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七五一章:会说话的耳珠

第七五一章:会说话的耳珠

 
    苍井小空并不清楚东尼桑的吩咐用意何在,但这并不妨碍她能够意识到如此作为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而意识到和能做到是两回事,幸亏吴一民他闺女哭得梨花带雨的,苍井小空才有了把耳珠戴到了小丫头耳朵上的灵机一动,不然她还真没别的办法完成东尼桑交代给的任务。

    这显得太过于败家,更算不上尽善尽美,但好歹算是让刘小宝的企图有了盼头。

    苍井小空完成了任务,吴一民父女还懵X着呢。

    吴朵朵嚎啕归嚎啕,但不管别人问什么她都不说话,顶多就是摇头和点头,被请上台的时候,苍井小空问她你是不是饿了,她想着爸爸在台下就是这么糊弄小鬼子的,所以很是配合的点了点头。

    小丫头点头的结果就是她被苍井小空塞了满嘴的面包,吉田大雄随后也撒了一把不大不小的米,让父女俩莫名其妙的就成了难民当中的富人阶级。

    这些勉强都还可以理解,但是耳珠是怎么回事?

    吴一民虽然觉得奇怪,也晓得耳珠应该不便宜,但一开始并没有把这放在心上,再贵重的东西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相当于是金银财宝对于沙漠旅人一样的概念,珍贵是珍贵,但绝对没有吃的东西珍贵。

    而吴朵朵也仅仅只是觉得耳珠好看才没有拒绝,不过很快父女俩就知道了耳珠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珠宝这么简单。

    “爸爸,阿姨给朵朵的耳珠会说话…”

    吴朵朵下台来之后就紧紧的揪着吴一民的衣服,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走出人群又离开了电竞擂台赛的举办地,稍稍冷静下来的吴一民看女儿都这样了,怎么还舍得怪她,蹲下身亲了女儿一口,然后紧紧的把女儿抱着站起身来,却不想刚站稳当,怀里的女儿就把挂着面包屑的小嘴凑到他的耳朵边悄悄的说了这么一句。

    “呃?”吴一民把头拉开距离,看女儿的眼睛扑灵扑灵的眨巴着,一点也不像是在说谎,顿时就有点费解了,将信将疑的把自己的一只耳朵贴到了女儿戴着耳珠的那只耳朵上。

    果然会说话!而且还在叫我的名字!

    “吴一民,喂,吴一民,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这声音不大,但贴着听却还是能听得清楚的,吴一民虽然没骇跳起来,但还是猛的哆嗦了一阵。

    “恩,你发抖了?看来你听到我说话了。吴一民,炎黄地球人,十年前以各科目总分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于炎黄共和联盟复旦大学电子竞技系,毕业后从事过很多工作,但都与电竞无关,东瀛事变之前在东瀛星系经营星际快递店,后带着女儿逃难,目前华明武田一岷…”

    “吴朵朵,你要乖乖的,不准把叔叔给你爸爸说的话告诉别人,不然叔叔就变成大灰狼来吃了你哦…”

    耳珠里冒出来的声音先是把吴一民在炎黄公安部系统报备着的相关资料混着一些貌似无关紧要的讯息给吴一民本人念了一遍,然后又十分没水平的恐吓了一下小朋友,而后才有了切入正题的迹象。

    “…吴一民,通过调档你当年的毕业试卷查阅,我基本可以确定你当年毕业的时候是故意考的第二名,据我分析,你之所以不考第一极有可能是因为当年复旦电竞系的第一名将会被复旦大学保送进入炎黄电竞国家总队效力…”

    “装神弄鬼胡说八道!你到底是谁!”

    前边的那些内容被说出来吴一民还能强自镇定,但后面这些秘密,吴一民从来就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现在一个素未谋面之人,通过一个耳珠几乎完完全全的还原了事实真相,这让吴一民终于是忍不住打断了对方的话,问出了他最迫切想知道的问题。

    “我和你一样,都是复旦大学的学生,不同的是师兄你已经毕业很多年了,而师弟我还有那么几年才能毕业,相同的是,曾经那套路太深的电竞国家队师兄你不想进,我也不想进…当然这些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理解,总之说了这么多不外乎就是想向你证明,我觉得你是一个可以信任的炎黄电竞人不是没有道理和根据的。”

    “…”

    吴一民的眼睛突然就一阵又一阵的发酸。

    不想把爱好当成职业去做从而远离电竞其实从来都是吴一民的自我安慰,在报效国家的前提下,就算再难再苦的职业,又有什么理由不去从事和坚持呢?

    吴一民当然有理由,非受迫或是受迫的理由都有。

    非受迫的是当年国家队的环境让吴一民所不喜,他无力改变的情况下远离貌似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受迫的是他的同学当中有一个叫李飞龙的家伙,当时因为那个保送电竞国家总队的名额,李飞云直接或间接的不止一次的对他进行了威逼利诱。

    他不会接受对方的利诱,但他不能不正视对方的威逼。

    嫌贫爱富的女朋友被撬了墙角这种破烂事在今日的吴一民想来不过是哂然一笑的小事,自己的生死,家人父母的生死才是他至今都不能去面对的梦魇…可这就是自己夹着尾巴远离电竞的合理借口?

    他强他的,我过我的,不能进国家队,或是进了国家队却不能像自己想的那样为国效力又怎样,只要不离开电竞,总会是有希望的啊…

    后悔吗?不后悔吗?人年轻的时候总是没什么耐心,也不懂什么坚持,于是在放弃之后,这些吴一民不能承受的过往貌似就已经成为了永恒,在这之中存在着的那些软弱与退缩,让他自己每每想想都会唾弃曾经的自己…

    但是他现在却偏偏想把这段过往拿出来说一说。

    “在你告诉我你会信任我是为了什么事之前,我得先告诉你的是,我曾经是一个软弱到了骨子里的人,除了你说得那个原因之外,还因为我当时的一个同学,他想要那个保送的名额…”

    “李飞龙?中央星燕京李家?嘿,这就巧了,正好我和这家子也有点八字不合,所以师兄你放心吧,既然咱们认识了,你这口成年鸟气肯定会一吐为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