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9章 逃命
    我拼命的朝宿舍跑去,路上的同学见到我都莫名其妙,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狼狈的飞奔。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

    “哐当!”

    宿舍的门被我野蛮的推开,假娘们和高山都不在。

    我赶紧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背包,那里放着九爷为我准备的那些驱鬼的东西,我背着包又朝荒废的教学楼跑去。

    胖子和程夏梦还守在原地,见我回来,都松了口气。

    “我已经通知市局了,他们马上就到。”程夏梦说道。

    我点点头,墙里面一定有尸体,警察出面是必须的,所以我理解她。

    胖子帮我把包打开,我把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朱砂、毛笔、白酒、五帝钱···

    “乾坤借法,五行挪移,天师镇邪,急急如律令!”

    我画了两张天师镇邪符,一个窗口贴了一张,然后又在前面散了一圈朱砂,圈里按着五行方位,摆放了五帝铜钱。

    在等警察的时候,我问程夏梦:“你刚才怎么出现在这里?”

    程夏梦甩了一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起初是怀疑你和这个案子有关系,所以我换了便服跟踪你,没想到遇见了这种事。”

    。。

    一个会儿的功夫,十几辆警车开到我们这里。三十个多个警察把这里团团围住,一个五十多岁穿着警服的男人,径直走到我们跟前,身后还跟着一个四十多岁满脸胡茬的男人。

    “局长您好。”程夏梦敬了个礼,然后开始为我们相互介绍。

    原来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就是市局的副局长张朝龙,和我是本家。后面跟着的是重案组的组长,程雷。程夏梦把今天我们的经历,毫无遗漏的报告给了这个张局长和程雷。

    两个人听了程夏梦的报告,然后都不约而同的朝窗户里看去。张局长看到里面的景象,显然被吓了一跳,差点没坐到地上。程雷还好些,但他看到屋子里密密麻麻的头,脸色很不好。

    张局长久久没有说话,一个劲的喘气。程雷掏出根烟来,点上大口的吸着。现场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

    我自然知道张局长和程队长的顾虑,毕竟这是和灵异有关的案子比较敏感特殊。

    这时,学校的校长、老师和同学们还有保安什么的都来了,但都被警察阻拦在了警戒线外,根本看不到这里的案现场。

    警察自有对付他们的法子,我不用担心。

    最后还是张局长拍板,要查这件事。但我反对了他们现在动手调查的行为。

    我说道:“现在马上就要天黑,鬼物在晚上的力量会更加强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还是明天早上再行动吧。”

    张局长和程雷队长看看我,最后还是同意了我的建议。让警察把守这里,任何人不能靠近。张局长问我还需要什么东西,我想了一下,自己的道行毕竟还浅,镇邪符只有防守的作用。五帝钱还有朱砂能不能镇住墙里的鬼,还是未知。

    “我需要大功率的照明设备,还有紫外线灯和红外线灯。”想到这里,我提出了要求。

    还好,这些东西学校里都有,所以很快就弄到了。

    其实这些东西是我之前就想好的,我要尝试用现代科技,看看能不能达到驱鬼的目的。这些天我自己也一直在想,鬼为什么怕阳光?太阳光里主要的成分是可见光、红外线和紫外线,普通的照明设备就具备了可见光,再加上红外线灯和紫外线灯,基本能模拟太阳光。

    三盏强光灯,还有两个红外线灯和两个紫外线灯,我把它们穿插摆放都对着窗户里。

    电源接通,这里瞬间就被照的宛如白昼。

    我趴着窗口看向里面看,此时的屋子里一览无遗,只见那些头遇到强光后,如潮水般开始慢慢的后退,但推到一半的时候,就再也不动了。

    “看来灯光还不能全完取代太阳光。”我站起来嘀咕了一句,毕竟这个方法是自己想出来的,现在没有完全起到作用,我也有一种挫败感。

    折腾了一天,我和胖子都十分的累。九点多的时候,我们被程夏梦送到了学校对面的宾馆休息。

    老伴见到我和胖子还有程夏梦,露出了一丝龌龊的笑意,但当程夏梦亮出警官证的时候,马上就蒙了。

    我和胖子一间房,程夏梦在隔壁自己一间。

    胖子一看到大床,就躺了上去,哼哼唧唧的抱怨。而我洗完澡出来,看着自己胳膊的伤,现在还是红肿但却感到一股阴气附在里面。

    “铛铛铛”

    这时有人敲门。

    我打开门,看到是程夏梦,她带来了盒饭还有胖子的衣服,胖子一听有吃的,马上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胖子闷头吃饭,我说:“胖子,你就知道吃,帮我弄药。”

    没想到这货话都没说,指指程夏梦,然后接着开吃。

    程夏梦一笑,说:“让他吃吧,我帮你。要我怎么做。”

    “把荔枝叶捣碎,和糯米搅拌在一起,然后敷在我胳膊上就行了。谢谢你。”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为什么要用荔枝叶和糯米?”程夏梦一边帮我捣烂荔枝叶,一边好奇地问。

    我说道:“荔枝叶是辟邪用的,具有阳性。糯米能吸收阴气,解毒之用。也可以来治疗僵尸咬伤。”

    “僵尸?是不是那种穿着满清官服,一蹦一蹦的。”她停下来,学着香港电影里的僵尸的样子说。

    在敷药的时候,程夏梦一丝不苟。但我能感到她手指的触感,弄得我浑身痒痒的,有些尴尬。

    “呦,不好意了。”胖子这时终于吃完,满嘴油光的说。

    我被他一说更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又不知该说话什么。

    程夏梦抬头看看我,一笑说:“没想到你连鬼都不怕,却害羞。”

    “我,我哪害羞了,就是有些饿而已。”我狡辩道。但也能到自己现在的表情,肯定十分的尴尬。

    程夏梦给我敷完药就离开了,我吃了几口饭后也感到困意,胖子此时早已经喊声震天了。

    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那些黑色的头缠住,最后被拽入了墙里,我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在那里等着我,那好像是个女人,她的头很长很长···

    “啊!”

    我突然醒了过来,现自己坐在床上,此时天已经亮了。

    当我们再次到了现场的时候,看到一台挖掘机停在那里。这也是我们昨天定的方案,用挖掘机在窗户处开挖,这样就不用走那昏暗的走廊了,也是为了防止万一的措施。

    还好昨天晚上没有生什么意外,我把朱砂和符咒什么的,都收了起来。

    一声令下,挖掘机开始工作,伴随着拆除的轰鸣声,我们都紧张的在外面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