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6章 九爷醒了(加更)

第6章 九爷醒了(加更)

 
    两个小时以后,当大师兄和程夏梦打开大门的时候,看到五具僵尸全都站在原地,头上贴着”灵符“。『㈧㈠┡ 中┡文网Ww W.『8⒈Zw.COM我从他们眼里的看到了钦佩。

    “行啊,师弟,有两下子。程姑娘还担心你被受伤呢。”大师兄笑呵呵的,佩服说道。

    我看着他,喊道:”让我用僵尸训练,你到是给我给家伙啊,连个毛都没有。”

    大师兄一排脑门,如梦方醒地说:“哎呀,我说怎么好像忘了点事情呢,抱歉抱歉。”

    “还好我机智过人,要不然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这个奇葩师兄我真是无语了,拉着程夏梦就走了,留着大师兄收尾。

    在回去的路上,程夏梦问我:”你怎么办到的?“

    我亮出右手带伤的食指,炫耀的说:”我用自己的血写了镇尸符,威力还不小呢。“

    程夏梦点点头,但又疑惑地问道:”你好像没带符纸,用什么写啊。我看着好像是布条呢。“

    ”呃···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对了,你和大师兄去哪了?“我赶紧打了个插,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程夏梦回答说:”青松带我到百花池去了,那里的荷花可好了,还有小鱼呢!“

    中午的时候,我和大师伯还有程夏梦正在吃饭,就看到大师兄走了进来,一看见我就挑起大拇哥:”师弟,我佩服你,不仅勇敢而且头脑过人,没有灵符和桃木剑一样能对方僵尸。“

    大师伯不知道为什么,于是就问了事情的经过。

    我简要的和他说了,大师伯听完就训斥大师兄:”你就胡闹吧,要是一鸣出什么意外,你叫我怎么和你九叔交代。“

    没想到大师兄嘿嘿一笑,说道:”放心吧,师父。小师弟厉害着呢,你看!“

    说话就把我画的那五张黄色的”灵符“放到了桌子上。

    我刚想把那”灵符“抢过来,没想到就被程夏梦那在手里,她有些纳闷的说道:”这灵符的材质,好像有些不一样,不是黄纸吧。“

    大师伯也拿起一张,看了起来:”画法都对,但这是布料吗?“

    程夏梦这时用鼻子闻闻,说道:”有股汗味,这是什么布料啊。“

    我听了她说的,死的心都有了。

    ”这是内裤,是小师弟的黄色内裤!“大师兄说着,还特麽特意的擦擦手。

    没办法,谁让我穿的是牛仔裤了。

    而且,有那么脏吗?我心里说了句。

    大师伯和程夏梦听到了大师兄说的,赶紧就把我的”灵符“扔在了地上,程夏梦更是跑出去洗手了。

    大师伯看看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挑起了大拇指。我老脸一红,有些尴尬。

    当然,这顿饭吃得比较有味道。

    两天过后,九爷终于醒了。

    他躺在床上看见我和大师伯的时候,笑着点点头。

    我慢慢的扶着九爷起来,现老爷子的身子骨轻多了,好像一捆稻草,突然感到一阵难过,不争气的红了眼睛。

    ”干啥?我又没死,呵呵。”九爷故作轻松的说着,脸上的皱纹却更加的深了。

    九爷从大师伯的口中知道,自己的修为废了,反倒没有多伤心、绝望。只是摇摇头,说道:”废了就废了吧,天意如此。“

    大师伯点点头,说道:”也是好事,省的你天南海北的闲逛。“

    九爷一瘪嘴,无奈的笑笑,算是答应了大师伯再也不离开龙虎山了。看到这俩老头跟小伙伴一样,我心里很高兴,九爷在这里比较安全,又不寂寞,是一个最好的归宿了。

    ······

    大厅里,九爷和大师伯坐在主席,我们坐在侧。

    “那个女萨满难道真的那么厉害?”大师伯这时,问九爷。

    九爷沉着脸,喝了口茶说道:“15oo多年,其实她都在一直修炼,估计当初就没有死而是沉睡了,骗过了我们的先祖们。”

    大师伯点点头,说:“我这几天也翻看了祖师爷们留下的古籍手札,确实有过这个记载,当初柔然国的太后,派人请了五位师祖和茅山的三位师祖。但手札上没有写为什么,和后来怎么样,只是一笔带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是说要杀了所有的天师教道士和茅山道士吗,那就让她来,我倒要看看她有没有三头六臂。”大师兄腾的一下站起来,冲着院子里就喊。

    大师伯并没有理他,而是接着和九爷商量对策。

    大师兄无可奈何的又做回到椅子上。

    “这样吧,我现在马上通知茅山派,让他们有个也好有个准备。”大师伯这时说。

    九爷点点头,不置可否。

    我看着大师伯,心说通知茅山派是不是得用”镜花水月“。

    镜花水月是符箓派特有的通讯法术,镜子、和水面都能做为通讯的媒介,就好像现在的视频聊天一样。

    我看到大师伯来到墙角的角,那里有一个铜盆,是洗脸洗手用的。我一看确实要用这招了,赶紧端起空铜盆,抢着到院子里打水。

    等我端着一盆水回来的时候,正看见大师伯拿着三星,打电话呢。

    ”你打水干什么?“大师兄这时不解的问我。

    我看看他,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热,我要洗洗脸。“

    ······

    在龙虎山又待了两天,我和程夏梦就得回去了。我还有学业,程夏梦也有她的工作。

    大师兄把我们送到火车站,临走的时候,把九爷的包袱给了我:”九叔说他以后用不到了,都送你了,拿着吧。“

    我接过包袱,这里有九爷的重托和期望,我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大师兄又一次拥抱了我,趴在我耳边说:”程姑娘不错,祝你早日生米煮成熟饭,嘿嘿。“

    无语!

    我和程夏梦进了包厢,从窗户往外看,见到大师兄还在和我们招手。

    ”别忘了,生米煮成熟饭!“他突然喊了一嗓子,声音非常大,站台上的人都纷纷侧目。

    ”大师兄,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程夏梦瞪着我,显然已经猜到了一些。

    我挠挠头,说:”大师兄知道我胃不好,叫我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吃熟透的。我困了,我要睡觉。“我回答完程夏梦的问题,就背对着她赶紧躺在床上,

    我听到她轻声的笑了一下,自己也松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程夏梦说道:“别装了,我有正事和你说。”她的语气有些低沉,而且透着一股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