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0章 墙里的女尸
    因为那边的灰尘实在是太大,胖子和我蹲在外面,我偶尔进去看看进展。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

    这时,封锁线外走就站满了同学们,他们一个个的不住向里张望,有的问我和胖子里面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一鸣,里面到底怎么了?”这时,王小雅突然从人群中出来,后面跟着穆峰。

    我其实不想骗她,但是现在人很多很不方便,于是我说:“哦,里面现了一具尸体,是我和胖子报的警,所以我们现在都是证人,在这里等警察传唤。”

    穆峰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那你们也太背了,这种倒霉事都能遇到,小雅以后还是离他们远点吧,免得倒霉。”

    王小雅听穆峰这么说,眉头微皱:“你说什么呢,一鸣和胖子只是尽了一个市民的责任。”她语气里显然有些不平。

    我心里好笑,叫你落井下石,该!

    穆峰见小雅有些不快,马上改口:“小雅,我是开玩笑呢。”

    就在这时,程夏梦走了过来,说道:“里面已经准备好了,你去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她那语气就好像我是个警界老前辈一样,听得我心里一阵飘飘然。

    我点点头,看了眼小雅,她显然已经意识到了里面可能有什么诡异的东西,于是对我点点头说:“你和胖子要注意安全。”

    我一挑眉毛,轻松地说:“放心吧,你还信不过我。”

    我们在返回现场的路上,程夏梦笑嘻嘻地八卦道:“你喜欢那个女孩子?”

    “我们只是纯洁的同学友谊。”我脸一阵烧,说道。

    胖子这时在一旁插嘴:“擦,口是心非。”

    我们来到现场的时候,现原本窗户的位置已经被扒开了一个十分开阔的入口,阳光正好照到里面。那些杂务还堆放在门口的位置,还有黄仁安的尸体。

    “可以了,如果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马上通知我。”我看了眼说。

    警察们进入房间,开始动手拆墙。我一边观察进展,一边在想墙里的人到底是谁,他是怎么死的,又为什么会被人藏在墙里。

    墙壁被不断的扒开,里面也渐渐露出真容,墙里有大量的黑色头,如同植物根茎一样,遍布几乎遍布每个角落。

    警察们大约扒开一个平米的面积后,终于现了情况。

    “队长,你看。”一个警察喊道。

    这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停下手里的工作,都看向那里。我也一样,我和胖子进到屋子里,看到那墙里面露出一只人手,那手已经干枯但是没有腐烂。皮肤就像树皮一样,包裹着骨头。那显然是双女人的手,修长而纤弱。

    一个小时候后,里面的尸体终于露了出来,全身干瘪呈褐色,五官倒能看清,两腮深陷。令人感到恐怖的是,死者的眼睛是睁着的,而且眼球并没有腐烂掉,甚至能看到里面补满血丝。那是个穿着绿色长裙的女人,裙子已经破烂不堪,但样式还能分清,比较古朴。

    最值得注意的是尸体的头,那头丝毫不像一个死人身上的,油光锃亮而且极长。最后,又用了一个小时的功夫,警察才把墙里的头全都清理出来,那头足足有十几米多长,黑的诡异。

    在尸体上还有一块八卦镜,那八卦镜外沿是用青铜做的,中间有个玻璃镜子,但已经开裂。

    我认为是昨天我们和火鬼搏斗的时候,火鬼被我钉在墙上,他的阴火不断地烧着墙壁,产生高温导致镜子碎裂。八卦镜裂了以后,就镇压不住死者的怨气,所以开始攻击火鬼和我们。

    那这个八卦镜的主人一定是凶手或者和凶手有关系,看来他也懂玄门之法,用八卦镜镇魂。

    我征得了程队长的同意,拿起那个八卦镜反复打量,做工很精细不像是外面能买到的地摊货。我突然现镜子后面刻着四个字“茅山内门”。

    “难道和茅山有关系?内门,那也就是说这八卦镜是茅山正宗子弟所有。”我心里想到。

    程队长看我愣,于是问我。

    我就把自己的疑问告诉了他,他马上叫人把镜子拍了照,然后让人去茅山查证。

    现在正好是中午,我倒不怕这尸体有什么变故,但依然能感受到死者身上所散出来的阴气。法医在现场简单的做了检查,陈述。

    死者年龄应该在2o到25岁,女性,颈部有明显的勒痕,已经露出骨头。从尸体的穿着判断,死者应该是8o年代死亡,后来被人藏在墙里。

    我一算,那死者应该死了3o多年了。

    警察把黄仁安的尸体还有从墙里挖掘出来的尸体,都抬出房间,我把昨天的镇邪符贴到了尸体的印堂上,还特意嘱咐他们不要把符弄掉了。

    “尸体你们打算怎么办?”我问程队长。

    程队长抽着烟,喷出一口烟气说道:“按着正常的程序,我们要带回去解剖,查明死因。然后进行侦查工作,尸体放在停尸间等死者的家属认领,如果没有人认领就送到火葬场烧掉。”

    “还要解剖?”我感到事情有些棘手了。

    程队长点点头:“当然了。”

    “我劝你直接把尸体烧掉,要不然可能会有变故,死者的怨气很大,一张符可压不住,我可没那道行。”我说道。

    程队长一皱眉,他自然知道这里面的诡异成分:“这我得请示上级。”

    我一阵无语说道:“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至于你们怎么办是你们的事。”

    程夏梦在一旁有些着急,小声地说道:“二叔,你忘了我昨天说的了,这东西可厉害呢。”

    我这才知道,这程队长原来和程夏梦有这层关系。

    程队长听了程夏梦说的,感到很为难,但最后还是说道:“先把尸体运回去,我这就回局里请示。”

    两具尸体被装上车运走,我和胖子也没事了,但是警戒线依旧没有撤。

    下午的时候,我和胖子在宿舍里休息。这时天上下起了暴雨,根本就看不起外面的景物,天空上乌云密布,如同黑夜一样而闪电则打个不停。我们的房间里,光线一闪一闪的。我躺在床上还在想那具尸体的事情,看了眼外面,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胖子站在窗户前,指着天上说:“是不是哪个修真者要渡劫了,我擦,这雷也太大了。”

    我一笑说:“你小说看多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胖子的电话突然响了。我们两个都被吓了一条。

    “喂。”胖子脸色郑重地问。

    “是程大美女啊,你等等。”胖子马上笑逐颜开地把电话给我听。我没有手机,所以程夏梦临走的时候,留得是胖子的电话。

    “你好,程警官。”我说道。

    程夏梦那边显然有些着急,她急促的说道:“张一鸣,不好了。今天局长同意我们把尸体烧掉,···火葬场的路上,···意外···尸体···我去接你···”

    不知道怎么回事,通话的质量很差,我根本就听不清她说了什么,只听到她说尸体,意外和来接我。

    挂了电话,我呆呆的看着外面漆黑的乌云,磅礴的大雨和震人心魄的闪电,终于意识到——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