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天赋暴走 > 第44章 好尴尬……
    宗齐祖走后,周天择尴尬道:“他对我好像有很大的敌意啊。?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你不用搭理他,他有很多女朋友的。”花小晴却仿佛早就习惯了宗齐祖,另一方面,好像也在暗示什么。

    “进场了。”这个时候,领导话,于是一群人拎着装备走向大门,在经过层层检查后,一群人鱼贯入场。

    “哇,好大呀。”花小晴显然跟周天择一样,是第一次进入县体育馆。

    这是一个可以容纳一万人的体育馆,虽然不能跟nBa的规模相比,但在周边市县,已经是很上档次了,清一色的红色真皮座椅,完全按照nBa的标准,从上往下看,那些站在最下面篮球场的工作人员显得很小,就好像是一群群的小人。

    篮球场的主地板是深黄色的,场地两边已经布置好了各高校赞助商的广告牌,工作人员行色匆匆,做着最后的准备。

    “开幕式很快就开始了,跟我下去。”领导带头往下走。

    众人刚走到篮球场,正位的主席台上有人站了起来,举着话筒说道:“工作人员各就各位,请各校的老师同学归队,开幕式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有请县体育局领导组上主席台就坐。”

    一听到县体育局来了领导组,众人大气不敢出,一个个站的笔直,周天择悄悄斜眼望去,其它学校的情况都差不多,看来一些刺头也不敢在这样的场合下撒野。

    于飞英挑眉使眼色,冲着隔壁的一个领队悄悄说道:“老杨,今年咱俩倒霉,开幕式就挑上咱俩学校比赛,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下杨中学的杨教练吹胡子瞪眼:“就一句话,干掉你!”

    “哈哈……哈哈哈!”于飞英模仿周星驰标志性的夸张干笑,笑声抑扬顿挫,“每年都是咱们两个学校垫底,不是你就是我,你哪来这么大的自信觉得可以干掉我呢。”

    “屁话少说!”杨教练杀气腾腾的说道:“今年我学校有两个新进的王牌,你放心,暴扁你的时候我一定让他们悠着点。”

    “靠!”于飞英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昨晚喝酒的时候你没说啊。”

    杨教练一脸得意的样:“兵不厌诈知道吗,喝点酒就把王牌告诉你,我怎么混啊!”

    “行!你牛比!”于飞英怒气冲冲道:“等下跟你拼命!”

    “哼!”杨教练傲娇的哼一声,看向主席台,不再搭理于飞英。

    一直跟在于飞英身后的李助理龇牙道:“你们俩一起当过兵一块扛过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有深仇大恨呢。”

    于飞英翻翻白眼:“他们学校的两个王牌什么鬼?我怎么没收到消息?”

    “一方面是他们刻意保密,一方面嘛,也就是他们自认为的王牌。”李助理有种想笑的感觉:“你知道的,咱们两个学校垫底无数年,但凡有那么一两个还过的去的新手,就会吹牛比吹到天上去。”

    “少废话,一看你小人得志的样子就知道你有他们的资料。”于飞英伸手:“拿给我看看。”

    李助理从公文包里翻出两张a4纸,递给于飞英:“喏,都在这了。”

    于飞英接过资料,放眼望去,两眼顿时一黑,“高文杰,一米九八?!”

    于飞英瞠目结舌:“十八岁?!一米九八?你确定没写错?”

    “急什么,看后面。”李助理优哉游哉。

    “体重一百五十斤?”于飞英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自己事先没收到什么风声了,身高一米九八,体重却只有一百五十斤,那跟竹竿也没什么两样了,上个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的,足够碾压竹竿子。

    于飞英松了一口气,翻过另一张资料,“张志蓝,身高一米九四,年龄十八岁,体重一百四十五……”

    于飞英两眼全黑,“他们从哪找来的两根竹竿子?”

    “我哪知道啊,也许他们想打双塔战术,虽然体重不够,但至少身高是完全符合双塔的标准了啊。”李助理偷偷笑道:“你有没有想象过,周天择飞在他们脑袋上空扣篮的画面?”

    “现在有请各校代表上台言!”主持人带着煽情的声音传遍全场。

    周天择早就听得昏昏欲睡,突然身后的秦大柱推了自己一把,迷糊扭头:“干嘛?”

    “到你上去言了!”秦大柱低头提醒,动作不敢太大,因为主持人已经连说了两遍,全场的目光都投射到了职校所在的位置,秦大柱觉得太丢脸了!

    “啊?”周天择惊慌尖叫:“各校代表言还是从去年排名垫底的开始?”

    周天择确实有点慌,还想着去年倒数第一应该是最后一个上去言的,在这期间还可以多听学习一下,没想到第一个就是自己。

    花小晴站在不远处,小声提醒道:“不是有人帮你写好言稿了吗?”

    “早上时间紧,还没来得及看啊……”周天择从兜里掏出花草小编交给自己的言稿,一溜烟往台上跑去,要是再慢点,周天择估计那个主持人就得把话筒给砸下来了。

    周天择跑上主席台,站在言台上,往底下放眼望去,乌泱泱全是人,然后就冲着话筒愣了。

    过去了半分钟,场下开始有人议论了:“他谁啊?没见过啊,职校的招牌不是蔡赢寿吗?”

    “难道是蔡赢寿临比赛前腿折了?所以随便找个小猫小狗上来?”有人恶意猜测。

    “哈哈哈,看来职校是真没什么人了,你看看他,呆头呆脑的,拿着言稿都不知道照着念,这样的人,你指望他能有什么篮球情商呢。”

    “唉哟!看见他的球鞋没有?”有人像是现了新大6,尖叫着,全场皆闻:“鞋底都黄了!从白色到黄色,这得穿了多少年啊!你们有谁认识那牌子吗?”

    一连串的议论和嘲讽,令陈安西不禁摇摇头苦笑,身边有人察觉了陈安西的异常,问道:“陈教练,怎么了?你认识他?”

    “算是见过几次面吧。”陈安西不愿多说,身边的人也很识趣,没有过多追问。

    站在言台上楞了好几分钟的周天择终于还魂了,两只眼睛直愣愣看着摊在手心的言稿,咽一咽口水,读道:“今年我们职校是来拿冠军的!你们等着颤抖吧!哈哈哈……”

    那三个“哈哈哈”,周天择虽说念的干巴巴,模仿的更是僵硬无比,但当着所有人的面读出来,周天择觉得自己是在拿命拼的。

    言稿上的字就这么一行,读完,周天择艰难抬头,就见到了想象中理应如此的一幕。

    全场寂静寂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