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5章 惊魂之夜
    “不许动!”程夏梦掏出枪来对准前方。┡㈧ ㈠中 『文Δ网Ww%W. 8⒈Zw.COM

    李正凯和我们距离有三十多米,转身看到我和程夏梦,赶紧就跑。

    我们俩开始追他,还别说这老家伙跑的还挺快。

    只见他一弯腰,就爬进了旁边的火车下面。我和程夏梦也钻了过去,说实话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火车底下是什么样。

    我们钻过火车,进入两列车的中间,这里就好像是个狭长的胡同一样,光线更加的昏暗,而前面的李正凯还在拼命的跑。

    我们追了不到5分钟,和他的距离就只有不到十几米了,我都能听到他剧烈的喘息声。

    “在跑我开枪了!”

    程夏梦突然站住,举起手枪对着李正凯逃跑的背影。

    李正凯也突然一个转身看着我们,然后嘴里念起我们根本听不懂的咒语。

    我知道他又要捣鬼,也从背包里拿出了八卦镜和铜钱剑。

    这时,他猛地朝自己的手背上咬了一口。

    这一口可真够狠的,连皮代肉都被咬了下来,只见李正凯开始大嚼起来了,满嘴的血污样子有些吓人。

    程夏梦端着枪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刚想上去把他铐住被我拦了下来。

    “不要去,他好像要用血降!”

    之前我也不知道降头术的知识,不过还好有那为奇葩大师兄帮忙,之前得知程夏梦的父亲可能中了降头的时候,我就向他请教过关于南阳降头的事情。别看大师兄成天吊儿郎当,但见识比我多,他不耐其烦的在电话里和我将降头的一切东西。

    这血降也是降头术里比较狠毒的招数了,但是李正凯现在法力早就是强弩之末,我其实根本就不太担心。

    他满嘴是血的大叫一声,脸色开始变成了青色,眼睛红的吓人,跟恶鬼一样。

    “我和你们同归于尽!”他大吼一声,就朝我们扑来。

    “打他的腿。”我这时提醒道。我知道程夏梦早就想开枪了,面对杀死自己母亲的真正凶手,她一直在克制。

    “啪——!”

    程夏梦开了枪。

    这一枪正好打中李正凯的左膝盖上,但是他并没有跪在地上,就好像那一枪根本就没有打在他的身上一样。

    李正凯已经快跑到我们跟前,程夏梦对着他又是三枪,都打在了他的胸口上,但是只打出三个抢眼来,他根本就没有停下来,接着扑向我们。

    我手里握住铜钱剑,对着他的印堂就刺了下去。

    他一低头,躲过去伸手就要掐程夏梦的脖子。此时,他的手子看着就像鹰爪一样。

    我赶紧用肩膀一拱,把他撞向旁边。

    程夏梦这时,抬起一脚正好踹到他的肚子上,但李正凯此时如同僵尸一样,浑身坚硬。

    “用桃木匕。”我这时提醒程夏梦。

    这把桃木匕在古墓的时候,我就送给了她。程夏梦一直带着,就在枪套的旁边插着。

    我拦住李正凯,用铜钱剑不断的刺他,有几下都扎到了他的身上。

    我们开始左右夹击,程夏梦的桃木匕也效果,扎到李正凯身上的时候,就“滋滋”的出声音,而李正凯也能感受到疼痛。

    这时,他刚躲开匕的攻击,把头闪到一边。我抓住这个机会,正好我八卦镜照在了他的脸上。

    “嗡!”

    只见八卦镜闪起一阵金光。

    “啊!”

    李正凯此时满脸冒出白色的气体,好像被严重烧伤了一样。他的脸被烫开了花,出阵阵恶臭。

    趁这个时间,程夏梦一匕就插到了他的胸膛里,一直把他怼到火车上。我赶紧把她拽回来,以免被李正凯伤到。

    此时,这个家伙胸口插着匕,还嘶嘶地冒着白烟,身体不住的扭曲挣扎,想把匕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来,但是双手一碰到匕就被烫的马上缩了回去。

    渐渐的,他哀嚎的声音越来越低,嘴里留出血来,身子慢慢出溜到地上。

    又过了十几秒钟,李正凯终于没了呼吸。

    程夏梦激动地喘着气,看着已经死了的李正凯,突然留出了眼泪。

    “妈,梦儿给你报仇了。”说着,开始哽咽起来。

    我一把抱住她,不断地安慰。

    过了会,我把匕从李正凯的身上拔了出来,尸体已经变成了正常的样子。

    忽然,我看到从远处的铁轨上,好像走来一队人,大约有十几个。

    走在前头的是两个穿着西服的人,一个穿着黑西服、身材微胖,圆脸短头。一个穿着白西服,身材消瘦,长脸梳着偏分。

    他们后面跟着七八个人,个个都低着脑袋,神情呆滞。

    “兄弟,那还有一个,顺便带着回去吧。”

    此时,穿着白色西服的那个人,和穿着黑色西服的人说,声音有些尖锐。

    “好哇,也不差这一个了。”

    黑西服的胖子答应道。

    他们对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程夏梦应该是没有看到。但是,我看到了。

    看着他们这副样子,我就知道这二位是黑白无常了。

    “晚上好,二位鬼差。”

    我笑呵呵的和他们打招呼。

    黑白无常一愣,估计是没想到我能看到他们。

    现在的我早就不是当初需要工具开阴阳时候的我了,上次在龙虎山九爷醒了以后,看我已经初有根基,就已经把修炼阴阳眼的功法告诉了我。从那时起,我就天天练习。

    “你能看见我们?”白无常抻着细细的脖子,问我。

    “在下天师道弟子,张一鸣。”我一抱拳,讲了自己的师门。

    黑白无常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原来是小天师,也算是自己人了。哈哈···”

    程夏梦根本就不知道生了什么,只看到我对着空气说话,可把她吓坏了以为我疯了呢。

    我给她的眼皮上擦了一点牛眼泪,当她看到黑白无常的时候,竟然害怕的躲在我的身后。

    “这妮子别看是警察,胆子还挺小。”黑无常笑着说。

    “切,警察只是抓活人的,当然没见过咱们,害怕也正常。”白无常还朝着程夏梦拜了摆手,拿自己当明星了。

    我这时问道:“二位鬼差,这是要带走李正凯的魂魄?”

    他们点点头,然后说道:“这人生前作恶太多,在下面可有的他受的。嘿嘿···”

    “那就赶快把他带走把,最好把他下油锅。”程夏梦站在我身后,建议道。

    白无常这时走到李正凯身边,说了声:“起来!”

    只见李正凯的魂魄真的从身体里站了起来,看到黑白无常又看看我和程夏梦,突然大叫起来好像要跑。

    这时,白无常一伸手,从袖子里飞出一条黑色的锁链,一下子就把李正凯的魂魄套住了。李正凯被套住后,竟然变得很老实了,呆呆的站在原地。

    我知道,这是拘魂锁,被它套住的鬼魂就会极其听话,就跟被洗脑一样。

    就在黑白无常要带走李正凯魂魄的时候,突然有人说道:”这个我要了,谁也别想带走他。“

    我们抬头一看,现在火车上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一看这女人的脸,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女萨满——地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