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锁龙人 > 第十八章无畏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长生道大姐说出一些真相,继而刺激着木青冥体内魔气,而墨寒见木青冥正在渐渐入魔,于是以狐媚之术克制住了木青冥的愤怒。与此同时,占据赵兰身体的诃梨帝母来到木家小院,开了是血洗木家小院的计划。引出来铁桦叔和铁婶及时赶到,长生道大姐见势不妙悄然退去,虚耗妙玄惨死鬼气下,妙绝为保护梅香褪去人皮,化为恶狡欲与诃梨帝母展开血战。】

    箐箐的肉身正在一点点的化为齑粉,白骨随着齑粉的散落而显现出来。

    长生道大姐很是惊愕,她万万没想到狐媚之术还能这么用。一时间惊怒交集下,却也愣在了原地。

    除此之外,她看着木青冥和墨寒,心中还升起了一丝嫉妒。

    中了狐媚之术的木青冥,在墨寒的控制下合上了全身穴道,本该在经脉中流转的真炁也在此刻停下。

    那些在他血管里沸腾的魔血,以及经脉中流转的魔气,自然也随之安静下来。

    只见得失去了真炁控制,一脸茫然的木青冥把头一垂,如断线风筝一般从半空中旋转着跌落。

    就算没有结界,这世界在万念俱灰的木青冥的眼中也变得黯淡无光。还不如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坠落下去,了却了这悲剧的一生。

    木青冥的青色双瞳,也在这一瞬恢复了内黑外白的模样。

    但见自己的狐媚之术奏效,墨寒立刻踮足跃起至半空,稳稳地接住了落下的木青冥,将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头后,搀扶着木青冥从空中缓缓落下。

    长生道大姐见状,不由得怒哼一声后,朝着才落地的两人冲了过去。

    既然现在刺激不了木青冥了,那就在杀一人来刺激他。

    长生道大姐清楚的记得,之前一直以为箐箐死了的木青冥,对墨寒可是动了情的。既然珍视的人死去会让木青冥愤怒,从而激发魔气,那就杀了墨寒也无所谓。

    反正本来就是不相干的人,长生道大姐不仅面无愧色,反而多了几分兴奋和激动。

    方才落地的墨寒,就见来势汹汹的长生道大姐已朝着她和木青冥冲杀过来,而自己正好扶着因心灰意冷而像极了行尸走肉的木青冥,根本没法御敌。

    电光火石间,墨寒猛然想到用狐火击退对方,正欲提气张嘴时,长生道大姐身形一晃,有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她和木青冥身前。

    看着近在咫尺的长生道大姐,墨寒双眼一眯,索性把心一横,继而张嘴口吐出散发出道道阴寒的狐火。

    迎面而来狐火到没有让长生道大姐感到灼热,但是全四肢迅速的冰冷,和血液也出现了凝固状态,倒是让她有几分不安。

    她想要躲开那团青绿色的狐火,却发现自己浑身真炁都调动不了了;现在她才知道,墨寒的目的不在于攻击她,只是想让她定身而已。

    青绿色的狐火在把长生道大姐完全淹没之时,摇身一晃后在黑暗中化为一只摇曳着股后三尾的狐妖,在小巷中昂首怒吼。

    “木头,你给我振作点,她说的话未必可信。”墨寒搀扶着木青冥有如蜻蜓点水一般,往后连连跳跃两下后,退到了巷子边缘的屋墙上站定。

    木青冥依旧满脸迷茫,眼神黯淡;握在手中的食月铜刀也是垂了下来,似乎失去了举刀的力气和勇气。

    与此同时,狐火组成的火狐最终忽地发出大声而又刺耳的惨叫。随之,整只火狐都四分五裂开来,一道凌厉的红光一闪,长生道大姐从散去的火焰中疾如闪电一般,带着破空呼啸疾射而出。

    方才的红芒,正是从她身上散发而出的。

    见她再次袭来,墨寒顾不得去猜测她倒底怎么挣脱了狐火的;想要迎战对方,但木青冥却又有如行尸走肉一般,让她腾不出手来。且对方就是冲着木青冥而来的,又不能丢下木青冥不管。

    别看墨寒是有着三百年道行的狐妖,但在妖怪中这点道行微不足道,且她实战经验并不丰富。

    不可能有如木青冥一样,在电光火石间就想出几条对策;支撑着她站出来保护木青冥的,是她对木青冥的喜欢和责任心,以及对箐箐的承诺。

    “安心的死去吧!”见她愣在了原地,长生道大姐举起了带着鬼气右掌,朝着墨寒胸口打去。

    就在长生道大姐那只鬼气升腾的右掌掌心,眼看就要击中墨寒,而墨寒也面露几分恐惧之时,一股带着开天辟地气势的刚劲掌风,从长生道大姐身侧激射而来。

    就在长生道大姐距离墨寒胸口不过半寸距离,掌上散发出的森然鬼气已经把木青冥和墨寒完全笼罩时,猝不及防下被这道掌风击中身侧。

    一声闷响和闷哼中,长生道大姐身形一顿后横飞出去,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随着惯性,那长生道大姐在地上直滚出三两丈去,方才停了下来。

    “喂,那边的那个带着面具的女人,你想对我家少爷做什么?”墨寒才缓过神来,就见铁桦叔和铁婶凭空闪现在她和木青冥的身边。

    犹豫木青冥身怀魔气,铁桦和铁婶为了保护木青冥,早在木青冥还小的时候,就破例也和他签订了契约。

    方才木青冥快要入魔时,没有被困在了结界里的他们,都察觉到了异样。于是赶忙不顾一切的出门,但见有结界在城中展开,也顾不得思索太多,毫不犹豫地闯入结界里来。

    由于是强行闯入,虽有运炁护体,但组成结界的鬼气还是把他们撕扯得浑身;已经开始凝固的血痕,布满了铁桦叔和铁婶那两张张开了皱纹的脸,有如恐怖的鲜红蚯蚓一般难看。

    但是两个人还是顾不得这些,一进结界就赶忙用土遁缩地符来到木青冥身边,正好看到长生道大姐朝着墨寒而去,于是不由分说地出手了。

    “铁桦叔铁婶,你们没事吧?”墨寒急切地问到。

    “我们这把老骨头还扛得住;先不说这些,那个女人倒底是谁?浑身的鬼邪之气森然,必然也不是什么好人。”铁桦把手一摆,双眉倒竖地沉声质问到。

    “她就是长生道的头领,上次我们在棕树营中杀死的八成是个替身。”墨寒正急声答话着,那躺在地上的长生道大姐已经爬了起来。

    她悠哉悠哉地用自己的袖口掸去身上尘土后,长生道大姐不以为然地说了一句:“还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啊。”。

    方才那一掌力道不小,幸亏长生道大姐及时运起鬼气,将自己包裹起来。不然那一掌足以让他非死即伤;就算不死,也会经断骨裂,下半辈子半身不遂,躺在床上连翻身都要人伺候着。

    而其铁桦的出现,也打乱了她对木青冥的图谋计划。虽然心有不甘,但只要木青冥还在昆明城一天,她就还有机会继续逼他入魔。

    目前还是先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保命要紧的好。

    长生道大姐这般想着就抬起头来,看向了不远处墙头上的铁桦叔和铁婶,又自顾自地唉叹一声后,双手一合捏出指诀:“这么多人我肯定打不过,反正也玩得累了,今天就放过你们吧。”。

    话音方才落地,又打了个哈欠的她面露几分疲倦,身子也在此刻迅速化为一道青烟,在众人注视下随风消散。

    “先秦时期的阴阳术?”一眼就认出了此术的铁桦,惊呼一声后正欲拔腿去追,当即就被铁婶拉住后,铁婶又看向木青冥后眼中泛起几分担忧,缓缓道:“老头子穷寇莫追,我们是要保护少爷。”。

    黑暗中,铁桦气得跺脚后唉叹一声。

    “更何况我感知到了不远处,好像就是少爷住的地方,有着更强大的鬼气。”铁婶转头看向木家小院方向,眉头不禁紧皱起来。

    只是在星月无光的结界中,她也看不真切那边倒底发生了什么......

    木家小院之中,诃梨帝母那双渐渐地变得血红色的双眸中,充满暴戾杀戮,还夹杂着几丝兴奋。

    妙玄的身子在那些没入体内的鬼气撕扯下,一股脑地碎裂开来。

    如果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此时的碎肉横飞下,必然血雾飞射。但他已经是鬼魂了,不过这个魂飞魄散的结局更是凄凉悲惨。

    “下一个就是你。”碎裂的灵魂化为鬼气飘散之际,直视着妙绝的诃梨帝母又踏前一步。脸上眼中的轻蔑之色,又重了几分。

    “你这个所谓的神,可不要小看了不是神的我们!”妙绝怒吼咆哮着,霍然抬头看着前方,眉宇间布满了坚定和无畏。

    就在此时,反而有一道赏识的目光,在诃梨帝母那满是戾气的眼眸中闪过。

    就在此时,西屋二楼传来一声开门的咯吱声。睡意朦胧的梅香,揉着双眼从门后缓步走出:“怎么吵吵闹闹的?”。

    “还有小孩。”诃梨帝母立即将猩红的舌头从双唇中伸了出来,舔一下自己苍白的嘴角,双手的食指也在此时颤抖了几下:“我最喜欢吃小孩了。”。

    “梅香快回屋里去!”妙绝随手一挥,浑厚的真炁从他袖中喷薄而出,朝着梅香疾射而去,瞬间就附着在梅香身上,有如蚕茧一般将她完全包裹了起来。

    与此同时,妙绝身上的骨骼齐齐发出一阵咔嚓声响后,身躯膨胀了起来。

    披在他身上的人皮随着破裂的衣服,在撕裂声中碎裂开来。其状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而专吃龙脑的恶狡显现出来。

    面貌狰狞的妙绝,露出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原型。他那张大而口吐出腥风的血盆大口中,有两根锋利尖锐的獠牙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震天动地的吼声中腥风大作,吹得诃梨帝母衣袂飘飘。但面有无惊无惧的诃梨帝母却是轻笑一声,缓缓抬起了双手来:“我又不是恶龙,你显露原型又能奈我何?”。

    无畏的妙绝,毫不迟疑地撒开四爪,朝着诃梨帝母扑去。

    妙绝和梅香的命运会如何?木青冥他们能否及时赶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