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30章 看了不该看的

第30章 看了不该看的

 
    我大马金刀地坐在赵青面前,然后各自满了一杯。Δ㈧㈠中文Ω   网Ww*W.┡8⒈Zw.COM

    我说道:“我年纪小,先干为敬。”说着,我一口气干了自己的酒,除了有些辛辣外,我没什么感觉。

    这时,大家都叫起好来,一个劲的起哄。张政就是那个周教授的学生,主动为我们倒酒。

    赵青没说什么,端起酒杯也干了,面不改色。

    接下来,我们你一杯我一杯的开喝,大约喝到第12杯的时候,赵青有些挡不住了,两只眼睛通红,舌头开始打结。

    而我,丝毫没有醉意,就是想尿尿。

    王刚这时候说道:“我头一次见到赵青要喝多,我佩服你小兄弟。”

    我一摆手,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自己的虚荣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突然现,程夏梦坐在对面也在看着我们斗酒,从她的表情上看,我就知道自己的表现让她太意外了。

    “这样吧,我们一杯一杯地喝,实在是没意思。三杯一起喝怎么样?”我这时和赵青叫嚣着说,其实就是想在程夏梦面前表现自己。

    听到我这么说,大家都感到有些震惊了,三个杯子可就将近9两了。

    赵青看着我,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没想到程夏梦这娘们又来了:“不能再喝了,明天我们还有任务呢。”她把我的杯子还有赵青的杯子都抢了过来。

    这时,赵青估计是真多了,哇的一下,吐了一地。

    呵呵,既然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也没必要在纠缠。我对王刚说:“王大哥,比把赵大哥扶回屋里休息去吧。”

    “不用,我来。”程夏梦这时扶起赵青,顺便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眼里闪过一丝怒意,但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气呼呼的坐在那里。

    程夏梦扶着赵青走进房间,我郁闷的又喝了一杯。

    这时,那边酒桌的周教授有些醉意地,突然说道:“九哥,我今天算是见识了,你不是骗子。我佩服你,我喝了你随意。”说着,干了杯中酒。

    九爷呵呵一乐,说道:“周老弟,我们是不吵不相识,你也没错。这杯我陪你···”

    ······

    第二天上午,我们就出了。

    随队的还有一位护林员老胡,四十多岁典型的东北汉子。他对这非常熟悉。大兴安岭是我国著名的原始森林,我们走在里面,马上就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清新。

    空气中飘荡着各种植物和泥土的味道,还有少量的树叶,树根腐烂的味道,但是却丝毫不难闻。莫名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这时,赵青看到我的时候,说道:“昨天做哥哥的丢人了,没想到你这么能喝。”

    我一笑,说:“没啥,谁都有不行的时候,我也是心里高兴。”

    程夏梦从我身边走过时,故意瞪了我一眼。

    我去,看来她是心疼了?我心里想到。

    一路上赵青和程夏梦走在前头,有说有笑。我和九爷并排走着,心里憋气。凭我和她的交情,也应该是我陪在她身边吧?或者她主动来找我聊天才是啊。

    可能是最近和程夏梦走得近了,心里时不时的就会想起她。现在看着她和赵青走在一起,心里总不是滋味。

    九爷这时,低声的说:“咋,吃醋了?”

    我没想到九爷问这个,然后嘴硬的说道:“吃啥醋,我不明白。”

    “呵呵···瘦驴拉硬屎,遭罪的最后是你。”

    我看看九爷,调侃着说:“我和她就是警民关系,撑死了算是普通朋友而已。再说了,人家和那个赵青才是门当户对,一个警察一个特种部队的,典型的革命家庭。”

    “没出息!”九爷说了句,就和周教授聊天去了。

    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背着包袱,接着憋气。

    这时,闻小云突然从后面跳了出来,一把就楼主了我的脖子,说道:“行啊你,昨天够局气的,喝了那么多白酒面不改色的。是个爷们。”

    我知道这个闻小云是个北京姑娘,性格大大咧咧,一嘴京片子。

    “还行吧。”我说道。

    “嘻嘻,我知道你喜欢程警官,但是她好像对你不感冒。要不咱俩成一对得了,姐姐我也不嫌你小,我说的是年龄啊,不是别的地方。”

    我看着她,心说这性格还是干考古专业的,佩服。这语气,和混四九城的流氓好像没什么区别吧。

    “姐姐,我还小,想把学习放在第一位。您就放过我吧。”我稚嫩地和她说道。

    闻小云看看我,笑着说道:“瞧把你丫吓的,我是拿你打叉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姐姐我早就有爷们了,比你长得帅比你有钱,性能力也比你强。”

    我特么崩溃了。你说你爷们长的比我帅,比我有钱这我都认了,但是那方面你怎么知道我不强?我还是处男呢,好不好?

    我心里头一次冒出,想要离开这的念头。

    这时,看着程夏梦和赵青的背影,我终于沉不住气了,紧跑了几步就跑到了他们的前面,开始捉飞在空中的蜻蜓。

    正所谓,**欢乐多,我捉了会蜻蜓后,竟然感觉心情好多了。

    “抓到没有?”程夏梦这时从后面突然上来,问我。

    我扭头看看她又看看后面的赵青,心情又不好了:“没有!这里是森林,要爱护环境,没文化。”

    妈蛋,我现在是自暴自弃了,程夏梦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老子是看开了。不,是逼着自己看开了。

    “什么神经。”程夏梦小声嘀咕了一句。

    就在这时,我前面的草丛里突然一阵晃动,随即一只黑色的动物窜了出来,体形庞大和一头小牛犊子差不多,它奔着我们俩就冲了过来。

    我想到没想就横在了程夏梦的身前,同时也看见那原来是只野猪,两只獠牙比僵尸的都长。野猪嘶叫着,四蹄飞奔溅起周遭的草屑泥土,带着一身的狂野冲着我和程夏梦撞来。

    要说怕,是肯定的。但是此刻我却没有躲开。有那么一瞬间,我感到后面的那个女人竟然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猛然间,电光火石,一道银光从我们身后闪过,只见一把军用匕已经插到了野猪的一只眼睛上。

    那野猪吃痛,吱的一声嚎叫,动作慢了下来。

    一道人影同时窜了出去。

    此人正是赵青,只见他动作利落而迅的骑到野猪身上,一手抓住野猪的耳朵,一手一把就握住了匕,随之一用力。那匕就插进了野猪的脑子里。

    野猪一阵嘶叫,疯狂的扭动的几下肥硕的躯体,然后就不动了。

    前后不到几秒钟,野猪就被赵青杀死了。

    我惊呆的开着眼前生的一切,这现赵青非常不一般。

    大家赶上来,现没有人伤亡,都松了一口气。

    程夏梦关心地问了声:“你没受伤吧。”

    我说:“没事。”

    那成想程夏梦问的是赵青,跑到他身边仔细打量。

    我就像个二傻子一样,被撇在原地。

    尴尬、失望、嫉妒随之而来。

    是我第一个挡在你身前的好不好?我心里呐喊着。

    赵青这时从野猪身上起来,把带着鲜血的匕拔了出来,和程夏梦说道:“我没什么,倒是一鸣同学很勇敢地挡在你前面。”

    没想到赵青这么说,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程夏梦看看我,终于露出了笑容,说:“谢谢你一鸣。”

    我心里有气,呵呵一笑,说:“哎呀,看来自己是多管闲事了,多亏没死,要不然都没人记得。”

    九爷这时笑着说:“谁说没有人记得,你师父我起码记得啊。”

    我看着九爷,尼玛甚至都有一股想哭的冲动了。

    正是中午,老胡说我们就把这野猪烤了吃吧,反正都死了。以后叫我们大家千万小心,不要光顾着一个劲的往前走。

    赵青和王刚两个开始收拾野猪,张政和闻小云还有刘子文他们打下手,九爷和周教授两个老头又开始“指点江山”了,我一个人跟受气的小媳妇似的,蹲在一边看风景。

    “还生气那?”这时程夏梦来到我身边坐下,问道。

    我气呼呼的看着她,今天她穿了件粉色的户外服,此刻显得更温柔了些。我的气突然消了一大半,有些委屈地说道:“没有,我哪敢生你的气。你怎么不去帮赵青,来我这做什么?”

    程夏梦没说话,而是静静地盯着我的侧脸。

    我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扭头也看着她精致的面容,心里突然感到砰砰直跳,心虚地问道:“你,你看什么?”

    她看着我能有十几秒钟,然后语气有些温柔地说道:“没事,我就看看你最近是不是那条神经错乱了,不要总是胡思乱想。”

    她说完话,就起身离开了,然后开始在树林里采起野花,身影慢慢消失在树丛后面。

    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要我胡思乱想?

    难道她···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开始激动起来。这么说,她心里还是有我的?

    哈哈哈哈哈!

    老子又满血复活了,现在看着那些遍地的野花好像更漂亮了,我突然来了主意,要采束鲜花送给她。

    说干就干,我开始迫不及待的采野花。不一会的功夫,就摘了一把。闻了闻,还听香。

    我顺着程夏梦去的方向,就跟了过去。

    在一处茂密草丛后面,我看见了她蹲在地上,地上还放着刚才采的野花。

    “看看我采了多少?”我兴高采烈的跳到她面前,也蹲下来和她炫耀到,当时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开心的孩子。

    哗哗哗···

    咦,怎么有水声?为什么她的脸非常红?为什么又露出了怒意?

    我低眼一看,现程夏梦原来正在······嘘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