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章 养尸地
    听九爷说什么养尸地,尸变什么的,我是一点都不懂。㈧ 『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大家也不知道九爷说的是什么意思。

    九爷说,三天后你们就会看到了,现在不用急于知道。

    而我的好奇心,却被勾了起来。

    后来我在酒桌上通过老一辈人和九爷的交谈才知道,九爷从小就被天师道观收养,到了7o年代初,因为破‘四旧’被抓到监狱里待了五年。

    出来后,现道观都被烧了,自己无处可去心灰意冷,就来到东北打算隐居。再后来,8o年代时道观恢复,但掌教的是九爷以前的大师兄,九爷和他不对付就没回道观。在这里隐居了三十多年。

    其实也不算隐居,我们都不知道这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村长里闹了几次灵异事件,但都被九爷暗中解决了,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察觉。

    我在酒桌上问九爷:“那这次的事件,您为啥不早动手?”

    “因为这事很复杂,起初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直到我上山后现端倪。而且,这半个多月都不是下手的好日子,我再等个好黄历。”九爷说。

    ···

    三天后,我们大伙在九爷家的门口等他。

    九爷家就住在村子东头,当房门打开的时候,我们都惊呆了。只见九爷穿着黄色的道袍,上面画着“阴阳鱼”,头戴黑色道帽背上背着一把桃木剑,手里拎着一个包袱。

    我感叹道:“这才是妥妥的道士范啊!”

    大家陪着九爷朝我们村后面的馒头山而去,我崇拜地帮着九爷提着包袱,一路上九爷长九爷短的大献殷勤。没办法,谁叫咱就佩服有本事的人。

    这馒头山就在村子东北方向,地势还算平淡,往年的时候山上全是树,但现在由于干旱这里已经有些荒废了。从村子到上山的路程差不都5公里而且没有公路,杂草丛生地势崎岖不平,所以来的人很少。

    当大家一进山口的时候,就现了异常情况。

    山脚下有很多的鸟都死了,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有得还保持着飞行的姿势。九爷拿起一只闻了闻,一皱眉头。

    正直夏日,这山里也十分的燥热,往山上走的时候,大伙现树木越来越枯萎,都以为是干旱造成的。快到山顶的时候,树木基本都枯死了,而且还有几只小动物的尸体,兔子、老鼠、野鸡···有得已经干瘪腐烂,散着一股子臭味。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来到了山顶,其实这山也不算太高。山顶这里是个缓坡,中间有个不大的小土坡。土坡后面是道三丈来高的石头,但形状又像石壁呈环抱装。我现山顶还有一棵树,但早就打蔫了,叶子呈深色。而且,我现山顶这里,土的颜色也有些古怪,这里的土颜色更深,还隐隐有些腥气。

    我一皱眉,对九爷说:“这地方不好。”

    九爷有些意外的看看我,然后笑呵呵第问道:“哪里不好?”

    “味道不好,很腥。而且,土很黑,我看着有些不舒服。”我回答说。

    我父亲赶紧从后面上来:“别瞎说,你知道啥。”

    九爷看看我,然后和我父亲说:“一鸣这孩子说的没错,这里确实不好。”

    听了九爷的夸奖,我得意洋洋,仰着脖子看看周围的环境,希望还现点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九爷这时指着面前的小土坡,突然问道:“这个坟是谁家的?”

    那些大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想到那土坡是个坟。

    我也纳闷,这土坡很平常了,没想到是个坟,我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

    “九哥,这是个坟?”老村长这时问道。

    “对,而且这是个甲子坟,葬在这里能让后人享受六十年的大运。”九爷看看大家,然后接着说道:“从风水学上来说这是个好地方。藏风纳气,左右环抱。但是青龙位,龙脉后续无力,龙气不足。白虎位蓄势待,绵延悠长,白虎最终站了上方。所以,大运并不长久。”

    我根本就听不懂九爷讲的是什么意思,什么青龙什么白虎的。看看这里,妈蛋连个野鸡都没有,哪有什么龙啊虎的。

    九爷接着说道:“正所谓,坟头凹下知家败,坟脚崩溃子孙悲。这坟头已经凹下了很多,坟脚早就消失无踪,这坟的后人,必定困难无助。墓在悬崖水井边,子孙不顺败银钱,后人必定世世代代贫困一生。而且,这里的厄运开始影响了村子的风水。”

    这时有人说道:“九爷,您说得跟二赖子家里的情况差不都啊。”只见大家都不住的点头赞同。

    这个二赖子我也认识,听说他家祖上在晚清的时候挺有钱的,民国时是我们这的大地主。祖上还出过翰林,当了京官呢。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就一辈不如一辈,到了他这代就成了游手好闲的无赖,敲寡妇门刨绝户坟,骂哑巴揍瞎子。家里穷得连耗子都不去。三十多岁还打着光棍呢。”

    九爷点点头,说道:“这就是定数,而且糟糕的还在后面。六十年大运一过,这就变成了阴地,也就是所谓的养尸地,村子的异象就是由这坟地所起,必须马上移棺迁坟。”

    “刨坟!”九爷一声令下。

    二十几个人,分成两拨轮流刨坟,我也是其中一个。

    半个小时后,我刨出块石碑来,上面写着:清宣统三年,翰林院王风之墓。二赖子本家就姓王,看来这坟还真是他家的。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坟终于刨开了,我闻道一股臭气喷薄而出,坟里潮气很大,泥土里好像混着什么黑色的粘稠液体,很恶心。

    里面躺着一口黑漆棺材,虽然经过百年风雨,但是却**的并不严重。

    但这棺材出奇的沉,十几个大老爷们怎么抬,都抬不起来。大家伙这时都知道这棺材有些不同寻常,一个个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我也吓得腿肚子攥筋,膀胱差点没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