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8章 冤枉
    第二天中午,我们就回到了帝都。『㈧㈠中文┡网Ww W.Δ8⒈Zw.COM

    程夏梦已经和监狱方面打好了招呼,我们直接去就可以了。

    看着监狱的黑色大铁门,我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受。

    接待我们的是一名副监狱长,程夏梦管他叫王叔叔。

    这个王副监狱长是程夏梦父亲的老同事,有3o多年的交情了。

    他见到程夏梦的时候,非常热情,把我们先请到了他的办公室里。

    “哎呀,小梦你终于肯见你父亲了,你知道我听了你的电话后,心里都高兴吗。我挂了电话,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你父亲,他···他哭了。”王副监狱长,说道这里的时候,也有些激动。

    程夏梦表现的很平静,只是点点头。

    我理解她的心理,毕竟她现在只是怀疑自己的父亲被什么东西控制了,才杀害了她母亲,但如果没有呢?如果是他父亲在有意识的情况下,该怎么办?

    “这位是?”王副监狱长看着程夏梦,问我的身份。

    程夏梦一笑,说道:“这位是我的朋友,是我让他陪我来看看那个人。”

    那个人,说的自然是她的父亲。

    王副监狱长听到后,对我点点头,笑着说道:“嗯,挺好,小伙子长得挺年亲。也挺精神的,一表人才。”

    我听到王副监狱长夸我,怎么感觉有点像长辈看女婿呢,不过我非常受用。

    “王叔叔,谢谢您一直照顾夏梦的父亲。”我顺杆爬,开始拍他的马屁。

    我们在办公室里又聊了一下程夏梦的工作和生活,当王副监狱长知道我还是个大一的学生时,有些意外,但也接受了。还说,现在流行姐弟恋。弄得我和程夏梦都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连我自己都说不清。

    从办公室出来,王副监狱长就带着我们进入监区,找了个单独的房间,让我们在这里等着。

    “一会儿,见到你父亲,你想说什么?”我这时问程夏梦。

    她看看我,脸上阴晴不定,微皱了一下眉毛,说道:“直接问他那晚的事,其他的我现在不关心。”

    我点点头表示谅解,毕竟两个人现在的身份和关系,都很微妙。

    过了没几分钟,我们就听见走廊里有脚步声。

    我现程夏梦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双手紧紧的握着一起,这也是她15年来第一次见杀害自己母亲的父亲。我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拍,示意她不要紧张。

    门被推开的那一刻,程夏梦还是站了起来,她看着门口的方向,表情说不出是激动还是讨厌,总之是很纠结。

    门口站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穿着一身囚服的男人。留着短但已经花白,两只眼睛此时放出激动的目光,脸比较瘦鼻子高挺,看着很正直丝毫不像是个杀人犯。

    他的眉眼间和程夏梦很像,我知道这个男人,肯定就是程夏梦的父亲了。

    “过去吧,老程。”王副监狱长拍拍他的肩膀,随后就把门关上了。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程夏梦,还有她的父亲。

    他们谁都没有先说话,房间里安静的很,气氛也有些尴尬。

    我只好站起来,请程夏梦的父亲坐下,然后又让程夏梦坐下。

    “呵呵,你好程叔叔,我是夏梦的朋友。”我没话找话的说,尽量不让大家尴尬。

    程叔叔这时才把目光从程夏梦的脸上一开,看看我,然后笑笑:“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激动得热泪盈眶。

    程夏梦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看着她的父亲,紧闭双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始终没有掉下来。

    我悄悄的捅捅程夏梦,她这才冷冷的说道:“谈谈那天晚上的事吧。”

    我一听这也太···感觉好像警察审问犯人。不过一想,她不就是警察吗,对面的也是犯人。但···总是让我感觉有些别扭。

    程叔叔听到自己的女儿这么和他说话,并没有生气,只是眼神中有些失望。

    他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说道:“你终于肯问我了。这十几年里,没每天都盼着你能问我。”言语中多了一丝的解脱的意味。

    程夏梦看着自己的父亲,对于他的话也显然有些意外,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纳闷,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程叔叔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如果我说不是我杀了你母亲,你相信吗?那晚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没有丝毫的记忆,直到我被赶来的同事把我按在地上,戴上手铐的那刻,我才恢复了神智,看到了慧如她···”

    程叔叔说道这里的时候,已经哽咽的无法开口。

    程夏梦听到父亲这样说,站起来扶着桌子,激动地问道:“你,你是说当时,自己并不知道正在做什么?”

    程叔叔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女儿,点了点头说道:“我当时就好像被人控制了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意识,但谁会相信呢?况且你母亲确实是死在我的手里,我落得今天这个下场也是最有应得。”

    程夏梦听到父亲的讲述,呆呆的作回到椅子上,又看看我。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我说道:“程叔叔,你那晚出事之前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尤其是精通玄学、蛊术、或者降头的人。”

    他看看我,有些疑惑但沉吟了一下说道:“呵呵,我们当警察的得罪的人那会少,但是像你说的那些,却没有。”

    这时,程夏梦又问了一遍:“那之前,你有没有到过云南或者东南亚一带办过案子?”

    我一听,不由得佩服程夏梦的思维敏锐。由具体的人,变成区域,可能性就更高了。

    程叔叔听自己女儿问,突然说道:“我记起来了,在梦儿8岁生日前的两个月,我们到过泰国办过一个走私人口的案子,在抓捕的时候,我们遇到了犯罪分子的抵抗。后来我们当场击毙了犯罪集团的头子,而且,那个人是我打死的,这件事据说在登载了泰国的报纸上。但是他还有个哥哥却逃了,据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我和程夏梦听到这里,都好像察觉出了什么,泰国的降头可是有名的很。而且,灵降就可以控制人的意识和思想,能让人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问这些?”这时,程叔叔问到。

    我笑笑,看看程夏梦,又看看他父亲,说道:“其实,夏梦姐的心里一直不相信您是凶手,她之所以当警察,就是为了能查明事件的真相。我们这次来,也是这个目的。”

    程叔叔听了我说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激动的手指有些颤抖,手足无措。

    程夏梦这时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的父亲,平静地说道:“如果你真是冤枉的,我一定会找到凶手,不管他是人是鬼。但,如果你骗我···那你这辈子休想再看见我。”

    她父亲也站起来,眼含热泪地看着自己的女儿,点点头,激动的说道:“我如果要是骗我自己的女儿,就让老太爷劈了,让我不得好死。”

    我们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他父亲站在原地目送我们离开,当我们走了十几步的时候,没想到程夏梦突然转身,朝他父亲的方向跑了过去,然后一把抱住了程叔叔。

    程叔叔激动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也不知是开心还是悲伤,我想那应该是开心的成分更大吧!

    这个变故确实有些意外,我和王副监狱长都愣在那里了。

    十几秒过后,两人分开,程夏梦看着父亲,说道:“不让我后悔。”

    说完,她转身离开,连头都没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