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天赋暴走 > 第14章 最后两分钟
    就在陈安西心砰砰跳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提醒是张子,马上接通。〈?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出了点意外。”张子村长的声音听不出是喜是愁,“还没到县城,前方路面坍塌,只能回来了。”

    陈安西挂掉电话揉揉眼睛,自语道:“既然回来了,那我就好好看比赛,反正其他学校的教练都跑了,不会再有人跟我抢。”

    又一次的前场篮板,王刚狠狠摔向地面,咚!这一次,王刚半天没起来。

    沉闷的着地声吓了裁判一大跳,以为那摔不死的小强终于累了,自己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瞪大眼睛了,箭步冲上前,脱口而出:“抬走!抬走!”

    王刚的脑袋还磕在地上,听到裁判的声音,艰难举起一只手,示意自己还活着,为比赛赞助商省担架了,“等……一下,我……还行!”

    柳村的其余几个少年围在王刚身边不知所措,有一个少年冲着场外喊:“妈!把红花油拿上来!”

    “别拿,没用。”王刚艰难爬起来,额头上有块很明显的撞击痕迹,淤青红肿看着都疼,

    裁判其实很希望王刚能就此下去,自己就可以省下不少心,不然按照这趋势打下去,说不得今天还得客串吹一下哀乐哨,总之不能吹的太欢乐,不然自己都得躺在这柳村主场。

    “都愣着干什么,防守防守。”王刚晃晃脑袋,强笑一声,就在大家各就各位准备继续比赛的时候,王刚突然冷不丁暴喝:“别上来!”

    所有人都不明白王刚在吼什么,可是人群中有一条腿像是条件反射般,随着吼声抽回人堆中。

    陈安西瞥一眼记分牌,63:2,第三节马上结束。

    比分悬差如此之大,就是神仙下来也难力挽狂澜,陈安西满脑子想着:他上还是不上?

    王刚不知道高中教练已经走光了,只留下陈安西一人,可是王刚记得很清楚,比赛前陈安西说的那些话。

    最要好的朋友?肯定是!

    王刚心里很明白,哪怕第四节周天择上场,也不可能单靠他一人惊天大逆转,他需要帮手!可是现在柳村场上的五人,哪个不是强弩之弓?还能硬撑着,是因为肚子里还有一股气。

    有怨气,是因为周天择背叛了自己!

    既然我们还能撑,比赛胜负已定,那就让我们打完,将来你是要去美国打球的人,就不要留下不好听的污点了……王刚不着痕迹的往一处人堆中深深看一眼,随后开始招呼伙伴防守:“最后一节了!大家撑住!”

    “好!”柳村少年突然像是爆了最深层的潜力,展开了让新德村球员瞠目结舌的全场紧逼防守!

    全场紧逼防守!那就是给场上的每个人上了条,你只能跑!

    虽然因为实力相差太大导致柳村少年的体力消耗更为巨大,可是打了三节,新德村的球员也累!这时候还他么全场紧逼防守?你们柳村是想拼命啊!既然输定了,图什么?!全场亡命奔跑就图个乐呵赚个吆喝?

    新德村球员完全想不明白,可是对手已经展开了拼命架势,能怎么办?张大嘴巴拼命呼吸拼命跑吧!赢是赢定了,可是不能在最后一节全军崩溃被人吊打啊!

    比赛确实只看结果,可是赢到最后却是被人吊打着结束比赛,颜面何存?

    新德村球员可不想一辈子钉上那种荒唐的耻辱柱,所以也不得不被动拼命起来。

    双方都杀红了眼睛,犯规尺度就大了!

    砰砰砰!身体对抗不断!

    对此,裁判只能祈祷在全场结束前不要有一个家伙晕死在自己面前,因为裁判手册上并没写着球员自己累晕的到底该怎么吹,要是随便搞两个罚球,估计柳村村民会很有意见,拿木棒子砸死自己也说不准。

    柳村少年确实是累了,在新德村球员开始提和有意识增加身体对抗后,强撑的后遗症就越来越明显。

    一个少年咬紧牙关跟在新德村球员屁股后面追,脚步踉跄,看样子像会随时猝死,裁判一秒钟就看一下手表,一秒钟就看一下手表!

    离全场结束还有两分钟!却是最要命的两分钟。

    裁判暗暗叫苦,两个眼珠子恨不得挖出来丢到柳村少年身体上,以方便可以随时观察身体状态,掂量掂量吊住的那最后一口气能不能撑到最后。

    就在裁判满脑子拜遍了东方菩萨,无处可求后开始拜圣诞老人的时候,柳村叫了一个暂停!

    裁判松了一口气,就是休息个十秒钟也好,吊住的那口气一定能撑到最后了!哈哈哈,不会出人命了!

    柳村少年下场的时候,看见一直没出现的张子村长和周天择都在!

    叛徒!少年们真想上去一巴掌抽飞周天择,然后啐口唾沫!

    可是……从小一块长大,能怎么样?

    也许天择真的有事呢?

    柳村少年拼命想让自己相信。

    张子村长冲着一个少年说道:“你下,让天择上。”

    “我不!”少年倔强扭头,不肯听安排。哪怕心里选择相信周天择是因为有事不能及时出现,导致输了决赛,可是输了就是输了!这道坎,少年一时间迈不过去。

    “你下!”张子村长又冲着另一个少年喊。

    “我不!”同样的,少年倔强转身。

    王刚闷闷道:“张叔,我扛不住了,我下吧。”

    这个决定没有人反对,王刚拍拍周天择的肩膀:“好好打。”

    就如以前一样。

    “好。”周天择点头,开始往场上走。

    本来柳村剩下的四个少年要比周天择站得更接近篮球场,只需要几步就能走上场,可是这个时候,少年们选择了等待,等到周天择踏上篮球场,才跟随在身后进入那最后决战的战场。

    最后决战吗?不是,是坚守阵地,坚持到最后一刻。

    少年们有些伤心。

    新德村的人看见最后两分钟,柳村派上了一个没打过一分钟比赛的替补,选择让那全场打不死的小强下场休息,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么的,终于还是放弃了!早就该这样了!何必让大家都累死累活呢!

    可是裁判不乐意了,心里跟明镜似的!那个走在最前面,看似牲畜无害的少年一旦上场,哪怕只有两分钟,也能瞬间把比赛打的跟吃了枪药似的。

    真是要老命了啊!裁判拍拍额头,无精打采咬住哨子,又重新暗暗祈祷:隔人扣篮你就扣吧,就当消消气了,可千万别给我整出其它幺蛾子来啊!

    柳村球权,周天择控球。

    过半场,突然加!两步闪入内线!起跳!面前是新德村一米**的中锋!

    跳的很高!扣了!骑在中锋肩膀上扣了!

    骑扣!

    裁判轻轻声吟,望着那嘎吱嘎吱响的篮板无力吐槽。

    柳村村民重新点上烟,似乎又突然记起自己已经四五十岁七老八十的人了,确实不适合高呼加油声,那就还跟以前一样,点根烟就当庆祝了。

    得分如砍瓜切菜,这才是本来应该有的比赛节奏嘛。柳村村民翘腿悠哉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