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3章 神秘的女孩
    我给程夏梦打了电话,说了胖子的事情,程夏梦也觉得有些蹊跷。㈧㈠ 中Δ文网Ww*W.┡8⒈Zw.COM

    于是,我们相约到酒吧见面。我还特意带了几件家伙,以防万一。

    晚上7点的时候,我背着背包在酒吧门口等到了她。

    进入酒吧我们直接找到了酒吧的值班经理,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他还记得我就是昨天的那个”酒神“,程夏梦掏出警官证又说了我们的来意,经理很痛快的就答应让我们看昨天的监控录像。

    我们看着监控录像,一直到了我和那十几个流氓斗酒的时候。

    ”看。“程夏梦指着其中一个监控画面,说道。

    我仔细一瞧,现是胖子和那个女人出现在监控画面里。

    画面里,胖子正和那个女人跳舞呢,晃动着满身的肥肉,还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生了事情。

    过了几分钟他才是看到了我斗酒的事情,刚想过去。

    就在这时,我看到胖子身后的一个年轻人,突然拿出一个注射器,扎到了胖子的脖子上。

    我注意到那个年轻人好像是个外国人,黄头高鼻梁,身体看着比较魁梧,但脸色比较白毫无血色。

    胖子捂着脖子刚回头,就晕了过去。和她在一起跳舞的那个女人,丝毫没有惊讶叫喊。我就知道她是和那个青年人是一伙的了。

    但意想不到的是,她的同伙不止一个人,胖子身边还有三个男人,其中还有两个外国人和一种亚洲人,他们抬着胖子对周围的客人说了什么,然后就离开了舞场。

    我们又调出后门的监控录像,现那几个人抬着胖子,还有那个女人从后门出去了。

    看来我的想法是对的,胖子的失踪和这个女人有着莫大的关系。

    我们问经理,认识不认识画面中的那个女人。

    经理摇摇头,说她最近倒是常来,但具体叫什么,怎么称呼却不知道。

    我们又让他叫来了酒保,但遗憾的是酒保也不认识她,只是说她总是跟陌生男人喝酒,估计是**的吧。

    又问经理有没有后门的监控录像,经理说后门有是有,不过早就在两个月前就坏了,老板一直都没有派人修好。

    现在,没有任何线索,我们突然陷入了困境。

    我递给程夏梦一个眼神,她心领神会让经理先出去,说我们还要继续看录像,等有什么事情再叫他。

    监控室里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马上从背包里拿出了准备的东西。

    我要用扶乩占法,看看能不能找到胖子。程夏梦知道这法子很灵,也帮着我准备。我找了个托酒的盘子,撒上大米。

    然后拿出胖子的头和灵符还有香。

    要收集胖子的头很简单,他枕头上有的是,我都怀疑这货可能不到五十,头就得掉光。

    我烧了灵符和头,在香上绕了三圈。

    说实话,这是我头一次自己用这个法子,但我相信自己现在的功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九爷也说过,扶乩占法其实多施法者要求不太高,只要能找到被追查者的东西,比如衣服、头什么的,就能挥作用。因为那些东西上,带有被追查者的元气。

    我一手拖着托盘,一手拿着香,全神贯注的感受着手里香的动静。

    ”突突··“

    十几秒后,手里的香开始有了感应,不断的抖动。我正心里高兴,没想到第一用扶乩,竟然成功了。

    香在我手里开始慢慢地滑动,我刚想走出房间,突然感觉都手里的香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这个情况我还是都一次见到,香画的路线越来越乱,没有丝毫头绪,就好像有人在刻意捣乱一样。

    程夏梦也现了这个情况,连忙问道:”怎么会这样?“

    我握着香的手也不住的乱颤,说道:”我,我也不知道。“

    ”啪。“

    就在这时,我手里的香突然断了,而且断得很奇怪,碎成了十几段。

    我明白这不是我功力的问题,也不是做法上出现了错误,而是有一股力量在干扰我找到胖子。

    ”有人捣乱,不想我找到胖子,而且他会道法或者别的邪门歪道。“我这时说道。

    程夏梦看着我手里的断香,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会不会是鬼怪所谓,那些人都是他的爪牙。“

    她这个提醒很好,我现在也倾向这个说法。

    我们从监控室里出来时,我带着程夏梦把整个酒吧都走了个遍,也没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而且,这里如果有什么不对劲,昨天那个酒鬼大叔也会告诉我的。

    我站在酒吧大厅里,看着那些客人没有现昨天掳走胖子的人,刚想和程夏梦出去。

    这时,我迎面走来一个女孩。

    这女孩也就2o岁上下,脸微微圆,长得很可爱,上身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心,把身材凸显的一览无遗。下身穿着紧身皮裤,双腿修长,皮肤是一种小麦的健康肤色,好像是总晒太阳的缘故。烫着短,看着很利落。

    那女孩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从我身边错过,朝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看什么呢?”程夏梦这时掐了我下,一阵疼痛。

    “哎呀,不是你想得那样,我总感觉刚才过去的那个女孩,好像身上没什么阳气,就和死尸一样。”

    程夏梦一愣:“什么意思?”

    我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我怀疑她不是活人!”

    程夏梦等着大眼睛,不敢相信地问:“难道是鬼?”

    我摇摇头,然后拉着她也走出了酒吧的大门。

    我们出了门口,现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

    酒吧的旁边是个巷子,这里通向酒吧的后门,我们顺着巷子寻找。

    这巷子很深,宽不过四五米,两边都是高楼,墙壁对这各种废物和垃圾。路灯也有的亮有的不亮,光线有些昏暗。

    程夏梦掏出了手枪,以防万一。

    当我们走到巷子拐角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

    “你们为什么来这里?”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声音很年轻。

    我和程夏梦偷偷的窥视,现说话的正是刚才的那个女孩。此时她双手拿着两把奇怪的武器。好像是两根一尺多长的木锥。

    在她对面,站着三个男人,其中有两个是外国男人。

    这三个男人我认识,就是他们把胖子掳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