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7章 程夏梦的童年

第7章 程夏梦的童年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程夏梦,现她的眼神中有一丝的落寞。㈧ 『Δ㈠ 中文  网Ww W.『8⒈Zw.COM

    “怎么了?”

    我的语气也不由自主的郑重起来,知道她要说的这件事,可能很重要。

    程夏梦抬起头来,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接着说道:“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了,却从没和你谈起过我的家庭,你想听听吗?”

    从她的眼神里,我能看出来,她对我是真的非常信任。

    毕竟,我们经历过生死的考验。

    而且,不止一次。

    我突然现自己的角色好像变了,刚开始认识她的时候,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大一学生,顺便驱个鬼而已。

    但是,自从认识了她以后,我现自己的好像成熟多了。心里的责任感和要保护她的**,越来越强烈。可能,在我的心里,她已经扎了根。

    “好啊,我也想听听你家里的事情。”我虽然平静的说着,但心里却非常高兴,除了破案和灵异事件,我们终于能在生活领域有所交集了。或许,这也是她接纳我的一种表现方式吧。

    程夏梦拢了一下头,看着窗外快闪过的景色,说道:“我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爸爸妈妈十分爱我,在小时候我最开心的就是每个周日,他们带我到公园玩。坐木马、划船、跳蹦蹦床。”

    我不知道她说的“原本”是什么意思,难道现在她的家庭,生了变故?我没有打断她的回忆,看着她眼里闪着光,我知道程夏梦真的很怀念自己小时候。

    “我妈妈是一个单位的财务出纳,长得很美。我的父亲是一名警察,虽然在他有任务的时候,总是很少回家。但是,只要他有时间陪着我们,我们一家三口总是充满了欢乐。记得小时候,我每个生日父亲都会为我买个生日蛋糕。那时候,我的生日愿望就是希望我和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程夏梦无奈的笑了下。

    我听到这里,有些意识到可能是程夏梦的父母生了什么。

    “但是,这一切都在我8岁的时候···结束了。“程夏梦说道这里,眼睛突然红了,眼泪顺着精致的面颊,缓缓流下。

    我赶紧找出面巾纸,想要亲自为她擦擦,但最终还是只塞到了她的手里。不是因为自己胆小,而是因为尊重。

    程夏梦擦了一下眼泪,接着说道:”我记得那是我8岁生日的第二天,晚上11点多我被一阵动静吵醒···“

    她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害怕,不自觉的抱着自己的双肩,缩在我对面的角落里,好像回忆着什么可怕的过往。

    ”那时,我下了床光着脚丫悄悄的走出卧室,屋子里全都是一股奇怪的气味,很难闻。现在我知道了,那其实是血的气味。当时,我···我看到客厅里一片鲜红。父亲手里拿着菜刀,看着已经倒在血泊中的母亲。那菜刀上,全是血,滴答滴答的淌个不停。我母亲倒在地上,看见我从房间里出来,想要喊却喊不出来,她头上还有身上全是血。“

    此时程夏梦开始浑身微微抖,脸色有些苍白,眼神中透着些许的惊恐之色。

    我从自己的床上起来,然后坐在她的床上,板过她的身子,我们面对面坐着,握着她冰凉的双手,说道:”不要害怕,有我在。“我鼓励地对程夏梦点点头。

    她看着我,此时好像放松了些,又缓缓地说道:”当我看到这一幕时,吓得尖叫起来。我父亲转过身,他当时的样子很可怕,就像魔鬼一样狰狞。这时候,我母亲用尽了她最后的力气,抱住了我父亲的双腿,让我快跑。“

    说着,程夏梦再一次哽咽起来,我不断地安慰她,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把她搂在怀里。她低声的哭泣着,浑身不住地抖。谁能想到一个漂亮的女警官,竟然有如此的童年阴影。

    在那一刻,我心里甚至誓,只要我活着,就不会在让她再受到一点伤害。

    过了一会儿,程夏梦的心情平复了不少,意识到我搂着她,显得有些不好意。她从我怀里出来,镇定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母亲抱着我父亲的腿,让我快跑。那时的我,吓得扔下了母亲一个人跑出了屋子。我到现在都记得,母亲那坚毅的眼神和满脸的鲜血,就好像刻在我心里一样。“

    我听了程夏梦的讲述,真不知道用什么话语来抚平她的悲伤,自己的父亲杀害了自己的母亲,这种事搁在谁的身上都承受不了。但,如果她不告诉我的话,我根本就现不了她内心的那道伤疤,可见她是个十分坚强的姑娘。

    而此刻的我只能做为一个倾听者,给她鼓励和安慰。

    ”后来,父亲被抓,母亲躺在医院三天后也走了。我被二叔抚养,一直到进入警校,当了警察。“程夏梦说完,喝了一口水,此时她仿佛显得轻松了。

    我听完她的讲述,然后问道:”你父亲为什么要伤害你母亲,而且他还是个警察啊。“

    程夏梦摇摇头:”那时候二叔通过同事打听,说我父亲在受审的时候,说他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直到突然被铐上手铐的那一刻,才现倒在血泊里的妻子。“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感到有些疑惑。

    程夏梦接着说道:“但我父亲后来还是认了罪,被判了死缓,但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又改判了无期徒刑。从他进监狱那一刻起,我就从没看过他,甚至连一封信都没给他写过,因为我恨他,恨他杀害了我母亲。”

    “但在我心里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所以我才当了警察想查明这件事。直到我遇到了你,知道了这世界上还有一些更加诡异的事物,从而联想到我父亲的案子。一鸣,我···”程夏梦欲言又止。

    我握住她的手,不断的安慰:“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吧,只要是我张一鸣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

    她感激的点点头,说道:“我希望你能见见我的父亲,看看他之前是不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因为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他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我听了程夏梦的要求,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我们商量好,等第二天下了火车就直奔监狱,见他父亲。

    晚上,我睡意全无,看着对面已经睡着的程夏梦,现她是那么的让人怜爱。大多数的时间里,她都是坚强、果敢、理智的警察身份。但那只是她的外面和职业身份而已,其实她内心的伤痛,又有几个人懂呢?

    程夏梦睡得很甜,月光照着她的脸上,如同白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嘴巴有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我想,可能是她梦见了自己的小时候,父亲母亲牵着她的小手,带着她到公园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