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天赋暴走 > 第1章 野球赛
    一个露天篮球场上,两支球队正在比赛,简陋的人工记分牌上的比分十分刺眼,48—3。〈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3分,这是一个让任何球队都绝望羞愧的比分,幸好,拿到3分的球队只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村级杂牌军,而且输给县第一高中并没有什么可耻的,如果赢了,那才会让人惊掉下巴。

    一中的教练安坐在场边的一条椅子上,看着场上那群连双正经球鞋都没有的少年徒劳奔跑着,摇头说道:“张村长,要不还是算了吧,再打下去没什么意义了。”

    边上,正是柳村的村长。此时,这个年刚四十正值壮年的村长沉默了一会,扭头看向一中教练:“陈教练……”

    “哎……”一中教练摆手打断道:“张子,我知道你从小就跟我较劲,可是你看,他们有的穿着牛仔裤,有的赤膊,刚才我还看见有个孩子想穿着凉鞋上去打……我学校这次暑假特训,为的是在半年后击败县里的所有高中,这样的比赛,我怕会影响我学生的心态……”

    听了这些话,张子默默看了一眼陈安西,站起来冲着球场上喊道:“比赛结束!!”

    球场上那群飞奔的少年一愣,随后不甘的表情浮现,有人大声喊道:“为什么不比了!天择还没到!他答应过我们一定会来的!”

    张子沉着脸喊道:“我说不比就不比了!”

    “吗的!”一个少年扯下衣服狠狠甩到地上,冲着身高都在一米八往上的一中学生啐道:“算你们运气好!”

    都是年少气盛的年龄,一中学生顿时不屑嘲讽道:“那真是要谢谢了啊,谢谢你们让我们赢了一场莫名其妙的野球赛!”

    “你说什么!”暴躁少年脾气上来了,大步走向前,仰起头恶狠狠瞪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同龄人:“你牛逼什么!天择要是来了,能把你们打的满地爬!”

    “那你让那个什么天择来啊!我看看是谁满地爬!”

    暴躁少年从牛仔裤里拿出手机,拨通后大声说道:“天择你什么时候到!”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我一定要来吗?”

    暴躁少年愣了,可是很快就喊道:“你要是忘了我们这群伙伴,你可以不来!”

    喊完,暴躁少年负气冲到场边,一脚把篮球踢飞!

    陈安西和张子都默契的没有去阻止,只是静静看着一切生,看着那个被踢飞的篮球滚到脚下,陈安西抓起篮球,扭头看向张子,问道:“很久没回来了,那个叫天择的是谁家的孩子?”

    张子没有直接回应,说道:“你要是不着急的话,等等吧。”

    “好。”陈安西站起来,说道:“你们去休息一下,下半场晚点开始。”

    一中的学生愣住:“还要打?”

    陈安西重新坐下,看看那些坐在树下的村民,笑道:“我们村的人还是很喜欢看球赛啊。”

    “是啊。”张子也笑了:“今天人还不算多的,乡里举行各村对抗赛的时候,那看的人才叫多呢,能把球场堵满。”

    陈安西正要接话,眼角瞥到一个身形消瘦、脸色有点白的少年正从另一端步入球场。

    陈安西的眼睛莫名其妙跳了起来,就说道:“那个孩子好像挺高啊,怎么没来打球?也是村里的吗?”

    此时张子也看见了步入球场的少年,“他就是周天择。”

    “周天择?”陈安西的眼睛还是不停跳着,“物竞天择,万物互相竞争,能适应的活下来,这名字取的是不是有点残酷啊。”

    张子苦笑道:“村里很多人都这么悄悄议论,而且确实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可是你看,也养这么大了,今年十八岁。”

    “身体不太好?可惜了,这身形像是打篮球的苗子。”陈安西看着周天择走到球场中间,很快就被兴奋的一群少年围住,“好像很受欢迎啊。”

    很快,暴躁少年兴奋冲到张子面前:“张叔!开始比赛啦!”

    张子扭头看向陈安西,陈安西皱眉:“真要继续打?”

    “打吧。”张子站了起来,看上去似乎也有点兴奋,这让陈安西有些疑惑。

    球权属于柳村杂牌军的,暴躁少年球,丢给周天择。

    一中的学生快退防。

    周天择运球过半场,缓缓逼近三分线。

    陈安西眯着眼观察,“控卫?分卫?性格偏稳,不是爆炸型后卫。”

    想到这些,陈安西突然自己就笑了:“职业病太严重了,一场野球罢了,还有什么控卫分卫的,能把球扔进去已经很了不起了。”

    被所有人盯着的周天择突然加了!

    就在三分线处加!

    度很快!快到陈安西只是感觉眼睛一花,那个消瘦的身形就刺进了自己那套为之骄傲的联防!

    快到一中学生反应过来时,周天择已经在篮下跳了起来!

    “想都没想!”一中的中锋身高一米**,见周天择选择在自己面前起跳,顿时勃然大怒,好斗的生性令身体猛然拔高,竭尽所能张开手臂,势必要连人带球把周天择拍飞!

    很快,中锋跳到了极限,甚至觉得从来没有跳的如此之高!而且看见了对面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脸色有点白,像足了小白脸!

    只是下一秒,中锋就觉对面的那张脸还在升高!还在往上飞!

    “不可能!”中锋怒吼一声,强壮的身体向前压去,哪怕恶意犯规也要把面前的小白脸撞飞!

    一股爆炸的力量撞击至胸前,中锋痛哼一声,身体无意识往后倒。

    倒下的同时,中锋听到一声令人胆寒的砰响!

    砰!

    那是篮球撞击篮筐的声音!

    怎么可能?!他会扣篮?!

    嘎吱……嘎吱,年久失修的篮筐连同篮板都在摇晃,倒在地上的中锋张大嘴巴,望着一个飘逸的身体从半空落地,面无表情往后场退去。

    坐在树底下的村民整齐点起烟,眯着眼任由烟雾遮住半张脸,又叭叭抽几口,缓缓吐出烟圈,似乎十分安逸。

    陈安西豁然起身,望着那道回到后场的身形,满脑子是刚才不可思议的扣篮画面。

    看着最多一米七八,竟然可以单手劈扣?!垂直起跳的高度是多少?!

    加突破,完全没把一米九的中锋放在眼里!

    身体内还藏着不可思议的爆炸力量!

    “拉塞尔威斯布鲁克!”陈安西不由自主想到雷霆双少的威少。

    陈安西猛然侧头看向张子,“张子!这个人我要了!他在哪个高中读书!”

    张子看着那个身形消瘦似乎牲畜无害的周天择,摇头道:“这个人你就别想了。”

    “什么意思?”陈安西皱眉。

    “因为他答应过不会再打球。”张子苦笑。

    陈安西紧紧皱着眉头:“现在不是在打吗?”

    “野球罢了,任何正规性质的比赛,他都不会打。”张子还是苦笑,“不信的话你自己去试试。”

    周天择站在罚球线附近,身边乱哄哄站着四个兴奋的少年,根本没有什么防守位置,可就是这样没有任何防守威胁的野队,却让在县高中联赛里大杀四方的一中球队不敢越过半场,仿佛前方有着洪水猛兽。于是,这群骄傲的孩子选择整齐望向教练。

    陈安西暗叹一声,知道自己的学生已经被刚才的劈扣给震慑住了,“到底都还是孩子啊,心理太脆弱。”

    陈安西示意自己的学生控球停在原位,随后走上球场,走到周天择面前,“我们认输,不打了。”

    一听这话,柳村的少年顿时雀跃欢呼:“噢噢噢赢了!”

    相反,一中的学生一脸愤慨,似乎完全不接受这样的结果,只是教练就在前方站着,不敢把心中的不满表达出来,只能闷闷站在原地。

    周天择疑惑看向陈安西,不过很快,疑惑的表情散去,似乎这场球的输赢根本没有那么重要,周天择冲着暴躁少年说道:“我回家了。”

    “你等等!”陈安西连忙叫住周天择,心里已经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做事不拖泥带水的孩子。

    陈安西快走几步,拦在周天择身边,看向比自己还高一些的少年,直接问道:“你想来一中读书吗?”

    周天择有一瞬间的诧异,这让陈安西升起一丝希望,毕竟县一中是全县最好的高中,任何孩子,包括孩子的家长,都会很愿意接受。

    周天择摇摇头,“不去。”

    同样简单直接,而且似乎没有任何内心挣扎。

    “为什么?”陈安西不甘心,非常不甘心!

    一个高中生会扣篮这没什么了不起的,每年县里举行篮球赛总会冒出几个来,但陈安西可以肯定,眼前的少年绝对会是自己执教高中球队十五年来见过最有天赋的!

    看似牲畜无害,却极具攻击性!而且看上去似乎是个后卫!那些仗着身高优势勉强扣篮的少年中锋,与周天择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刚才的单手劈扣,绝对会震撼整个高中联赛!如果这样有天赋的少年不能代表一中参开县高中联赛,绝对会是自己最大的遗憾!万一还成了对手,那将会是一中的噩梦!

    周天择奇怪看着陈安西,“不想去就是不想去啊,还要什么理由吗。”

    这样的回答方式让陈安西无力、无奈。

    此时,张子出现在身侧,这让陈安西仿佛找到了曲线救国的办法。

    陈安西一把扯住张子,“张子是我朋友!”

    这让张子非常无奈。

    “张叔,我要回家了。”周天择看向张子。

    “去吧,好好照顾你妈。”张子没有理会陈安西的眼色,“又快开学了,你还回职校吗?”

    “嗯,我会念完的。”说完,周天择转身离去。

    陈安西陷入了沉思状态,张子虽然没有理会自己的眼神,却也变相的告诉自己一些信息。

    周天择母亲的身体不好,读的高中是职校!

    那个被所有家长避如蛇蝎的职校!

    那个被所有家长戏称烂泥成堆的职校!

    那个参加县高中联赛从来都是倒数第一的职校!

    陈安西摸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对面很快接通,“哟,安西教练,你日理万机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陈安西很讨厌这种调侃方式的开场白,皱眉道:“你知不知道有一个叫做周天择的孩子?”

    “周天择?好像没印象,怎么了,是我学校的吗?”

    “哦,那没事了,有机会一块聚聚。”陈安西挂掉电话,对着张子说道:“是职校的篮球领队。”

    张子笑道:“你去试探了也没用,周天择是不会去你学校打球的。”

    “他妈怎么回事?答应不会再打球又是怎么回事?”陈安西迫切希望得到答案。

    “他爸是因为他打球意外死亡的。”张子说的很简单,却让陈安西听的惊心动魄。

    陈安西长叹,“那他妈呢?”

    “因为那个事中风了。”

    陈安西不再说话了。

    见陈安西不再说话,张子就道:“死了这条心吧。”

    “我不甘心啊!多好的苗子!”陈安西有些激动起来:“他是我见过天赋最好的!如果可以系统培训,将来进省队进国家队不是没有希望!不!是绝对会进!甚至可以去参加美国的nBa选秀!”

    “呃……”张子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艰难道:“参加美国的nBa选秀?是不是太夸张了啊?”

    陈安西握拳激动道:“我一定不会放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