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闷骚BOSS,太会撩! > 第192章 宁初的委屈
    彼此心知肚明的事情,再说下去,显然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说过什么,他一清二楚。

    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即便他给她插上一刀,她也不会真的去寻死觅活。

    很多时候,痛着痛着,也就学会了坚强。

    双手用力推了推他结实坚硬的胸膛,她秀眉紧拧的道,“你不要压着我了,很不舒服。”

    容瑾言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高大的身子依旧强势的压迫着她,漆黑如墨的深眸紧凝着她巴掌大的精致小脸,剑眉紧皱,“你没什么问我的?”

    宁初无力的笑了一声,“有什么好问的?问了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如果……”他眸色深沉了几许,嗓音低冷沙哑,“如果我说的那些伤到你的话,并不是出自内心——”

    宁初缥缈淡凉的笑了笑,“你觉得我会信吗?”

    的确没有任何可信度。

    就连容瑾言自己,都会怀疑,那一刻他对陆景深说的话,是不是出自内心深处。

    他那么恨陆景深。

    他怎么可能一点也不介意她和陆景深的过去?

    他有时甚至会想,她以前和陆景深是不是也做过最亲密的事?

    他对她说,一点也不介意她的过去。

    对,他是不介意她曾交往过多少男朋友。

    但他真的不介意她其中一个动过心的男人是陆景深吗?

    他从不否认,他对她有好感,他想给她最好的疼宠。

    但只要陆景深一出现,他的心魔就会被释放出来,从而不受控制的牵连伤害到她。

    要放手吗?

    他似乎,从未想过,即便在她好几次提出要和他划清界线时,他也不曾想要真正放开她。

    宁初看着男人几经变化的脸庞,她的心,沉进了深不见底的黑渊。

    他还真是都不为他自己辩驳一句呢。

    她红了眼眶,使出全身力气将他推开。

    心底的委屈和酸涩,气愤等各种情绪,被无限放大,她冲进衣帽间,拿出行李袋,收了几件平时上班穿的衣服。

    有他的地方,太过窒息,令她喘不过气。

    在宁初进衣帽间不到十秒,容瑾言也大步走了进来。

    看着她收拾衣服的举动,他感觉到了一丝心慌,无边无际的凉意从四肢百骸遍布全身。

    “大晚上的,你去哪里?夏桃家?”想到陆景深可能还留在那里,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又蹭蹭地往上冒了出来。

    宁初没有看他一眼,语速极快的道,“不去桃子家,我住酒店。”

    “不行。”几乎在她话音落下的一瞬,他就否定了她的决定。

    宁初收拾东西的动作,微微一顿。她抬起头,看向站在不远处浑身透着一股暗黑气息的男人,“为什么不行?你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吗?你在存了那样的目的接近我之后,你怎么还有脸说不行?”

    “宁初,我们接触的这些天以来,我做过实质性的伤害你的行为吗?”

    “你没有吗?你在凤山那晚强爆过我。你知道陆景深最近要回来,害怕我和他重修旧好,你花上亿的钱财为我购置豪宅,你为我妹妹找到匹配的肾,不都是为了你的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