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5章 原来是他
    我现泳池里有个人已经被阴火包围了。㈧Ω『 ┡ ㈠中文  网Ww W.』8⒈Zw.COM虽然是在水里,但阴火依旧燃烧着,从而形成了一副独特的画面。水里的人都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出泳池。

    被烧的人不断地挣扎,绿色的火焰伴随着翻腾的水花,竟有一种诡异的绚丽。恐怖凄惨的哀号声,震耳欲聋地围绕在游泳馆里,岸上站满了围观的同学,但没一个敢下去救人。

    我大喊:“胖子,快救他。”我不会游泳,所以只能让胖子代劳。

    胖子当然知道阴火的典故,所以他不怕。甩开膀子就朝出事的地点游了过去。胖子虽然胖,但是游起来的度却不慢。

    但当胖子游到他身边的时候,现根本就靠不到他的身前。因为此刻那人已经完全失控了,不断的挣扎抗拒。胖子被他一肘击中鼻子,顿时就流血了。

    “别动,我是来救你的。”胖子大喊。

    但一个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早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岸上围观的同学惊恐的喊叫,伴随着泳池里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听起来就如同在地狱里百鬼哭号。

    胖子和他拉扯了几十秒钟后,泳池里渐渐归于平静。那人浑身焦黑地慢慢沉入水底,可是阴火依旧没有熄灭,还在水底燃烧着。胖子此刻就像奋不顾身的英雄,把满是阴火的尸体从水池里推了出来。

    我赶紧伸手帮忙。

    啊!

    大家又是一阵惊恐。

    胖子推出水面的,已经不能用尸体来形容了,那只能称之为一副骨架而已。当然,我也被吓了一跳。阴火依旧没有熄灭,我仗着胆子把着火的骨架拖到窗户底下,被太阳光一照阴火马上就灭了。

    现在已经有四五名女同学被吓得晕倒了,男同学赶紧进行急救。我看到王小雅反而没事,只是脸色煞白。

    老师和保卫处的人,浩浩荡荡的闯进来,看到此情此景也被震惊到了。有两个老师见到那已经被烧得骨架,也晕了过去。

    ···

    警察们在半个小时后,就赶到了这里。

    “为什么两次出事,你都在场?”

    给我做笔录的还是那个女警,手里拿着笔录本,好奇又怀疑地问我。

    “倒霉。”我回答。

    既然她不相信阴火的说法,我跟她说我来这里的目的,估计也不会相信。

    她手里举着笔,抵住精巧的下巴,对我敷衍的说辞显然不相信,但没有证据也无可奈何。女警娥眉微皱,盯着我的眼睛说:“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相信?我会盯着你的。”

    不可否认,她的眼睛很漂亮,清澈中有着锐利的眼神。

    我做出无辜的表情,说:“这里同时出现在两个案现场的人,又不只我一个。为什么偏偏怀疑我?”

    她看着我说:”因为只有你说过那是阴火,自然嫌疑就会更大。”

    我撇撇嘴:“随你怎么想。不过,你有没有现。两个月前爆炸意外死了一个大三的秋天,昨天球场上被阴火烧死的也是大三的刘涛,现在又死了一个大三的张东。这难道是巧合?”

    女警显然被我问愣了,我又说:“我劝你还是好好调查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更靠谱些。”

    “这个我们自然会调查,但你依旧有嫌疑。”女警打量了我一番说。

    还好,录完笔录后她没有再为难我,而胖子再一次被警察推出了游泳馆。

    我和他终于找到了汪大海,他显然已经被吓的有些傻了,也没问我们为什么要录像资料就给了我们。

    我和胖子来到网吧,开始查看昨天的比赛录像。

    在比赛进行到下半场的时候,我从录像画面上,终于看到了在大三观众席最后一排最左边坐着的人。

    蓝色体恤,带着眼睛,小平头,样子很平常,虽然不知道叫什么,但肯定是大三的同学,因为有些面熟。

    “看!”胖子把画面暂停。

    我看到那个人手里拿着一把折叠的黑色雨伞。确实有些奇怪,昨天分明没有小雨,为什么他要带着雨伞?接下来,画面转到比赛场上。我们又看了几分钟,画面又一次掠过他的位置。

    我看到黑色的雨伞已经打开,他撑着伞面无表情地看着比赛。

    “在室内打伞,确实很诡异。”胖子说道。

    “当然。”我接着说道:“因为那伞里有东西,鬼物如果隐藏的话,伞确实是个好东西。我师傅说过,在屋里很容易招鬼。”

    在大学里找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食堂。

    中午,我和胖子没有吃饭,而是在各个食堂转悠。

    但我们找遍了大学的五个食堂,依旧没有现他的踪影。

    “他是不是已经离开学校了。”胖子有些气馁。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到大三寝室搜。”

    我和胖子走出食堂,就直奔大三寝室。

    “看。”胖子一指。

    我看到一个穿着蓝色T恤的背影,那人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折叠伞,朝学校的西北方走去。

    看背影,显然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尤其是他手里拿着的那把雨伞。

    我和胖子悄悄地跟在他的身后,一直来到西校区的北角,这里原先是一座三层高的老教学楼,还是解放前盖的,但是年久失修早就荒废了,本来打算明年拆除。现在这里堆放的都是一些报废的器械,座椅还有破烂。

    那人轻车熟路,绕道楼后。我们现后面有个黑色的小铁门,虽然已经上锁,但是他却从兜里掏出了要是,把门打开。

    我们悄悄地跟在他后面,原来这地方是地下室的一个入口。

    一个坡陡的楼梯,一直向下。里面看起来很昏暗,我和胖子蹑手蹑脚的跟着他后面,始终保持着二十几米的距离。

    走廊一侧有几个很小的窗户,但上面布满了灰尘,所以阳光很微弱。空气中有股潮气,温度有些闷热,我依稀看着他径直走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随后灯光亮了。

    当我们轻轻蹭到门口往里窥探的时候,看到他站在屋子终于,黑伞已经被打开被他放在地上。

    “出来吧。”那人突然说道。

    我看到黑伞里忽然冒出一股绿色的阴火,那火焰仿佛是具有生命一般,竖立在空地上慢慢凝结成一个人的轮廓。

    接下来的画面跟令我和胖子震惊。

    阴火竟然慢慢变成了一具被烧黑的尸体,只是那尸体是站着的,而且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