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34章 杀河童
    当我醒来的时候,看到阳光透过帐篷细小的破洞,透了进来,斑斑点点的如同星星一样,照在我的身上。』『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

    我现自己的手有些热,一看,原来程夏梦睡在我的身边,她握着我的手。

    昨天我们回到帐篷的时候,我就让她回去休息,但她不放心我的病情,执意要留下来在观察一段时间。

    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理所当然的以为程夏梦已经离开。

    没到到,她竟然在我身边睡着了。

    我看着她的侧脸,很美。额头,鼻子,嘴唇,下巴,如同曲线柔顺的山脉。阳光散在她的脸上,泛起微微的光辉,宛如仙女一样。

    嗯···

    她动了一下,我马上闭起眼睛假睡。感到她把手从我手心里抽了出来,然后推推我的肩:“一鸣,一鸣。“

    我装着悠悠转醒,很自然的转移话题,怕她尴尬。

    等我们走出帐篷的时候,大家看我们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一个个脸上露着“你懂得”的表情。我假装没注意,但观察了赵青一下,现这家伙的脸很臭。我心里一阵幸灾乐祸,心说我的还是我的,任何人也别想抢走。

    突然,我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程夏梦。为什么会这样?王小雅才应该是我喜欢的类型啊,程夏梦可比我大三岁呢。

    大家简单的吃了早饭,我没有胃口就没吃,只是喝了些水。吃过饭,然后九爷就开始着手收拾河童的准备。

    经过一夜的修养,我的伤虽然没有好转,但是也没有恶化,依旧热难受,脑袋昏昏沉沉的。大家随着九爷再次来到河边,我被程夏梦扶到一棵树下坐好,其余的人都躲在树后面。

    今天阳光充足,我们也看清了这河的样子。河面大约三十多米宽,同西向东流动,河面泛着阳光有些刺眼。河岸上有些鹅卵石,白的、黑的、什么颜色都有。岸边和树林有六七十米的距离,相对来说比较开阔。

    只见九爷在符纸上写了我的生辰八字,九爷说昨天河童没有吃到我,它心里肯定有怨气,所以用我的八字吸引河童,它很快就能上钩。

    九爷把写着我八字的符,挂在一根碗口粗的树枝上,然后把树枝插在离岸边不远的地上。然后,在树枝周围的东年西部,插上了五行棋,只留了土旗在手里。

    五行旗不大,旗杆只有不到一尺长,旗子也就巴掌大。五行旗一共五面,五种五行颜色,黑、绿、红、黄、白。上面写着水、木、火、土、金。

    程夏梦问我,九爷是在干什么?

    我说,师父在布五行阵,用来困住河童。那树枝就是代表我,因为上面写了我的八字。估计,一会儿河童就能从水里出来。

    九爷摆完五行阵,然后回到我们这里,对赵青说道:“把你的匕接我一用。”

    赵青马上从腰里拔出自己的军用匕。

    九爷接过匕,又拿出一张灵符,噗的一声,灵符无火自燃起来。九爷用照着火的符,在匕上擦了两下,口中念叨:“天师卫道,斩妖除邪,急急如律令。”

    只见那把军用匕,突然闪了一下红光。大家伙出阵阵惊呼,对九爷真是无不崇拜。

    我对九爷用赵青的匕,有些不满,为什么偏要用他的。我说道:“师父,您不是有铜钱剑吗,为啥还用匕啊。”

    九爷呵呵一乐,说道:“铜钱剑太金贵,我怕弄坏了。这家伙结实。”

    接下来大家静静地等着河童上钩,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

    我们突然看到河面上开始泛起一股水花,不打会儿功法,有个黑色的原点从水里冒了出来。待距离靠近,我现那原来是个脑袋。

    只见河童在水里拉出一条水线,很快的就游到了岸边,那度什么菲尔普斯、孙杨都一边玩去。它看看岸上没有什么人,就趴了出来。

    我们大伙都躲的严严实实,丝毫不敢有任何动静。

    河童终于上了岸,它弓着身子像一只黑色的猴子,左右看看有没有人。我看它身高能有一米,浑身是黑色的皮肤,看着有点像鳄鱼皮。胳膊比较长,爪子很尖似乎还有水蹼连着。两条腿有些短,还有些罗圈腿的意思。身上比较瘦没什么肉,看起来跟非洲难民似得。

    它的脑袋倒是不小,圆圆的没有任何毛,那双全黑的大眼睛,看着有些吓人。嘴巴挺大,脖子两侧似乎还有腮。此时,他就像个6地动物,快的跑到五行阵里,然后围着中间的树枝来回的打量。

    围着树枝绕了几圈,它突然从地上蹦了起来,跳起一米多高然后一把就搂住了树枝,张嘴就咬了下去。

    在它张开嘴的时候,我看到它满嘴的尖牙如同鲨鱼一样。这要是有人被它咬到,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咔嚓!

    只见那碗口粗的树枝,竟然被河童咬了一个大缺口,露出里面白色的树肉。我心里感到一阵后怕,如果自己在水里被它要了一口,估计我的命也就没了。

    就在这时,九爷突然窜了出去,快得如同猿猴。只见九爷几步就到了五行阵里,举起匕就找河童的头上刺去。

    河童这时估计正纳闷呢,为什么这次吃的味道不一样?见有人突然出现,吓了一条。扔了树枝,就打算讨回水里。

    九爷扑了个空,但并没有追赶河童,而是把土行旗快的插到地里。

    土行旗和其余的旗子组成了一个小型的阵法。

    只见河童跑到五行阵的边缘时,却突然停住了,然后在那里开始嚎叫,就好像它面前有什么东西挡着他一样。

    河童的叫声很渗人,嘶哑,尖锐就好像我们过年杀猪时,那猪的叫声一样。

    九爷这时举着匕赶来,河童转身就朝九爷扑了上去。

    它动作非常迅捷,灵巧的就像猴子。九爷把头一闪,河童从它肩上掠过。九爷转身再刺,河童从他腋下滑过。

    一个一怪在五行阵里辗转腾挪,一个比一个动作快。赵青这时感慨道:“没想到九爷的身手这么好。”

    王刚瞪着牛眼也说得:“老爷子这身体和灵活度,比我都强。”

    我看看他们,心里别提都高兴了,说道:“那可是我师父,能差得了。”

    程夏梦这时打了我头一样,嗔怪的说:“你就是狐假虎威。”接着她就把手直接放在了我的肩上。

    我这时现赵青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只见他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高兴。

    我没理他,接着看九爷对付河童。

    这时,只见九爷用匕横扫河童的下肢,这次河童没有躲过,匕喇到它推上的时候,它的伤口处就马上冒起一股白烟。

    河童大叫一声,变得更加凶猛。但是由于受了伤,动作也就慢了下来。最后,九爷抓住一个时机,匕一下就刺入到了河童的后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