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恶魔挂传奇 > 第六章 仨蛋?撒旦?

第六章 仨蛋?撒旦?

 
    痛心的、扯皮的、惋惜的、推卸责任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甚至还有幸灾乐祸的,因为封苟的意外,学校里上演了一出人生百态、世态炎凉。

    可是,没人会想到,封苟,并没有死。

    此时此刻,封苟正一脸懵逼的行走在灌木丛中,思绪,乱成了一团。

    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

    封苟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肉体在回归大地母亲怀抱的那一刹那,摔成了一坨肉酱,对,就是一坨。

    而后,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一个自称是撒旦的家伙,出现了。

    按照撒旦老爷的话说,某人在临死前高喊撒旦老爷名号的行为,深深的感动了他,于是,撒旦老爷现身了。

    撒旦?

    仨蛋?

    封苟当场就懵逼了。

    撒旦老爷却不会去管封苟是不是在懵逼,果断的出手了。

    这一出手,鬼泣神惊啊!

    只见黑芒一闪,那坨肉酱重新聚合成了身体,完好无损呢。

    再见黑芒又是一闪,封苟发现自己的灵魂嗖的一下子又回到了肉体里。

    复活了!

    原地满血复活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封苟已经是懵逼的不行了。

    可是,没有最懵逼,只有更懵逼。

    撒旦老爷似乎对于眼前的这个弱鸡一般的家伙很不满意,手一挥,对这家伙进行了一番改造。

    于是。

    封苟发现,自己被开挂了,一个诡异的系统,出现在自己的体内,恩,撒旦老爷说过,这系统,就叫恶魔挂!

    于是。

    在撒旦老爷扬长而去之后,封苟捡起地上那几件满是血污的衣服,开始了懵逼的前行。

    深山老林啊!

    正是夏天,正是各种杂草灌木疯长的时节,可怜的封苟,深一脚浅一脚、艰难的前进着。

    穿着军大衣太热,就跟蒸笼一样,那汗水,呲呲的往外喷。

    可是,不穿不行。

    到处都是荆棘杂草,这要是穿着短袖往外走,估计等走出去之后,身上也没几寸好地方了。

    所以,满头大汗的往前走吧。

    一小时。

    两小时。

    三小时。

    ……

    日上三竿,眼瞅着就要累休克了,封苟总算是钻出了密林。

    “出来了!”

    “可算是出来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哇哈哈哈!”

    正想着仰天长啸、发泄一下心中的喜悦呢。

    却没成想。

    “咦?那不是顾以荷么?”

    “她怎么会来这里?”

    迎面,一个女生正甩着两条大长腿奔跑着,那一对不算大却也绝不小的兔兔,正伴随着主人的奔跑而上下跳动。

    顾以荷,老同学。

    封苟的思绪不由的回到了高中时代。

    齐山高中有两大偏科王,一个是封苟,这另一个,就是眼前的顾以荷。

    不同的是,封苟对于死记硬背的东西深恶痛绝,而这顾以荷,据说曾经拿到过数学27分的恐怖成绩,厉害的紧呢。

    也因此,虽然两个人没有做过同班同学,却也因为英雄相惜、打过几次交道。

    此刻,在这里能遇到老熟人,封苟那叫一个高兴啊。

    刚才还愁着呢,肚子饿的咕咕叫,嗓子渴的冒烟了,更重要的是,身上已经分文没有了,最后剩下的那准备买仨蛋的三十块钱,也在跌落山崖的时候,随风而去了。

    没钱,连公交车都坐不起,想要徒步走回学校,那可有的走了。

    好在,遇见了老熟人。

    打个招呼先。

    刚准备走上前去打招呼呢,封苟却发现了异样。

    奔跑中的顾以荷,脸上因为惊慌失措,呈现出一种苍白之色,紧随其后,四个小青年出现在了封苟的视线之中。

    “站住!”

    “哪里跑!”

    “妈的,别让老子抓住你!”

    “艹,看你往哪里跑!”

    骂骂咧咧的,四个小青年追了上来。

    不是学生。

    封苟一眼就看出,这四个染着头发、穿着非主流装、其中一个还纹身的家伙,绝对不是学生,倒像是混混。

    混混?

    封苟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混混可不好惹啊,所谓的人贱命烂,这种人,一旦惹急了,搞不好就会出大事儿,捅刀子杀人也是常有的事儿。

    怎么办?

    就在封苟犹豫不决的时候。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报警啦!”

    被那四个小混混追上的顾以荷,发出了惊慌的尖叫声。

    慌了。

    彻底的慌了。

    其中两个小混混,分别从左右揪住了顾以荷的胳膊,另外两人,一前一后,连拖带推,竟是打算把顾以荷拖进小树林里。

    小树林啊!

    顾以荷要是真的被这四个小混混拖进去,用屁股想也能想到会发生些什么事儿!

    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封苟的疯狗病爆发了。

    “住手!”

    一声暴喝,封苟跳出了树林。

    愣了!

    顾以荷愣住了。

    那四个小混混也愣住了。

    要知道,这四个小混混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就是因为这里罕有人至,方便他们行凶,却没成想,竟然蹦出来一个人。

    不过。

    待看清楚眼前这人,四个小混混乐了。

    “活腻歪了吧,滚!”

    “不想死就少管闲事!”

    “妈的,你是不是没长眼啊!”

    “艹,叫花子也想当英雄?”

    叫花子?

    唔。

    封苟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确实,还真是跟叫花子一样,那件原本沾满血迹的军大衣,沾上草汁和泥土后,脏的没法看,脚上的鞋,也是破破烂烂的,至于头发,虽说封苟看不到,却也能想到肯定是被树枝子刮成了一窝蜂。

    这样的形象,也难怪这四个小混混会误以为是叫花子了。

    不光是这四个小混混,就连跟封苟认识的顾以荷,也是没认出来,短暂的错愕之后,刚刚升起的一丝希望,再度变成绝望。

    一个叫花子而已,怎么可能是这四个小混混的对手。

    顾以荷如此认为。

    四个小混混也是如此认为。

    也因此,骂骂咧咧恐吓了一顿之后,这四个小混混根本就没把封苟当回事儿,继续拖着顾以荷往树林里钻。

    被无视了?

    封苟怒了!

    唔。

    怒归怒,封苟却不会傻不拉几的直接冲上去送死,一挑四,还是四个小混混,不是送死是什么。

    那么。

    好像就只有一个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