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恶魔挂传奇 > 第十章 赔偿
    “算了,人死鸟朝天,先把今天过完再说吧!”

    想了半天没想出什么好对策,封苟只好先静下心神来处理眼前的事情。

    四个小混混在地上哼唧。

    顾以荷捂着个脸,坐在那里抽噎。

    走上前去。

    封苟蹲下身子,蹲在顾以荷身前:“我说,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跑这荒山野岭干什么?这不是找事儿么?”

    不怪封苟多管闲事,实在是他心里也是困惑的很呢,这荒山野岭的,也没个人陪,顾以荷跑这里来做什么呢?

    却不料。

    “呜呜呜……”

    封苟的话刚刚问完,顾以荷就直接来了个嚎啕大哭,哭的那叫一个伤心,直接把封苟给哭懵了。

    “咋了,卧槽,你到底是咋了,别光哭啊!”

    好说歹说,总算是让顾以荷停下了哭泣,之后,在顾以荷的抽噎声中,封苟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话说,跟封苟同出自齐山高中的顾以荷,也是从山区出来的穷人家的孩子,好不容易考上了个大学,家里是东借西凑,这才帮她把第一学期的学费给凑齐了。

    开学了。

    学费交上去了。

    却没成想,一个噩耗,让顾以荷慌了心神。

    弟弟突然得了重病,需要做手术,而手术费,至少也得一万块钱。

    一万啊!

    这让刚刚从应试教育的体制中走出、刚刚进入大学、还没有接触社会的顾以荷去哪里搞啊!

    家教?

    打零工?

    得了吧!

    开学就是两个星期的、占3点学分的必修课—军训,顾以荷根本就抽不出时间来打零工。

    家里是一遍又一遍的打电话,身为农民的老爹老娘,实在是想不到办法了,毕竟,当初为了给顾以荷凑齐学费,老爹老娘已经舍下老脸来借了个遍了,这时候,就算是想借钱都没地方借了,眼瞅着儿子的病越来越重了,没办法,只能把担子甩给了顾以荷。

    怎么办?

    顾以荷也是六神无主。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校园贷的小广告,引起了顾以荷的注意。

    这个校园贷是线下贷款,对于没有任何网络交易信用度的顾以荷来说,无疑是救命的稻草。

    弟弟等着钱救命,自己又无能为力,被逼上梁山的顾以荷,别说校园贷了,就算真的是高利贷,也没法拒绝,只能拨打了电话,打算借上一万块钱应急。

    电话接通了。

    地点约好了。

    军训一结束,顾以荷就乘坐公交车、再打个摩托车,来到了这里,见到了纹身男和他的三个小弟。

    没成想。

    这纹身男开口就说,大学生没有经济能力,借贷的话很难保证还款能力,需要拍照片做抵押,至于什么照片,难以启齿啊!

    这样的要求,顾以荷怎么可能答应呢。

    不说别的,身为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大学生,真要是想卖身求财的话,包养的人多了去了、能赚到的钱也多了去了,用得着跟这群小混混贷款么?

    于是,顾以荷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于是,纹身男带着三个小弟,撒腿就追。

    于是,就有了前面封苟遇到的那一幕。

    “事情就是这样子的,呜呜呜,早知道他们是这种人,我就不跟他们借钱了。”

    想起自己的遭遇,再想到家里的弟弟正在承受着病痛的折磨,顾以荷悲从心来,又抽噎起来。

    她这一哭,封苟的脑门更是大了一圈。

    “妈的,豁出去了!”

    反正就剩下一天的寿命了,封苟的疯病一犯,也不在乎了,蹭蹭蹭冲上去,对着纹身男和他的三个小弟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在混混拳的加持下,那攻击,全是朝着要害去的,什么肋下啦、胯下啦、眼睛鼻子啦,怎么疼怎么来。

    于是。

    “啊啊啊,大哥,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

    “呜呜呜,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求你了,饶了我们吧。”

    “我们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我给您磕头了,求您了,别打了!”

    实在是怕了封苟了。

    鼻子上的伤还在钻心的痛呢,身上又填了新伤,痛的这四个小混混是哀嚎求饶。

    求饶?

    好办!

    发泄完了心中的怒火之后,封苟蹲下身来,直勾勾的瞅着纹身男,冷冷的说道:“小爷我的鼻子被你们给打破了,怎么办?”

    都是明白人,岂能不明白封苟的意思。

    当下,纹身男一边哀嚎着,一边掏出钱包。

    “大哥,您的医疗费我来出,给,全都给您,多了的就当是我们赔礼道歉了!”

    一叠子红彤彤的钞票,被纹身男塞进了封苟的手中。

    “卧槽!”

    封苟愣住了。

    他也是穷人家的孩子。

    除了开学那会儿拿着的三千多块钱的学费外,他就没有再拿过更多的钱了。

    却没成想。

    就在此刻。

    这纹身男竟然直接拿出了一大叠子的钞票,看那样子,没个五千却也差不多了。

    五千啊!

    别说治疗个鼻子出血了,隆个鼻子貌似也差不多了吧。

    不过。

    不够啊。

    顾以荷可是说了,她弟弟的医疗费,至少也得一万块钱呢。

    那么。

    封苟先是把钱往屁股兜里一塞,而后,板着脸说道:“咱们之间的事儿就算是揭过去了,不过,这小姑娘你们打算怎么办?啧啧,多好看的小姑娘啊,你就这么狠心一耳光打过去?看那脸肿的,搞不好,这小姑娘一辈子都得顶着个大肿脸了,你就不给点表示?”

    表示?

    纹身男脸都绿了。

    “大哥哎,我身上总共就这么多钱啊,这还是昨天夜里收数收来的,实在是没了……”

    啪!

    这纹身男的话还没说完呢,封苟直接一耳光子打了过去。

    “没钱也行,来上一百个耳光,就当是给那小姑娘赎罪了!”

    一百个耳光?

    纹身男一听这话,浑身哆嗦,一翻身从地上爬起来,揪着三个小弟就是一通狂吼:“掏钱,你们他妈的赶紧掏钱,想看着老子死吗?”

    凑钱吧!

    正如当初封苟他们被出租军大衣的黑心商人宰割一般,纹身男和他的三个小弟,也只能在封苟的拳头下,乖乖的凑钱。

    于是。

    你一百我二百的,很快,众人的口袋和钱包就被搜刮了个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