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4章 奇葩大师兄
    “什么!”

    我听了大师伯的话,彻底呆在原地。㈧Ω『 ┡ ㈠中文  网Ww W.』8⒈Zw.COM

    怎么会这样?聚阳血咒虽然损耗精血和元气,但也不至于废掉自己的修为啊!

    “为什么会这样,大师伯,我师父只是用了聚阳血咒,也不至于···”我惊讶的反问道。

    大师伯痛苦地摇摇头,神情好像瞬间老了几岁,说道:“你师父为了保护你们,应该用了斗,者二字真言,把所用的法力都附在了精血上,做出了破釜沉舟的反击。”

    我听了大师伯的话,眼里开始模糊,滚烫的热泪在眼眶里打旋,激动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程夏梦这时过来,握住我的手,不断的安慰着,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师伯看看院子里,突然喊道:“青松,青松。”过了会,院子里没人回应。

    “这兔崽子,又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大师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青松这个名字我听九爷提起过,是大师伯的徒弟,也就是我的师兄。三十多岁,据说挺让大师伯头疼的。

    “大师伯,您有什么吩咐,就跟我说吧。”我接话道。

    大师伯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我们把你师傅抬到后边吧,我要为他配药诊治。”

    我和大师伯抬着九爷,一直穿过三道院子,终于来到了大师伯的房间。

    把九爷放到他的床上后,大师伯马上让仁善去药房抓药。

    我在一边看着床上的九爷,心情焦急。不知道大师伯能不能治好九爷。

    “放心吧,一鸣,你师父只是他虚弱了,用了药三天后就会醒过来。”大师伯安慰道。

    傍晚的时候,药终于熬好了,但九爷紧闭着嘴巴,根本就没法喂药。

    大师伯在他的肩膀和脖子的位置,连点了两下,只见九爷的嘴巴竟然微微张开了。

    我知道这手法是点穴,但我一点都不会,就算知道穴位,没有功力也是徒然。

    程夏梦喂了九爷喝了药,然后大家就开始吃饭。

    饭菜虽然清淡,做得却很精致,比较和程夏梦的胃口。我们正吃着,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唱歌,走了进来。

    “苍茫滴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

    一个身材清瘦带着墨镜,穿着一身黑褂子的老人出现在我们面前。我看这老头也有六十多岁了,撅着山羊胡子。

    ”兔崽子,你还知道回来!“

    大师伯看着门口的老头,骂道。

    我纳闷大师伯为啥要骂这老头啊,而且骂他就跟骂自己儿子一样?

    没想到门口的老头并没有反驳,嘿嘿一乐说道:”师傅,我这是为人民服务去了,给山下的老百姓算算命,卜卜卦,顺便赚些香油钱,给您弄点荤菜。“

    说着,那老头手里提起一块用荷叶包着东西,然后摘下了墨镜,最后···竟然把胡子也撕下来了。

    我彻底惊着了,不知道生了什么。程夏梦也咬着筷子,愣在一旁。

    那”老头”原来是个青年人,面色白净,但有些瘦,一对金鱼眼睛看了看我和程夏梦,说道:“原来有客人,正好,来吃猪头肉。”

    说着,他大刺刺地坐在饭桌上,把荷叶打开里面露出了一个块猪头肉。

    大师伯瞪着眼睛,气的胡子乱颤,说道:“这是你九师叔的弟子,一鸣,也是你的师弟。这位是程姑娘,还不叫人。”

    我一听,敢情原来这位就是我的那个大师兄啊!真是个奇葩。

    青松师兄一听大师伯这样是,马上就笑了起来,看看我和程夏梦:“哎呀,原来是小师弟,可想哥哥我想坏了。”

    我这位大师兄,然后就一把就把我抱在怀里。

    说实话,被男人拥抱确实有些不习惯,虽然自己也很少被女人抱。

    我尴尬的啪啪他的后背,看到程夏梦正在笑话我,自己也只有无语了。

    没想到大师兄抱完我,还没消停:“程姑娘真是漂亮啊,来拥个抱吧。”说着,就要抱程夏梦。

    我赶紧把大师兄拽住。

    他看看我,然后看看程夏梦,突然明白了,笑着说道:“原来是弟妹,刚才不好意思,呵呵。”

    然后转过头来,问大师伯:“师父,九叔怎么没来啊?”

    他问到这里的时候,大师伯叹了口气。

    大师兄又看看我,眼里似乎明白了什么,马上变得严肃起来:“到底生了什么?”

    我只能又把在古墓里的事情,叙述了一边。

    大师兄听完我说的,啪地一拍桌子,把我和程夏梦吓了一跳。

    他喊道:“妈的,还反了她了,我这就下山找那个女魔头,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手段。”站起来就想走。

    大师伯也啪地一拍桌子,又把我和程夏梦吓了一跳,我心理说,这师徒俩到底怎么回事。

    “你给我站住,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就你那两把刷子还想找人家报仇?一百个你捆成一把,都不够那女萨满打牙祭的。”大师伯这时站起来骂着大师兄。

    青松大师兄看着自己的师父,被骂的有些尴尬,反驳道:“师父,不带你这么损人的,你别忘了我是您徒弟。再说了,我天天早晨照镜子。”

    他最后还是乖乖的回到了座位上,但显然心里有些不服气。

    我看着大师伯,竟然有些同情他了,有这样一个徒弟不算,之前还有九爷和他闹别扭,看来这掌门不是好当的。

    吃完饭后,大师伯就回到房间查看九爷的病情。

    我和程夏梦还有大师兄在院子聊天。

    “青松大师兄,你为什么要化妆给别人算命啊?”程夏梦好奇的问。

    大师兄吧嗒吧嗒嘴,有些无奈的说:“起初我也不是这样的,但那些俗人只相信上了年纪的人说的话,以为年轻人根本就没有本事,我也只能从善如流了。”

    大师伯给九爷复查了,说是什么变化,只能等到明天再看看。

    大师兄带着我们来到客房,看着我和程夏梦说道:“看看,怎么样?这床够大吧,嘿嘿!”

    我一阵无语,这哪像一个修道的人,怎么像个小旅馆老板似的。

    程夏梦的脸突然就红了。

    我赶紧说道:“大师兄,我还是和你一个房间吧,我们好好聊聊。”

    ···

    我和大师兄住到了他的房间,还好有两张木床。

    我嘻嘻一笑,说道:“师兄,你不是会算命吗,你看看我的桃花运怎么样?”我其实是想让他看看我和程夏梦,或者和王小雅有没有缘分,但自己不好意思明说。

    大师兄歪着脑袋,看看我说道:“刚才我就已经看过你的面相了。”

    “怎么样?”我凑上去,好奇的问。

    “嗯,姻缘有些薄,三十岁之前你就是光棍。”

    “你是我说三十岁以后,才能有姻缘?”我有些惊讶。

    大师兄摇摇头,说道“三十岁以后你就习惯了。”

    “切!”我这才现是他在逗我。

    他呵呵一笑,损着我说道:“就你刚才那窝囊样,不打一辈子光棍,都对不起你的那双手!”说完就躺下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