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2章 女警官
    正在一帮人束手无策的时候。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我大喊一声:“闪开。”然后就扑向那个学长,其实此刻我心里也有些害怕,万一这阴火不像九爷说的,只烧特定的目标,那我可就惨了。但万幸的是,当我扑到他身上的时候,感到阴火没有丝毫的温度,反而有些凉意。这下,我终于放心,于是一直把他拖向太阳光照着的地方。

    那些老师和同学看到我这样的举动,都大喊:“快闪开,太危险了。”但现火并没有烧到我的时候,全都傻眼了。一个个站在原地,不敢相信他们所看到的一切。

    果不其然,当阴火遇到阳光的时候,火势就马上小了很多,很快就随之熄灭。在场的人都看到了这神奇的画面,但是现在没人关心这个,都急着查看我和学长的伤势。

    那后卫学长此时已经被烧的全身漆黑,但他身上的运动服却完好无损。我也基本没有受什么伤,连头都没少一根。

    胖子来到我身边,说:“我擦,你该不会已经练成金刚不坏之躯了吧。”

    此时一个老师喊了几声:“刘涛,刘涛!”

    那叫刘涛的学长已经没有了呼吸,身体漆黑僵硬的躺在阳光下,面部五官狰狞,更加的显得恐怖。我看着这画面,感到有些熟悉,两个月前的事情又一次在我脑海里浮现。

    我马上意识到,二者之间会不会有些什么联系。

    但随后我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那次是典型的意外事件,和这次有目的的阴火烧人是不同的。但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出现阴火?难道这体育馆里有鬼?

    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没有柳叶和阴阳水配合,我无法开阴阳眼。自然也就不会看见鬼在那里,但自己还是本能的环视了球馆的四周。

    我没有现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体育馆是新建的才几年时间,而且也没听说这里生过什么凶案和死过人。

    这时体育馆的大门口围了很多人,有些胆子大的同学又都走进了球场。

    王小雅来到我身边,关切的问:“你没受伤吧?”

    穆峰在她后面,冷眼的看着我,好像有些吃醋了。

    我笑笑,打趣道:“没事,农村人皮糙肉厚的,不怕烧。”我心里想,弄些柳树叶和阴阳水,晚上来看看体育馆到底有没有鬼的存在。

    但当我们刚想离开的时候,被教导主任叫住:“都不要走,等警察来了要做笔录。”

    于是,在体育场逗留的那些学生和老师都留了下来,被安排在观众席等着警察。

    王小雅和穆峰也没走,因为他们当时的距离也比较近,算是目击者之一。

    我和胖子两个坐着,他问我:“为什么你不拍烧。”于是,我就把阴火的传说告诉了他。

    没想到,王小雅这时又一次来到我身边。

    “什么事?”我问。

    她看看四周,然后神经兮兮地问:“这是不是鬼弄的?”

    看到她一脸警觉又有些害怕的表情,我就想乐:“现在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但这肯定不正常。”我吸取了上次的经验,需要多方观察,不能妄下断言。

    我接着说:“现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为了防护未然,这护身符你戴着。”我又把那护身符从自己脖子上摘了下来,塞到王小雅的手里。

    王小雅经历的那次事情后,知道这个护身符的威力。

    穆峰估计是忍无可忍了,终于向我们走来:“大家聊什么呢?”但对我和胖子,始终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高傲。

    ”没什么,一鸣借给我一个护身符而已。“小雅这时说。

    三胖子看着穆峰,有所指地说:“对,是辟邪用的,专门辟那些魑魅魍魉,妖精鬼怪的。”

    穆峰当然是个聪明人,他怎么不知道胖子话里有话,说道:“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护身符。我也有一个,如果小雅需要我当然会给小雅戴的。”

    他说着,从脖子上还真摘下了一个护身符,接着说道:“这是茅山派张云鹤道长亲自画的,我想要比你的管用。”

    我呵呵一笑,没说什么。我跟九爷学习的时候,介绍过茅山派,那是天师正一道的分支,按宗教辈分排他和我是平辈。

    “小雅,还是戴我的吧,张同学可能更需要。”穆峰这时说道。

    小雅有些为难,看看我。

    “既然穆峰都说他那个比我这个更好,那就戴他的吧。”我很大度的说,毕竟咱和穆峰比起来,算是外人。

    小雅最后很抱歉的又把护身符还给了我,但我没戴,把他给了胖子。

    胖子手里拿着护身符,笑嘻嘻的自言自语:“哎呀,我还是比较相信一鸣这个。”

    “就你话多。”我撇了胖子一眼。

    王小雅看着我和胖子,脸上明显有了尴尬之色,但也不好说什么。

    半个小时以后,警察和消防队来了。

    警察开始勘察现场,消防队检查周围环境,看有没有火灾隐患。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警察们终于开始挨个询问,做笔录。

    一个看着好像二十刚出头的女警来到我身边,要求做笔录。

    “姓名?”她问道。

    “张一鸣。”

    我现这女警还挺漂亮,穿着笔挺的制服,她和王小雅有着不同的气质。王小雅是晶莹剔透,青春,温柔的。而这年轻女警是干练、精明、有一股飒爽英姿的气魄,尤其是一头栗色的短,阴柔中透着坚毅。

    “年级?”

    “大一。”

    “讲一讲你所看见的。”她又说道。

    于是我就把我自己看到的一切,都和这女警说了。

    胖子那边是个男警官做笔录,这货连说带比划上窜下跳的,满嘴泡沫横飞声音还特别大。

    “小点声!”女警官朝胖子那边说道。

    “我看了监控录像,,现你很勇敢很了不起。但,为什么那火没有烧你?而且为什么那火遇到阳光就马上熄灭了?”她睁着一双美丽的眸子,问我。

    而我在想要不要和她说,那是阴火。她见我有些疑虑,马上就变了刚才还算和善的态度,就好像我是犯人一样地问:“你不要有隐瞒,要不然后果很严重。”

    我心里冒出一丝逆反情绪,说道:“那是阴火,寻常的水和灭火器根本就灭不了它。”

    “阴火?”她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