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恶魔挂传奇 > 第十三章 六兄弟齐聚

第十三章 六兄弟齐聚

 
    封苟被顾以荷的爱慕给深深的伤害到了。

    悲哀啊。

    先是拼尽全力打败四个小混混获得的4点声望值被这小娘皮的一个感激给败掉了,随后,费心费力打劫来的一万块钱,也落入了这小娘皮的腰包,现在又是一样,冒着生命危险吸引了四个小混混的仇恨而获得的4点声望值,又被这小娘皮的一个爱慕给败掉了。

    “八字不合,绝逼是八字不合。”

    于是。

    当听到顾以荷喊道:“你在哪个学院?”的时候,封苟权当是没听见了,撒腿就跑,转眼间就把顾以荷给甩了,唔,不对,是甩开了。

    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累了一天的封苟,只想赶紧回到宿舍,爬床上去睡他个天昏地暗。

    殊不知。

    此时此刻,415宿舍正沉浸在最深沉的哀伤之中。

    朝北的窗台上,一块木板斜靠着窗户立在那里,上书四个大字“封苟灵位”!

    木板前。

    武良烨哭得跟个泪人一般,歪着身子坐在床边,耷拉着腿,手中握着一瓶子白酒,自己喝一口,就往地上倒一口:“老大,吃好,喝好,走好!”

    史翟楠则抱着自己的本本,噼里啪啦的敲着,口中喃喃自语:“唔,白马一匹,回头朝西,把火一点,去他娘了隔壁,唔,不对,是驾鹤西去,咦,不是应该驾马西去么?擦,祭文好难写啊!”

    许半月却正一边儿抹着眼泪,一边儿翻箱倒柜,将封苟的物品,一件件的取出来,衣服在身上比量一下,发现太小,叠好,物品码好,杂物装包,看样子是在给封苟整理遗物。

    一张纸,突然燃起,刺鼻的气味,瞬间弥漫在整个415宿舍内。

    只见唐山少手握一根木棍,上挑一张燃烧着的黄纸,口中念念有词:“魂归来兮,魂归来兮……”

    “疯了,全都疯了!”

    瞅瞅这个,再瞅瞅那个,吕帅很是忧伤的挠了挠胯下,蛋疼的紧呢。

    确实是快要疯了。

    自责、内疚、悲伤,让众人几近疯掉。

    已经相处两个多星期了,早就有了深厚的感情。

    更何况,封苟是为了救武良烨而死的,而武良烨却是为了抢救史翟楠的手机遇险的,而史翟楠的手机,却是因为许半月的抽筋而飞出去的。

    自责,每一个人都在自责。

    唐山少自责于自己没能帮得上忙。

    吕帅也是同样。

    “怎么办啊?怎么跟狗哥的父母交代啊。”

    “他老家那边儿听说穷的很,估计,为了供应狗哥上学,他父母借了不少的债。”

    “艹了,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啊!”

    “我说,要不咱哥几个凑一凑,看看能不能凑点钱出来,也算是替狗哥尽尽孝心。”

    “出钱那是肯定的,可是,咱们也不富裕,能凑多少?”

    “唉……”

    悲伤,继续笼罩着415宿舍。

    却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

    “主人,来电话啦,主人,来电话啦……”

    吕帅的手机响了。

    接通。

    对面冷冷的声音响起:“吕帅是吧?把你们415宿舍的那几个人都叫上,赶紧来教务处,快点儿,别让领导等急了!”

    领导?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样子,学校方面已经有了决议了。

    那就走!

    大热天都光着身子的众人,急急的穿上外套,推门便往外冲。

    却不料。

    嘭!

    当先冲出去的吕帅,根本就没料到门口还站着一个人,一头撞了上去,顿时撞了个眼冒金星。

    “卧槽,你傻逼啊,站我们宿舍门口干什么呢!”

    捂着脑袋,吕帅气急败坏的吼叫道。

    吼着吼着,吕帅却发现了异样。

    后面那四个哥们儿,竟然都没出声。

    按理说,自己跟别人撞了,不管谁对谁错,他们四个总该说句话才对的,怎么都不出声呢?

    捂着脑袋,吕帅疑惑的抬起了头,准备瞧一瞧到底是跟谁撞在了一起。

    这一瞅。

    “啊啊啊,鬼,鬼,鬼……”

    这一声凄厉的尖叫,似乎是吹响了交响曲的号角。

    “卧槽,老大,是老大,老大诈尸了!”

    “诈个屁尸啊,老大的尸体早就摔烂了,鬼魂,绝逼是鬼魂。”

    “老六,我操你大爷的,看你干的好事儿,老大真的被你召回来了!”

    “尼玛,许胖子,你丫的挤个毛啊,门都被你堵死了,让开,让开!”

    鸡飞狗跳,鬼哭狼嚎,搞的封苟是一头黑线。

    好在,武良烨帮他解了围。

    或许是酒壮俗人胆,亦或许是对舍身救己的封苟抱有太多的感激,武良烨热血上头,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狠狠的抱住了封苟。

    “老大,老大,我就知道的,我就知道的,你是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不会的,你是老大啊,是我武良烨的老大啊,怎么会呢,呵呵,哈哈,呜呜呜……”

    又哭又笑。

    又蹦又跳。

    在武良烨的感染下,其余几人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乌泱泱的冲上来,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抱着封苟嚷嚷个没完。

    也亏得刚好是中午头,又是军训完后的三天假期,宿舍楼内的学生不是去食堂吃饭了就是出去玩儿或者干脆是回家了,人比较少,否则,还指不定引起多少人的围观呢。

    老大没死。

    六兄弟重逢。

    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情了。

    当下,几个人拥簇着封苟返回宿舍,你一口我一句的询问着。

    恶魔挂的事情肯定是不能说的,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于是,封苟只能一推三不知的回了句:“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总之,我醒过来之后,就趴在地上了,衣服都刮烂了,好在出山之后恰好遇到一个老乡,帮我买了一套新衣服,又叫了个车,这才回来。”

    这解释虽然漏洞百出,好在,众人都沉浸在封苟大难不死的喜悦当中,没有察觉出来,倒也让封苟蒙混过关了。

    不过,话说回来,相比之下,这个解释比封苟说出真相反而更让人信服,这要是真说撒旦、恶魔挂之类的,估计就会被众人以为是落地的时候摔的脑残了。

    蒙混过去了。

    大欢喜的结局。

    笼罩在415宿舍内的悲伤气氛瞬间一扫而空,武良烨直接开了一大桶白酒,咕嘟咕嘟便给众人倒满了茶缸,一人一缸,谁也不许养鱼,必须一干而尽,史翟楠本本一点,劲爆的音乐响了起来,许半月踏歌而舞,一身肥肉直颤,唐山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情节,灵感爆发,满面潮红的在那自言自语,吕帅的老二也不疼了,随着节奏,左右摇摆。

    什么都不管了。

    尽情跳吧。

    尽情闹吧。

    尽情豪饮吧。

    尽情欢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