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5章 发掘古墓?
    我强打起精神,看到九爷出现在我面前,心里那个激动就别提了。㈧㈠中文网Ww』W. 8⒈Zw.COM

    “师傅,我···”我话没说完。

    九爷看着我,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一摆手没让我接着说。

    然后转身走到已经被定在墙上的,刘小玲跟前上下打量了一下,说道:“厉鬼,刚刚才幻化成的,很难得啊!”

    刘小玲看到九爷的出现,开始更加疯狂的挣扎,看样子马上就要挣脱下来了。但是,现在有九爷在这里,我一点也不担心。

    九爷依旧从他的那个,黑色旧包袱里拿出一面铜镜。铜镜盘子大小,正面油光锃亮,背面外沿刻着先天八卦,里面是一龙一虎交相呼应。我认识,那是专门用来收鬼的“捆灵镜”,是龙虎山的法宝之一。

    只见九爷又抽出一张灵符,“噗”的一声,灵符马上自燃起来,然后在“捆灵镜”晃了三下然后说道:“收!”

    厉鬼刘小玲,看到这里没了刚才的疯狂,反倒是露出了惊骇之色,不断的哀号。黑色的鬼突然爆长起来,但是始终不敢对九爷起攻击。

    这时,“捆灵镜”突然出嗡嗡之声,然后射出一道金光,照在刘小玲的脸上。只见刘小玲大叫一声,身子不断挣扎,但终究化作一股红烟被铜镜收了进去。

    我看到这里终于完全放松,感到身体一下就散了,不自觉的闭起眼睛想休息一下。

    这下把程夏梦吓的够呛,她还以为我咽气了呢,大喊道:“张一鸣,你不要死,不要死···”然后竟然哭了起来,鼻涕眼泪的淌了我一脸。

    我心里好笑,没想到她这么好骗,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她说道:“我不行了,在我临死前,你能不能亲我一下。”我这时假装虚弱的说道。

    没想到程夏梦连想都没想,含着眼泪就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

    好软!好香!我闭着眼睛正享受着,这时突然感到自己的大腿被人踢了一脚。

    “臭小子,你这本事都在哪学得,赶紧起来。”我睁开眼睛,看见九爷站在我面前,似笑非笑的说。

    自己只能厚着脸皮从地上慢慢站起来,走到他老人家跟前,问道:“师父,您怎么来了?”

    九爷根本就没理我,指指后面。

    我一回头就看到了程夏梦杏眼圆睁,掐着我的脖子说:“你敢骗我···”我没被厉鬼掐死,倒差点被她掐死。

    ···

    我们走出大楼的时候,现车子已经恢复了正常。还是程夏梦开车,这次直接送我们到宾馆去休息。

    在车上的时候,我又问九爷:“师父,您怎么来了。”

    九爷捋着胡子说道:“我是来给你送个东西,顺便看看你的修为怎么样了。”

    我好奇地问:“给我送东西,什么东西?”

    “天师印,这是我们正一道弟子凭证,也是驱鬼的法器。”九爷说着,从包袱里拿出一个方盒子。

    我打开一看,里面还真有个黄铜铸造的钢印。这印比拳头小一圈,挺有份量,左右各雕刻着青龙和白虎,两条神兽的尾巴缠在一起,做成了一个印把。

    印上用篆体刻着几个字,但我不认识。

    九爷说我是云字辈的,所以道号叫做“云鸣”。上面刻得是“正一、云明天师印”我问九爷,您不是和我大师伯不对付吗,我记得您收我为徒的时候,就说过我可能入不了正一道。

    九爷看看我,恨铁不成钢的说:“还不是因为你的身份问题,你是我的徒弟怎么可能不入正一内门。”

    九爷又接着说道:“再说,我和你大师伯其实也没有什么大过节,我就是看不惯他年轻时的迂腐。不过现在我们都老了,什么事也都看得更开了。我这次去龙虎山,也和他彻底和解了。”

    我心里替九爷高兴,程夏梦也恭喜九爷。

    我们找到一个宾馆住下,我和九爷一个房间,我有一肚子的话要和九爷讲。程夏梦很善解人意的弄到了一瓶白酒和几个下酒菜。

    我们爷俩就边喝边聊,我把这几个月的遭遇都和他老人家说了,直到我说用了“聚阳血咒”对付刘小玲那个厉鬼。

    我有些担忧的问九爷,是不是我的精血和元气已经损耗很许多。

    九爷哈哈一乐,说道:“我那是骗你呢,其实聚阳血咒没那么废精血,我之所以那么说,就是不想让你以后有了依靠。但是,它终究对你的身体和修为有些损害,你起码一个月内不能画符。”

    听九爷这么一说,我心里这个气。敢情这老头也有不靠谱的时候。

    既然没事那就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月内不能画符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还是摆出,谨遵教导的态度。

    第二天一早,程夏梦就来叫门,我迷迷糊糊地开门,然后看到她捂着脸尖叫。

    我低头看看,我擦,原来自己穿个小裤衩就来开门了。

    我和九爷来到医院的时候,现程队长他们已经正等着我们呢。

    程队长脸色有些难看,我一打听得知,原来半夜的时候,王栋在病房里上吊自杀了。

    我开始以为可能是厉鬼所为,但是九爷到病房看了一眼,现我在病房里画的那些八卦、符咒什么的就说,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邪秽所留下的痕迹。法医也给出了结论,确实是自杀。

    自杀,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后来,程队长接了个电话,然后请我和九爷到市局,有要事相商。

    到了市局,还是张副局长接待的我们。

    原来,他们从王栋的嘴里知道6教授藏地图的地方,昨天就在一间银行的保险柜里找到了地图。这件事上报给了部里,上面马上就开始筹建古墓的挖掘工作,鉴于王栋在死之前所说的,古墓里有非常可怕的“生物”,所以需要专业人士。

    我和九爷在他们眼里,就成了专业人士。他们希望我们能协助科考队,进入古墓完成掘工作。

    九爷听了他们的想法,于是问我的看法,我就把王栋在古墓里所见,告诉了九爷。

    “柔然,女萨满,僵尸。”九爷默默的念着,神情有些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