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33章 解药
    大伙问我们在水里到底生了什么?

    程夏梦和九爷讲述了我们在水里的遭遇。㈧㈠ 中文网Ww┡W. 8⒈Zw.COM当听到河童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九爷详细的他们讲述一番,大伙终于知道河童原来就是水里的一种妖怪,专门吃在河里的人和畜生。

    大家听了九爷说的,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而更多的是害怕。九爷提心大家,谁都不能再靠近那条河,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

    老胡这时骂道:“特么滴,怎么这么倒霉,这蚊潮怎么让咱们赶上了,又碰到那怪物。唉!”

    在场的人基本都被蚊子叮了。

    有的是脖子上,有的是脸上,有的是耳朵上,反正露在外面的地方基本没跑。但是有两个人没有被叮到,一个是九爷,一个是程夏梦。

    原来九爷从帐篷出来的时候,点了几张符,仗着那些火和烟暂时没有被叮咬,然后又跳进了水里。

    而程夏梦有我的衣服抱着脑袋,也基本没事。

    九爷问:“这山里经常有蚊潮吗?”

    “唉!哪有,我第一次见到蚊潮的时候,还是五六年前呢,再后来就没见过了。我们同事也没几个见过的。”老胡着牢骚。

    大家还为刚才的事情感到庆幸,毕竟没人出事。

    我没有被淹死,但是也好不到哪去。因为我把衣服披在了程夏梦的头上,所以我现在上半身被蚊子叮咬了不少的包。

    那些包有鸡蛋大小,红红的特别疼而且很痒。我就像个金钱豹一样,别提多狼狈了。而且,更糟糕的是这蚊子好像有毒,我感到自己浑身热,脑袋也越来越沉。

    我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开始全身烧皮肤又痒的要命。

    程夏梦抱着我,紧张的问老胡,这蚊子有没有毒?

    老胡见我这样,也慌了:“这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以前没人像他这样被叮这么多包,最多十几个而已,过几天就好了。”

    我知道我身上的包有十几个的十几个了,起码得一百个以上了。现在我浑身开始肿胀,甚至感到自己的眼皮都肿了。

    “应该是中毒了。”九爷这时换了衣服,然后给我把脉说道。

    一听这,程夏梦慌了:“九爷,你快想想办法啊,一鸣把衣服脱了给我披上,才会这样的。”

    我躺在她的怀里,虽然浑身难受但是听她这样说,我心里别提多美了。我特意看看赵青,但现他没什么表情。

    大家伙听到这里,都佩服我是条汉子。

    这时,闻小云突然说道:“我们不是带药了吗,我看看没有能治这个的。”

    说着,就钻进了帐篷里。

    一会的功法,她拿出几个盒药,但都是一些治疗头疼脑热,跑肚拉稀的普通药,根本就没有针对我这个被蚊子叮咬的药。还好有一盒清凉油,比较靠谱。

    九爷这时说道:“先用清凉油顶一顶,明天我杀了河童,一鸣就有解药了。”

    大家都被九爷的话惊呆了,照九爷刚才说的,河童可不是水里的鱼说杀就杀的,那可是怪物很凶残而且有一定的智商。

    九爷接着说,河童的肉解百毒,是不可多得的良药。尤其是热病、瘟疫和毒虫叮咬。周教授马上接话,说道:“九哥,你到时候给我点,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原本有些压抑的气氛,瞬间就轻松了起来。

    我被他们抬进帐篷,程夏梦坐在我身边要给我擦清凉油。

    她小心翼翼的帮我脱了背心,看到我满身是包,眼睛突然红了。

    “对不起,要不是为了我,你···”

    我故作轻松的笑笑,说道:“我说过,我是不会让你受伤的。再说了,不就是被蚊子叮了几下吗,明天就好了。蚊子喜欢叮我,说明我有人味,呵呵···”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笑得出来。”程夏梦眼里闪着泪花,勉强笑着说。

    我趴在地上,程夏梦开始给我擦清凉油,她有些微凉的指尖触碰我背的时候,我不自觉的一抖。

    “疼吗?”她问我。

    “不疼,一点都不疼。”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说。

    她的手沾着清凉油,抚摸着我的背,就好像有一道电流透过我的全身,在那一刻我认为是我这辈子最舒服的时候了。

    “你的手好凉,好舒服。”我闭着眼睛痴痴地说道。

    程夏梦没回答我,但我感到她的手微微的颤了一下,然后依旧为我擦药,动作更加的缓慢,轻柔了。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有些尿急,于是想要爬起来。

    “你要去哪?”程夏梦小声的问。

    “我,我···想上厕所。”我转过身,支支吾吾的说道。

    程夏梦根本就没想到我这么说,她的脸腾的就红了。本来白天的时候,我就不小心看到了她···那什么,现在我又提出上厕所的事。

    帐篷里突然安静下来,除了尴尬还是尴尬。我本想就白天的事情,向她道歉,但我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毕竟太那个了。

    过了会儿,程夏梦用极其低的声音,说道:“我,我扶你去吧。”

    “哦,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我赶紧摆手,拜托不要让我在出丑了。

    看我执意坚持,她也没有办法。

    我慢慢的爬出帐篷,刚站起来就感到一阵头晕,险些没有摔倒。

    程夏梦突然从后面把我扶住:“还,还是我扶着你去吧。”

    我要再推辞的话,就显得我太矫情了,于是我点点头。我们出来的时候,现其他人都休息了,程夏梦扶着我,来到一棵大树下。

    “这里可以吗?”她有些不好意的问我。

    “可以可以。”我比她还不好意思,接着说道:“你,你转过去呗。”

    程夏梦也尴尬的赶紧松开我,把身子转了过去。我一只手扶着大树,一只手开始掏“兄弟”。

    哗哗哗···

    这泡尿我尿的比较长,那声音我听着都有些尴尬。

    终于尿完了,我感到一阵轻松,同时现自己的味道不太好闻。程夏梦这时转过身来,显然被我的味道呛了一下,马上就扶着我离开了。

    这时,我看到九爷拿着八卦镜,还有香和黄纸从帐篷里出来,看到我们两个一愣。

    “师父,您这时要···”我问。

    “我要度化铜镜里的厉鬼,说不定必要的时候会有奇效。你们先睡吧,不用管我。”九爷笑笑,说完就走开了。

    我听了九爷的话,心里一阵乐。你们先睡吧,这是什么意思?就好像我和程夏梦已经是小两口一样,谢谢你,师父。

    程夏梦看着我傻乐,问我:“你笑什么?”

    “没事没事,呵呵。”我马上否认。

    然后她又问道:“九爷为什么要度化那厉鬼?”

    我毕竟是九爷的徒弟,当然知道他老人家是怎么想的,我说道:“九爷是想把那厉鬼的怨气消了,然后希望她在关键的时候能帮我们一把,毕竟厉鬼的能力很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