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2章 女朋友?
    不知不觉已经晚上了,我们继续翻看日记,在翻到8月3日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最关键的内容。』  ㈧㈠ 』 中文网Ww*W.┡8⒈Zw.COM

    “我们已经基本弄清的古墓的历史和基本位置,但是我和小玲出现了分歧。她不同意我们几个去盗墓,她要把地图上缴给国家。但我已经联系好了几个人,他们可不会听小玲的。昨天,我们几个晚上把小玲约出来,打算说服她和我们一起去,那里可是有很多宝藏的。”

    我和程夏梦一对视,都感到下面接下来会生什么。

    接着看下去,日记里写道:“没想到吴凡会突然动手,好像他们已经商量好了一样,王栋抱着我不让我过去救小玲。我看见吴凡用小玲自己的头,把她勒住。三哥压着小玲是身体,不让她挣扎。我痛苦的大喊,但无济于事。小玲慢慢的安静下来···我抱着她的尸体嚎啕大哭···最后轮到处理尸体。三哥说,就把她藏在墙里,还拿出一块八卦镜来,说是用来镇魂的,怕小玲变成鬼出来报仇。这世界真的有鬼吗?三哥是个盗墓贼,可能他真的见过吧。”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可以说他是亲手杀了自己喜欢的人,这太可怕了。接下来的几页,都是记载他是如何的自责和忏悔,后面就什么都没有了。

    ·······

    晚上我回到宿舍时,他们早就睡着了。经过一天的奔波,我躺在床上马上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醒了过来。现胖子他们不在,我看看窗外:“竟然起雾了。”

    我从床上起来,然后走出宿舍,打算到水房洗簌。这时我现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难道自己起来晚了,大家都去上课了?

    我来到水房,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拧开水龙头,我开始洗脸。

    水有些凉,但还可以忍受,洗了几下,突然我感到有些异样。

    啊!

    我手里捧着的水,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团头,那些头还源源不断的从水龙头里流出,瞬间就缠到了我的脖子上。我感到自己呼吸困难,不断的挣扎。这时,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女人的脸,灰色的皮肤,满是血丝的眼睛,还有那在空中飘动的长。

    她的脸离我很近,甚至能从她红色的瞳孔里,看到我自己的倒影。我在她的眼中,看到自己十分的惊恐,脸色渐渐惨白双眼充血。

    “不要——多管——闲——事。”

    女人的嘴张的老大,喷出一股令人胆寒的阴气。我看到她的嘴里,全都是头,如同黑色的毒蛇不断游走。

    “呼——”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意识到原来是个梦。

    胖子看着我,问道:“你到底梦见了什么,我怎么叫你都叫不醒。”

    此时我感到自己已是满头大汗,简单的说起了昨天下午后生的一切。而胖子最关心的则是那一万元酬劳:“行啊,哥们。大一就开始挣钱了,牛B。说好了,请我们吃饭。”

    而我还在想着女鬼和我说的话:不要多管闲事!看来这是她给我的警告。

    中午的时候,程夏梦又来找我了。

    我和她边走闲聊,今天她穿的是便装,牛仔裤配着黑色的T恤,身材凸显一览无遗。我们一直来到大学校园的一个小湖旁,这里是情侣圣地,总是能看到一对对的痴男怨女。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会来到这里。

    “我不想参加这个案件了。”我看着耀眼的湖面,对程夏梦说道。

    她没料到我这么说,难以置信的问:“为什么?”

    我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因为我不想死,这次的鬼比火鬼要厉害的多,我没有信心,那5ooo块钱,我稍后就给你。”

    “你不试怎么知道?”她盯着我,劝道。

    “张一鸣。”突然有人叫我。

    我和程夏梦同时回头,看到王小雅和穆峰站在我们身后。

    “我们是不是打扰你们了。”王小雅有些抱歉的说。

    也不知怎么的,我感到心里一阵慌乱,赶紧说:“没有没有,我和程警官在谈案子的事情,没说什么。”

    王小雅笑笑,对程夏梦说道:“原来是程警官啊,我以为张一鸣有了女朋友呢,抱歉啊。”

    “没关系,一鸣他在帮助我们警方办案,我很感谢他。人聪明不说,还勇敢而且讲义气···”没想到程夏梦开始夸我,同时我的胳膊好像被她挽住了,我想躲开但没想到她力气还挺大,我一下子没挣脱开,反倒显得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

    “我就喜欢这样的男生,而且他长得也挺不错的,典型的小鲜肉一枚。”程夏梦说着,还看了我一眼,就好像我们刚刚开始谈恋爱一样,擦!

    说起来程夏梦虽然比我大三岁,但是看着比我年轻多了,说她18岁都有人信。而且长的也不次于王小雅,此刻我心里有了种特别的感觉。但随后一想,我自己有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她这么说,肯定是没按什么好心,不能着了她的道。

    我刚想辩白,穆峰马上说道:“不错啊,一鸣同学,我看你们倒是挺般配的。小雅,你说是不是?”

    小雅听了他说的,马上一下点点头:“嗯,我看也是。”

    “好了,我们不要打扰他们恩恩爱爱的,走吧。”说着,穆峰就拉起王小雅的手,走开了。

    我呆呆的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感到我和王小雅之间的距离,好像又远了很多。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质问程夏梦,自己现在是真有些生气了。

    程夏梦一瘪嘴,说道:“你要是这次帮我们了,事后我就会和她澄清我们的关系。你要是不帮我们,我就会像是个被负心汉抛弃的怨妇一样,跑到她那里去诉苦。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特麽的无言以对了,随后无所谓的一笑,说道:“你认为这样就能威胁我吗?真是可笑···那个,你们还需要我帮助什么,尽管开口不要和我客气。”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委曲求全这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程夏梦像个老干部一样,拍拍的我头,说道:“嗯,这才乖,完事警察阿姨给你买糖吃。”

    “好的。”我也是够贱地答应道。

    我们边走边说,慢慢的走向废弃的教学那个放心,在进过后勤仓库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喊救命,声音很低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