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7章 意外
    火鬼的身体不断的挣扎,天罡符所散出来的光越来越弱。㈧㈠   中Δ┡文网Ww W.8⒈Zw.COM我拿过胖子手里的匕,就冲了上去。火鬼见我上来,更加疯狂。

    瞬间,阴火再次爆燃。

    就在我马上要把匕插入鬼脉的时候,天罡符突然失效。一股阴火在我手臂上燃烧起来。

    “小心。”胖子和女警异口同声的喊道。

    我赶紧后退,手臂上马上就感到一片寒意,但是皮肤开始烧了起来。那感觉就像把手插入到冰川里,但随后还有一股灼热感。我一把抢过女警手里的天罡符,按在我的手臂上。

    天罡符虽然不能彻底消灭火鬼,但是对抗阴火还是不成问题的。

    一道金光,“铮”手臂上传来一股震动,阴火随即熄灭。但是我的手臂也受伤了,皮肤红肿,火辣辣的。

    “没事吧,鸣子。”胖子紧张的问。

    女警见我的手臂受伤,也很关心但却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我们听到一身凄惨的叫声。

    黄仁安此时已经自燃了,他双手带着手铐,但是瞬间就被阴火融化。他疯狂的挣扎,朝着我们扑来。胖子有护身符,自然不怕。

    他一脚就把黄仁安蹬开,把我和女警挡在身后。

    黄仁安疯了一般,在屋里横冲直撞,像无头苍蝇。而我们躲着黄仁安还要承受着火鬼的攻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黄仁安的叫声渐渐低了很多,挣扎的幅度也慢慢小了。我们都知道,他死定了。我捂着受伤的胳膊,此时虚弱的很。现在,我们需要的是马上离开这里,我的天罡符毕竟威力不足,不能彻底消灭火鬼。

    现在的黄仁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阴火还在不断的燃烧,屋子里的味道跟是让人难以忍受。女警几欲作呕,但最后还是憋住了。

    我的胃里也翻江倒海,难受的很。

    “你们都的死。”一道阴森的声音从我们头顶传出来。

    火鬼趴在天棚上,如同一只巨大的绿色壁虎,看着我们说道。

    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我口袋里还有一张天罡符,胖子有护身符还有桃木匕,但是他在天棚上我们根本就够不着。

    拖时间,对于我们更不利,到了晚上他的力量会更强大。

    “我来挡着,你们快跑。”我拿出最后一张天罡符,对着胖子和女警说。

    胖子一瞪眼:“放屁,要走一块走。”

    我们三个人靠着墙壁,胖子和我保护住女警。火鬼趴在天棚上,用阴火不断地朝我们烧来。我们周围的地面和墙壁,都被阴火烧的黑。

    “你赶紧跑,我们掩护。”我回头对女警说。

    女警此时脸色煞白,她看看我和胖子,最后摇了摇头:“我是警察,不能扔下你们。”

    “哈哈,这倒好!没想到我们兄弟还有美女陪葬。”胖子满脸大汗的苦中作乐,又问道:“对了,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要死也要死明白。”

    “我,我叫程夏梦,刚到市局不到半年。”女警说道。

    我紧张地观察四周的环境,希望能找到突围的方法。这时,我看到这房间算不是真正的地下室,有一个不大的窗户,由于时间久远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阳光根本就照不进来。而且,窗户的位置很高,需要借助梯子才能爬到窗户上。

    但是,现在的情况下,火鬼根本就不会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突然!

    我现在刚才钉住火鬼的墙壁位置上,破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由于有一定的距离,还有被阴火烧毁的关系,我没看清那墙里是什么东西。

    但却现洞里慢慢流出一缕黑色的东西,那东西如同有生命一样,慢慢的顺着墙壁向上流动,就好像爬山虎一样。

    “那···”胖子和程夏梦也现了这个情况。

    火鬼没有现,他依旧不断的用阴火攻击我们,而我们一边抵挡一边观察。看来那个东西是朝着火鬼去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现在好像对我们有好处。

    只见,那缕黑色的东西已经游走到了火鬼的脚边,一下子就缠住了他的脚。

    火鬼自然已经现,他嗷的一声大叫,然后一股阴火就烧向那黑色的神秘东西。阴火与那东西一碰到一起,就燃烧了起来。

    “滋滋······”

    房间里出令人恐惧的声音,那是阴火烧那黑色东西时出的。

    阴火虽然厉害,但是那黑色的东西似乎不太在乎,而且墙里又爬出更多的黑色物质,涌向火鬼。

    火鬼现在根本就没有功夫对付我们了,但门口依旧不能通过。

    此时,房间那边的整个墙壁上,都爬满了那黑色的东西,它们不断的涌向火鬼。此时他已经被那黑色的东西缠住了。他就好像被落入蜘蛛网的虫子一样,被蜘蛛用蛛丝缠住。

    我们都被眼前生的一切震惊到了,那黑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不由自主的朝前走了几步。

    等我看清时那东西的时候,感到一股凉意从自己的脚底瞬间就冲到了头顶。

    “那,那是···”程夏梦恐惧的都没法有把话说完。

    胖子磕磕巴巴的说:“我,我,我擦,这这这是······头!”我甚至听到了他牙齿打颤的声音。

    此时,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下意识的看了一看胖子的护身符。

    啊。

    我看到胖子脖子下的护身符袋子里,流出了红色,那是朱砂融化的迹象。一定是胖子流汗太多,汗水侵透了布袋。

    九爷告诉过我,这护身符最怕见水,所以我洗澡的时候总是拿下来。这几天本打算把布袋换成塑料的,起码防水效果好一点。没想到最近这么多事情,把这件事忘了一干二净。

    此时,那些头把火鬼包裹的密密麻麻严严实实,从天棚上把他拽了下来,阴火偶尔从缝隙里窜出,但却十分的微弱。

    那些黑色的头拽着火鬼,好像要把他拽进墙里。火鬼不断的嚎叫和挣脱,但根本没有效果。

    我们看到最后黑色的长和火鬼,慢慢地渗入到墙里,最后消失。火鬼的嚎叫声从墙里传出来,如同在深渊里出一样。

    墙壁的表面不断的翻涌,如同湖面的波涛,我们能看到火鬼好像要挣脱出来,但总是被一种力量又拽了回去。一会儿的功夫,火鬼的嚎叫声突然消失了,墙壁也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