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9章 吃醋
    我一听还真是这样,辛亏我们有准备。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虽然有些嫉妒赵青,但我还是能分清主次的。

    我一个箭步冲上,果断地把符咒拍在了副机长的额头上,只见副机长的全身开始颤抖,脑袋还是咝咝地冒着白烟,隐约间能看到他身体里还有一个人的影子。

    王刚和赵青显然被这画面吓了一跳,都赶紧躲开。

    这时,只见副机长身体里的那个影子开始疯狂的嚎叫,想要从宿主身体里冲不来,但是无奈被九爷的符定,徒劳无功。

    突然,我们都感到飞机开始剧烈的晃动,机舱里马上就开始混乱一片。空姐们这时跑进机舱,不断的安慰着乘客们。

    “快去架势飞机。”王刚对着赵青喊道。

    赵青这时说:“我需要帮手。”随后看着程夏梦。

    程夏梦心领神会点点头,马上就随着赵青朝驾驶室的放向跑去。我心说,我这边还需要帮手呢,靠。

    那鬼被贴了九爷的符,自然没有抵抗之力,十几秒后就被斩邪符,打得的灰飞烟灭了。副机长一下子瘫在地上,陷入昏迷。

    几分钟过后,飞机终于平稳了,乘客们开始安静下来。

    空姐照顾副机长,我和王刚回到机舱里。

    之后就没有什么意外了,副机长一会儿就苏醒过来,但看到机长死在驾驶室里,受了很大的刺激。赵青就在一旁协助他,操作飞机。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飞机终于降落到漠河机场。

    我们都在当地的公安机关里做了笔录,不知道那个副机长会怎么样,但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

    当走出公安机关的时候,程夏梦夸赵青:“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还会开飞机。”

    赵青很随意的说道:“都是一起在部队里学的,没什么大不了。”

    我一听,怎么着?得了便宜卖乖。自己有些愤愤不平,我也救过程夏梦的命,她都从来没这么夸过我。

    “哼!开飞机有什么了不起,老子还会打飞机呢。”我嘟囔了一句,但马上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妥。

    果不其然,王刚、赵青、张政、刘子文还有程夏梦和闻小云,正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呢。

    “我,我我说的是雷龙游戏。”我特麽赶紧解释着,生怕他们误会。

    ······

    当地的漠河林场接待了我们,晚上举行了酒宴。

    酒桌就摆在他们的院子里,站在这里就能看到不远处的山脉和原始森林。

    我和王刚赵青他们还有林场的年轻人坐在一起,而九爷和周教授还有林场的领导们,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坐在一起。

    我刚想挨着程夏梦坐下,这时王刚一把把我拽到他身边了:“小兄弟,我王刚佩服的人不多,你算一个。没想到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手段。”他没明说,但我也知道指的是什么。

    我和他客气客气,王刚这个人大大咧咧,没啥城府我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

    这时我现赵青这家伙,竟然坐到了程夏梦旁边。

    妈蛋,要不是自己打不过他,我早就动手了。

    这时,赵青举着就被对程夏梦说道:“没想到警察队伍里也有这么的美女,更没想到伸手和胆量如此了得,我敬你一杯。”

    程夏梦一笑,说道:“我可不能和你们特种部队的比,我还佩服你会开飞机呢。”说着,她竟然还看了我一样。然后,喝了一口白酒。

    王刚他们当然知道下午我说了什么,酒桌上又是一阵笑声。

    我心里这个郁闷,气的我自己喝了口白酒。

    赵青这时候,竟然还替程夏梦夹了菜?

    我擦,这次我不能忍了,虽然我和程夏梦的关系好像没什么,但是总觉得自己有些难受,就好像自己的玩具或者领地被别人侵犯了一样。

    我端着白酒,来到赵青身边,说道:“赵大哥果然好本事,要不是赵大哥我们说不定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我敬你一杯。”我丝毫没掩饰自己的讽刺语气。

    赵青站起来,听了我说的,微微一笑:“哪里,还不是多亏了一鸣同学,要不然我们都被蒙在鼓里呢。你的手段可比我高明多了。”

    我呵呵一乐,有所指地说道:“哎呀,看来还是有明白人那,知道谁才是功臣。不向有些人,那么肤浅,就知道犯花痴。”

    “对对对,我怎么可能忘了一鸣同学呢。”程夏梦这时也站起来,端着酒杯说道,我知道她是故意气我的。

    哼!我也故意没搭理她,和赵青碰了一下杯子,一口喝光杯里的酒。

    真特麽辣!

    这酒据说是林场自己酿的,6o多度的高粱酒。我们的杯子又是三两的,这一杯酒下肚,我就感到自己食道和胃里一阵辛辣,随后就有些头晕,但就是这样我也得表现出来没什么,要不然就被赵青比下去了。

    “好酒量,没想到一鸣同学挺能喝的。”赵青干了杯中酒,说道。

    “呵呵,没办法从小酒量就大,三岁的时候我爸就用筷子蘸着白酒让我舔。现在心情好的时候,能喝一斤照样骑自行车回家。”我这都是在吹牛B,主要是不想丢人。

    没想到程夏梦这娘们也来从热闹,笑呵呵的说:“那我也给我们的小英雄,敬一杯。”说着,就把我的杯子满上了。

    我端着酒杯,有些头昏脑胀,不满地说:“什么小英雄,我哪小了。”说完,我一口又干了。

    程夏梦看着我,知道我说的是洗手间的事情,她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气哼哼地也干了自己的酒。然后一屁股坐下,就不理我了。

    我郁闷地回到座位上时,就开始天旋地转了。王刚偷偷问我,你是不是喝多了,我蹭得一下站起来,喊道:“我才没喝多呢,再来一斤都没有问题。”

    看到程夏梦正和赵青两个人推杯换盏,丝毫都没往自己这边看。我竟然有些醋意。

    这时,九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偷偷的塞进我手里一个东西。我悄悄的打开一看,原来是解酒符。

    九爷抽着烟袋,朝我挤弄了一下眼睛,我就明白了。

    我回到卧室,念了句咒语,把符烧了和水一起服下。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感觉自己清醒了很多,丝毫没有醉酒的感觉了。

    我神采奕奕地出来,然后走到程夏梦和赵青那里,他们正聊着呢,看见我来了不约而同的停下来。

    “听王刚大哥说你酒量好,我们比比如何。”我看了眼程夏梦,然后对赵青说道。

    程夏梦有些意外,没想到我要和赵青比酒量,说:“你是不是喝多了,赶紧回去休息吧。”说着就要推我离开。

    我因为程夏梦看不起我,心里有气对她说道:“你才喝多了呢,男人说话女人起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句话,就好像东北爷们说自己媳妇一样。

    她有些惊讶地看着我,说:“我是为你好,狗咬吕洞宾。”

    我也感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过火只好说道:“对,我是狗,癞皮狗行了吧,切。”然后对着赵青说:“怎么样,敢不敢。”

    赵青看看我一笑,然后平静地说道:“好啊,说实话我也好久都没喝透了。”

    接下来,我们酒桌上的人,都停下了看着我们斗酒。

    我拍拍程夏梦的肩膀,说道:“借借光呗,我和赵大哥要比酒,对了,你不介意我用你的赵大哥一会儿吧。”

    程夏梦站起来,气的杏眼圆睁,银牙里挤出几个字:“你就作吧,就你是个明白人。”说完就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