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恐怖邮差 > 第一百三十九章:老弱病残(求票!)

第一百三十九章:老弱病残(求票!)

    “哒哒哒……”

    碗筷清脆的碰撞声,轻快而富有节奏感。

    已经是深夜的蛋糕房,按说应该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但今天却不同。

    无论是负责销售的前台,还是制作蛋糕的糕点师,一个都没有走。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操作间,这个穿戴着整洁厨裙的男人身上。

    手上那团被柔成圆圆的面团,蓬松有型,即便知道那只是一团面,但还是让人有一种想要抓在手里,好好揉虐一番的冲动。

    轻快的手法,令众人看得眼花缭乱,在这里不乏有科班出身的面点师,甚至他们的师父,就曾经在广东一些顶尖酒店里负责糕点,算得上是业界小有名气的点心高手。

    但纵然是他,此时在这位年轻人的面前,那张从来都是泰然处之的脸上,如今也变得凝重和惊讶。

    因为这个看似不过二十五六的年轻人,无论是在调面上色的手法,还是做法上,都令人耳目一新。

    曾经在广东大名鼎鼎的蒲园楼里,担任过糕点大厨的他,看到赵客的手法,即感到熟悉,又感到新奇。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位大师傅的目光毒辣,能看出来,赵客的手法里,有着广式点心的手法,而且看上去还有点眼熟。

    但即便这样,他还是看的云里雾里。

    其实并不是赵客的手法多高明,而是这位大师傅对甜点的了解还是太少。

    华夏有四大菜系,各种美味佳肴层出不穷,但惟独在甜点这一块,属于弱势。

    往往一些厨艺大赛,华夏的厨师,在前菜和热菜上比分甩开对手,可到了最后甜点上,就输的一塌糊涂。

    原因正是因为,华夏在甜点上,并不是擅长领域,甚至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近几年时间,才开始流行起了西餐,甜点才出现在人们视线中。

    而各地的面包店,更是一家开过一家,层出不穷。

    可如果吃过这些面包店的人,就会发现,不管你去几家,说到底,来来去去也就是那几样东西。

    想要吃到真正的甜点,还需要到那些星级餐厅才行。

    赵客的手法并不复杂,但如果不理解其中的原因,自然看的云里雾里。

    只见赵客把做好的模子放进烤箱,看了眼时间,道:“甜点上的烤制,需要你们用肉眼去看,定时只是一种辅助手段,一旦错过最佳时间,味道就会出现偏差。”

    “那么什么才是最佳的时间?”一名面点师忍不住询问道。

    赵客没回答她,眼睛一直盯着烤箱,看到里面像是蘑菇一样膨胀起来的蛋糕,随着表皮逐渐开始变得金黄,空气中也弥漫出了一缕甜甜的香味,让赵客半眯起了眼睛。

    相比制作的过程,他反而很享受果实在最后时刻绽放的那一瞬间,只见金色表皮开始越发越亮的时候,赵客忽然把烤箱打开,把蛋糕取出来。

    “叮!”

    也就在同一时间,烤箱的定时的提示声响起,其实距离定时的时间,相隔仅仅只有几秒钟。

    但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却决定了烤制糕点的味道,是否能够保留在味道最佳的极致上。

    这些店员,包括店长在内,足足站在操作间门外等候了一个小时,除了烤制的糕点,令人感到精巧可爱,还**作间里那种层次丰富的香味所迷倒。

    只见赵客所做的翻糖蛋糕,白净如雪,光亮的就像是一面镜子,看似毛茸茸的小黑猫,立在蛋糕的上面。

    惟妙惟肖的神情,及其传神,都说画虎画皮难画骨。

    但眼前这只黑猫,无论是形态,还是神态,哪怕是尾巴上分叉的细节,都被刻画的活灵活现。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这只小黑猫是赵客用面一层一层捏起来的蛋糕,他们甚至都会以为这只是用来做装饰的玩具。

    用巧克力在光洁的蛋糕边缘,画上几只歪七八扭的猫爪印子,非但没有破坏整体的美感,反而徒增了一份俏皮可爱。

    都有些让人不忍心把这块蛋糕切开,萌萌的小猫,让那些男店员都觉得,自己的少女心都被触动了。

    “干净、简洁、是最直观的视觉冲击,不仅仅是味道上的甜,要把这种甜,让食客看到的第一眼,就在脑海中留下这个印象。

    伴随着食客的想象和愉悦的心情,美味才能够在食客的味蕾里发酵,甜点,甜的不是味道,是心。”

    赵客说这话的功夫,把操作间收拾的干干净净,他只带走了几块熔岩蛋糕,剩下的则作为借用操作间的报酬。

    剩下的则留在了操作间,制作的所有过程,赵客没有什么隐瞒的,但真正能够有人能明白多少,赵客就不清楚了。

    走出店门后,赵客没走多远,就听到后面有人喊自己,回头一瞧,是店里的那位大师傅。

    “小哥等等。”

    只见大师傅跑上前,询问道:“小哥,你刚才做的点心手法,我很眼熟,你是不是在广州的蒲元楼待过。”

    “蒲元楼……”

    赵客思索了下这个名字,不禁咧嘴一笑,摇头道:“没去过。”

    听到赵客的话后,大师傅不禁有些失望,然而这时,只听赵客继续道:“但开店的老板,是我的师兄,宋蒲元!”

    只听赵客的话说完,还不等大师傅回过神,转眼人已经消失在街道上。

    “师兄,师姐,我给你们郑重介绍下,这位是齐亮,大叫叫他小亮就好,是个古道热肠的好孩子,这次的事情,就劳烦诸位师兄师姐的了。”

    黑胖说完,向齐亮道:“这四位是我师兄师姐,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响器队,这次的事情,成不成就靠他们了。”

    黑胖热情的举着手上的酒杯,挨个向眼前六位敬酒。

    齐亮也只能硬着头皮,把手上的酒杯举起来,跟着黑胖一起叫师兄师姐。

    “哎呦,这孩子真俊俏,坐坐坐。”

    便见齐亮身旁,那位已经白头的老太对着齐亮咧嘴一笑,牙都掉了两三个,枯皱的手掌不忘在齐亮屁股上捏上一把。

    老太说完,还不忘白了黑胖一眼,一努嘴道:“唐胖子,你可要减肥了,出去都不好意思说,你是我们李村响器队的人。”

    黑胖本名姓唐,名龙。

    只是入门的时候,师父觉得龙字太大,怕黑胖命不够好,撑不起来,就改名叫唐三。

    不过同门里这几位师兄师姐,算是看着黑胖长大的,都叫他唐胖子。

    “小师妹,你别光摸人家屁股,正事要紧,先看看这孩子怎么样了。”

    一旁坐着一个老头,大概七十多岁的年纪,消瘦的脸颊上,不满了老年斑,胡子都白了,却穿着大皮夹克,油亮的脑门上就剩下几根头发丝。

    他是这四人里面,年纪最大的一位,是大师兄。

    说这话的功夫,大师兄还不忘回头看了眼黑胖,皱着脸道:“唐胖子,你确实该减肥了,你看看人家廖秋,那一表人才,咱十里八乡的姑娘,都喜欢他。”

    一听到廖秋这个名字,黑胖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垮了一半,一撇嘴道:“哼,我爹要是能和他爹一样有钱,十里八乡的姑娘也喜欢我。”

    “少贫嘴!师父叫你出来才多久,你就闯了大祸,看回去怎么收拾你。”

    说话的人是另一位老人,四位师兄弟里面,排行老三。

    看上去也是古稀之龄,但确实四位老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只是左眼已经瞎了,基本上等于残废。

    而另一位不说话那位,躺在椅子上,手边衣架上还挂着半袋的吊瓶,看上去面色不大好,病怏怏的,正是二师兄。

    这个时候,老太一抹齐亮的脉搏,开口说道:

    “还行,他吃下去的少,加上有药压制,一时半会没什么问题。”

    只听老太说完,忍不住再捏齐亮两下:“哎呦,小伙子身子骨真棒,有没有女朋友,我家孙女今年刚20。”

    “不用不用……”

    齐亮被老太问的一阵头大,全身上下都不自在,总觉得老太在自己身上摸索来,摸索去,好似是在吃自己的豆腐。

    看着眼前四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齐亮真的很怀疑,就凭他们,真的能帮上忙?

    趁着空档,齐亮悄悄向黑胖问道:“对了,胖哥,什么是响器队啊?”

    黑胖低声道:“就是谁家死人了,去谁家吹唢呐的那个。”

    “哦!我去趟洗手间。”

    齐亮点点头,站起身走向外面洗手间,心里已经在打鼓,要不要趁这机会赶紧溜。

    可转念一想,自己要是溜走了,让黑胖带着四位老、弱、病、残,去上门算账,万一出了上门事情怎么办,况且他也不清楚,为什么齐亮要请来这四位老古董。

    心烦意乱的齐亮,走进酒店洗手间,拧开水龙头,用冷水狠狠洗了一脸,感觉自己清醒了不少后,

    一抬头,齐亮目光一僵,忍不住全身打起了一个寒战,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只见眼前镜子上,一行诡异的文字,逐渐一点点的浮现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