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42章 悬崖
    程夏梦过来关心的看看我的伤势,而且为我做了简单的包扎,还好只是皮肉伤没什么大不了的。㈧『ΔΔ㈠ 中文网Ww*W.8⒈Zw.COM

    周教授开始躲在石柱后面,看到那五个武士都被制服了,才从柱子后面哆哆嗦嗦地闪了出来。

    “师父,没想到门上的图案竟然有如此威力,难道这些图案有灵性不成?”我包扎完,忍着微微的疼痛,问九爷。

    几个人都聚拢了过来,看着大铜门上面的那五个被灵符贴住的图案。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灵符贴在这五个动物的图案上,那些武士都不动弹了。

    九爷捋这胡子,微微抬头盯着那几个图案说道:“你忘了,东北五仙本来就出自萨满教,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五仙的图案里附着五种动物的残魂,如果有人闯入古墓就会操控武士来攻击。”

    “那现在怎么办?待会他们不会在醒了过来吧。”这时周教授,有些担心的问道。而他原本清瘦的身体,此刻显得更加淡薄。

    九爷从包裹里拿出一把香,点了起来。口中念起往生咒,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九爷撕下了那几张灵符,说道:“其实它们的残魂,也是被困在这里的,所以充满怨气。我念了往生咒,希望能让他们离开。”

    然后对着王刚说道:“麻烦把这个符文砍坏掉。”

    王刚答应一声,举起开山刀就一顿狂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门中间的符文就有些面目全非了。这时,只见躺在地上的武士身体里,竟然飘出五股蓝色的烟。

    赵青和王刚马上就挡在我们前面,谨防它们再次攻击我们。

    说也奇怪,那五股蓝色的眼在大殿的空中盘旋了一圈后,就飘向了外面。大殿里又恢复了刚才的宁静,那五个武士还是静悄悄的躺在地上,丝毫未动。

    “它们都走了,这些武士现在就是五具普通的尸体而已。”九爷这时告诉我们。

    听到九爷这么说,大伙终于放心了,我们做了简单的休整后。

    王刚和赵青两个人,开始推铜门。

    话说这铜门确实挺沉的,后来我们大伙全都上去,才勉强推来一个人通过的缝隙。我们在外面马上就感到有一股凉风从里面吹出来。

    随后,我们一个个走进来,现这条墓道的长明灯好像一直亮着。这个墓道要窄很多,不到两米宽,大约有五十米的长度,对面好像是个平台。但由于光线和距离的关系,我们看不清对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教授提醒大家,右手指了指头顶,说道:“大家小心,我们现在的头上可能有机关。”

    我们应声抬头,现这墓道上方有十几个貌似锅底的东西,但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他接着说道:“我以前开过一个晋朝的古墓,里面就有非常类似的东西,看见那些锅底一样的东西了吗,那里应该装着长明灯的燃料,如果我们触犯了机关,那些灯油就会倾斜出来,灯油遇到空气就会自燃起来,我们都会被烧死。”

    程夏梦这时担心的问:“那机关在那里?我们有该如何不去触它?”

    周教授看看墓道的四周,然后说道:“之前的那个晋朝古墓的机关是路石,当时我们的一个同事踩在上面,石头下沉了,万幸的是那些灯油已经少得可怜,我们只有一个同事烧伤了胳膊而已。但现在我可不敢保证,这里的机关和那个古墓是一样的。”

    听到周教授这样说,大家感到一阵泄气,不知道机关就过不去墓道,也就无法展开下一步行动。大家困在墓道的一端,踌躇不前起来。

    九爷这时来到前面,看着墓道的地面,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说道:“我有办法,这里的机关应该也是地面的某块或某几块石头。一鸣,你看到这些地砖的接缝和纹路了吗。”

    我看着地面上那些地砖参差不齐,长长短短的接缝,起初并没有什么察觉,但时间长了现这些纹路,好像似曾相识但是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纳闷道:“这些纹路看着有些眼熟,好像是有规律了,有些像···”

    “像周易卦象,对吗?”九爷这时提醒我。

    听到九爷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这才反应过来,可不是吗,这地面石砖接缝的纹路和周易的卦象太像了。

    其实我对周易这东西,没什么兴趣。主要是因为周易实在是有些枯燥乏味,而且晦涩难懂,八八六四卦,每卦都有不同的解释和来历,根据具体的问题具体分析和预测,比计算机语言和编程还难懂。但周易却是我最好的入睡书籍,只要我看不到五分钟肯定犯困。

    “乾为天,天风姤,天山遁,天地否,天泽履,天雷无妄,天火同人,天水讼···”我这时看着那些石砖的接缝和纹路,说起了周易里的卦象口诀。

    九爷点点头,然后说道:“大家跟着我走,千万不要踩错了。”

    九爷在最前面走,之后是程夏梦、周教授,然后是我。这么安排就是怕有人踩错了,而我带着赵青和王刚走在后面。

    大家伙跟着九爷的步伐,在墓道里辗转腾挪,一会大步,一会小步,一会左闪,一会右跳···我们大约用了二十多分钟,才走过了这个危机四伏的墓道。

    当我们终于全都走出墓道的时候,基本都出了一身汗,但万幸的是没有触机关。然而,我们看到眼前的景象时,早就把墓道的危险抛在脑后了。

    原来,我们现在在一个平台上,这平台大约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但是边缘处却是悬崖。对面是个巨大的圆形平台,两者中间隔着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中间用一座不足一米宽的石桥连着。那石桥在两座悬疑中间,就好像是一根面条。

    我仗着胆子在悬崖处向下看,现下面漆黑一片,冷冷的阴风从下面吹上来,就像怪兽的怒吼。扔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块,但根本就没有听到石头落地的声音。

    “我擦,这也太深了吧!”我惊讶的感叹道。

    程夏梦赶紧把我从悬崖边上拽了回来,说道:“你想死呀!”虽然她样子有些凶,但我知道她是为我好。

    这时,王刚举着手电筒,照着我们背后的峭壁,突然说道:“你们看,这些是什么?”

    我们回头看到,现峭壁上好像有些雕塑,这些浮雕是黑色的,很大一片。

    那些浮雕好像是用一种黑色的石材雕刻的,好像是一种动物,像巨蟒但又有区别,更像是巨大的蠕虫,每只看起来最少有一米多长。我大概算了一下,虫子雕塑差不多有三四百条,密密麻麻的趴在峭壁上,黑压压的一大片。

    王刚举着手电筒,好奇地梆梆梆···敲了几下。

    就在这时,我们看到他所敲的那个虫子雕塑,好像······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