里早已没有了,但从停车场能看到顶层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我们下了出,大家都飞快的跑到公司大门前,现值班的保安不见了,门锁根本就打不开。

    ”怎么办?“王晓雅这时,哭着求我。

    我也有些一筹莫展了,这大门的玻璃太后,别说是用拳头砸,就是用斧子看我看都够呛。

    ”我来试试···“

    老林这时从里怀拿出一个小包,打开一看全是开锁的工具,太特麽地专业了。

    ”让开让开。“老林说着,就蹲在大门前开始干活了。

    胖子一脸惊讶的说:”我擦,老林你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这是兼职,也就挣个烟酒钱。再说现在的锁都高级多了,要搁以前我一根方便面能开一个小区。“老林边吹边开锁。

    ”吧嗒!“

    不到2o秒,大门的锁就被老林捅开了。

    我们赶紧推门进去,保安值班室就在一楼大厅的边上,此时门是开着的,但是没有一个人在。

    更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在监控器上看到王晓雅父亲的办公室里,灯突然灭了。王董事长抬头看看,这时,他桌子上的文件夹突然飞到了地上。

    王董马上站起来躲开,然后看看四周,好像在喊着什么。办公室的茶几,这时也移动了起来,就好像有个隐形人给周开了。这时候,情况已经很紧急了。

    ”电梯来了。“李浩突然喊了声。

    我们赶紧从监控室里出来,进了电梯。

    ”一会你们不要进去,就在外面等着。“我看着王晓雅、老林和李浩说。然后给了他们三张真邪符:”如果见到鬼怪,就它挡在身上。“

    我手里握着桃木剑,胖子拿着八卦镜和灵符,等着电梯到达顶楼。

    ”23“

    ”24“

    ”25“

    我们的心跳几乎是跟着楼层的数字同步,越往上越感到紧迫。

    ”叮咚!“

    电梯终于到了顶楼,我第一个冲了出去,胖子紧随其后。

    我擦!

    吓了我一跳,两个保安已经倒在了血泊中,鲜血已经把走廊的地都淹没了。我们绕过尸体,跑到办公室前。

    ”铛!“

    一脚,我就把门踹开了。

    ”呼——!“

    一股阴风就从里面冲了出来。

    走廊的灯光照进办公室里,我看到王晓雅的父亲倒在地上四处在张望着什么,有手下意识的保护主自己:”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这时,只见他父亲的手掌,突然出现一条血痕,鲜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就好像有个隐形的人,割了他一刀。

    “啊!”王父喊了一声。

    我赶紧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这时我现办公室里的墙上,桌子上还有那套黑色的真皮沙,都被某种极其锋利的东西,割了许多口子。

    ”扶他出去。“我对胖子说。

    胖子扶着王董事长退出了办公室,这时大门突然自动关上了。

    屋里一下子又恢复到了昏暗的环境,办公室里的两扇大窗户,透进月光如同两只怪兽的眼睛。我借着月光看到对面墙的贴着的壁纸,伴随着”吱吱“声,慢慢被割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妈的!

    老子不猫你当我病危!

    ”天清地明,阴浊阳清,出幽入冥,天地三合,赐我法眼观阴阳!开!“我打开阴阳眼,四下一看。突然现在对面的墙下站着一个男人。

    这家伙留着典型的所谓艺术家的长头,后面扎了个马尾辫,穿着一条背带裤,上面蘸着一些油画染料。脸上苍白消瘦,一双眼睛里散着阴郁和狠毒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