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恶魔挂传奇 > 第五章 封苟之死
    意外,却突然出现了。

    背着六个背包爬山、平时又太缺乏锻炼,许半月这一路爬上来,绝对是出汗出多了,于是,在歇下来之后,不可抑制的出现了抽筋儿的现象。

    不是一般的抽筋,就跟得了疯牛病般,手舞足蹈的抽搐。

    若仅仅是抽搐,倒也罢了。

    问题是,正在大杀特杀的史翟楠,很是享受的靠在许半月那肥肥的肚腩之上,许半月这猛地一抽搐,胳膊一挥,好死不死的,直接砸到了史翟楠两手端着的手机上。

    啪!

    手机飞了出去!

    本来,众人为了观赏日出,占的地方就靠近悬崖,这手机一飞,直接向着悬崖边儿飞了出去。

    眼瞅着这手机就要命丧悬崖了。

    “我的!”

    一声暴喝,突然响起。

    已经有过一次抢救手机经验的武良烨,乘着酒兴,两腿一蹬,猛地扑了出去,一个篮球场上的标准扑救动作,手臂一挥,那手机顿时调转了一个方向,飞向了史翟楠。

    砰!

    猝不及防,还处于呆滞状态的史翟楠,直接用脸跟手机来了个亲密接触,那鲜血,顿时从鼻子里喷涌而出,那叫一个鲜艳。

    可是。

    没工夫去抹鼻子上的鲜血了。

    “三哥!”

    一声凄厉的吼叫声,自史翟楠口中爆发而出。

    二逼武良烨,一路上喝酒喝的太多了,绝对是醉了,光想着去给史翟楠抢救手机去了,却忘了,自己这一扑,手机虽然救回来了,自己个儿却飞向了悬崖。

    史翟楠,心神俱裂。

    来不及救了。

    他还坐在地上,许半月躺在地上,吕帅趴在地上,唐山少正坐在那里发呆,一时之间,竟然没人能来得及去拉武良烨一把,竟只能看着武良烨向着山崖飞去。

    却不料。

    嗖!

    一道人影,突然弹了出去,右手猛地一伸,抓住了武良烨的军大衣,而后,猛地一拽,将正向着悬崖飞去的武良烨给拽了回来。

    封苟,出手了。

    唯一一个站着的,而且恰好站在武良烨旁边的封苟,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拉了武良烨一把。

    这一把,救下了武良烨的性命。

    噗通!

    武良烨一个趔趄,仰面跌倒在了石头上。

    可是。

    “老大!”

    “狗哥!”

    “卧槽!”

    “不好!”

    “抓住他,快抓住他!”

    凄厉的吼叫声,再次响起。

    石头,有些滑。

    在拽武良烨的时候,封苟脚下不小心打了一个滑,摔倒了,这一摔,直接向着山崖扑了过去。

    没人能救封苟了。

    所有的人,不是趴着就是躺着,根本就来不及救封苟。

    嗖!

    在众人绝望的注视下,封苟就如同一颗流星般,飞向山崖,而后,在重力加速度的影响下,向着云海,坠了过去,只是瞬间,便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只有那似是不甘、又带着愤怒的吼声响起:“仨蛋!”

    没错,就是仨蛋。

    就在一秒前,封苟正捏着那仅有的三十大元,准备从小贩那里买上三个茶叶蛋,给酒桶武良烨当下酒菜呢,这仨蛋刚想喊出来,却遇上了武良烨遇险,于是,口中喊着仨蛋,手中却毫不含糊,封苟,救下了武良烨,自己却坠下了山崖。

    风,吹过。

    五个人,心底哇凉一片。

    没救了。

    绝对是没救了。

    这不是什么小山坡。

    这是高达1545米的泰山。

    从山巅坠落下去,别说是肉体了,就算是钢筋铁骨,也会被摔的稀巴烂的。

    谁也没料到,好好的一次聚会,好好的一次爬山,竟然因为一个意外,失去了一个兄弟。

    啪!

    史翟楠恨恨的将手机摔在地上,一时间,零件四飞。

    许半月猛地坐起身来,因脱水而抽搐的身体,更是抽抽个没完了。

    唐山少呆呆的坐在那里,一脸惊滞。

    武良烨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吕帅恨恨的挥舞着拳头,在那坚硬的石头上,一拳,一拳,又一拳。

    可是,除了悔恨,还能做些什么呢?

    什么都做不了。

    这样的情况,别说救人了,就算是寻找尸体都很困难。

    “怎么办?”

    “怎么跟狗哥的家里人交代啊?”

    “学校也不知道会不会赔偿。”

    “你傻啊,学校推卸责任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赔偿?”

    “那怎么办啊!别看狗哥平时大大咧咧豪气万丈的,可是,咱都知道,他家里的条件很差,全家都指望着他呢,这可如何是好啊!”

    “操了,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都怪我,都怪我!”

    封苟的意外,让众人彻底乱了分寸,不知该如何是好。

    至于那几秒前还乐呵呵的买茶叶蛋的小贩,一看到有人掉下山崖了,哪还顾得卖茶叶蛋啊,挑着担子撒腿就溜了。

    寒风,依旧不停的呼啸着。

    却没人觉得风寒。

    比起心底里的冷,这风寒,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温暖,却不期而至。

    一抹光亮,自东方出现,先是一道月牙般的光亮,浮出云海,继而,这光亮越长越大,最终,猛地一跃,一轮红日,跃出了云海,照亮了世界。

    没心情去观赏日出。

    也没心情去欣赏白日里泰山的美景。

    五个人,浑浑噩噩、跌跌撞撞的沿着山路跑下,打了个车,返回了学校,而后,奔向教务处,将此事,告知了学校。

    砰!

    正在开会的教务处主任,一怒之下,将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板上。

    “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军训完之后就不该给这群小子放假,就该直接开课才对,这下好了吧,出人命了吧,等着家长来闹吧!”

    旁边的副校长却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老徐,你担心个什么,这小子是爬山摔死的,又不是在咱们学校出的事儿,跟咱们是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的家长要是来闹的话,咱们就报警,怕个啥!”

    坐在对面的动物学院的院长不乐意了:“老田,你这话说的就有些不负责任了,既然孩子来了咱们学校,咱们就有监管照顾的责任,不管是在校外校内出的事情,咱们都是有责任的,不能推卸责任!”

    党委副书记又不干了:“老丁,你是搞学术的,这些东西你不懂,赔偿是小事儿,几万几十万的,咱学校还拿得出,可是,学校的名声怎么办?张书记可正忙活着申请咱们学校评级的事情呢,这时候要是出了事儿,什么都泡汤了,这事儿,绝对不能闹大,压下去,必须压下去,赶紧联系公安局,要是他的家长来闹的话,立马抓起来!”

    砰!

    话不投机半句多,丁院长一怒之下,直接摔杯子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