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剑诛江湖 > 第348章 双双跳崖(4)

第348章 双双跳崖(4)

 
    苏陌寒进入草丛之后,暗卫们也有几名追了上来,他们其中有两人轻功还不错,踏在草上就赶了上来,

    苏陌寒没有多想,直接转身回击他们,因此才有了黎明时的那一幕场景,岳语琴在草丛中逃命式的奔跑,苏陌寒跟在后面不时阻击追兵的情景。

    他们在山野中追逐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前追击他们跑散了的宁不凡也闻声赶了过来。

    宁不凡身形在草尖上踏过,身轻如鸿毛,甚至连嫩草也没有太大的摇动,就仿佛只是一阵微乎其微的风吹过了一般。

    顷刻之间,宁不凡便从暗卫们的头顶掠了过去,一剑直劈苏陌寒的后心。

    苏陌寒感觉到了身后袭来的寸劲,回身便是一剑迎上,恰好跟宁不凡的利剑碰撞在了一起。

    由于苏陌寒不知道身后袭击他的是宁不凡,故而低谷了对手的实力,以至于强劲的力道将他震得倒退了数步。

    幸好苏陌寒及时施展天机门轻功身法月落无影,将脚下凌乱的步伐调整了过来,顺势朝后飘飞了好几丈。

    苏陌寒稳住了身形,知道有了宁不凡的到来,自己再想挡住后面的追兵,已经不太可能了,于是他只能转身去追岳语琴,打算带着岳语琴躲进草丛之中,以此方式甩掉后面的人。

    苏陌寒这样一想,脚上轻轻一点,赫然使出了之前在岳语琴那里学到的白平剑派轻功'脚踏九重山'。

    因为苏陌寒知道追击他的宁不凡使用的也是月落无影轻功身法,要是他在受伤的情况下再用同样的轻功身法,肯定很难甩掉宁不凡,所以只能改用脚踏九重山了。

    苏陌寒踏空而去,直登矮坡的坡顶,别说还真是把宁不凡甩在了矮坡下。

    其实苏陌寒能甩宁不凡这么远一截,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脚踏九重山适合登高而用,而月落无影在平地速度虽快,却不适合用于登山。

    苏陌寒登上坡顶后,发现岳语琴瘫坐在前面不远处,嘴里似乎还很沮丧的念叨着:“完了……”

    苏陌寒当然不明白岳语琴说什么完了,可是他上前以后,才明白过来,原来前面是一处悬崖。

    苏陌寒仍不死心,三步作两步的来到悬崖边上,探头朝深谷里瞧了瞧,本想以自己擅长的轻功下到谷底去,可是当他看到幽谷深不见底,空中飘着晨曦的淡淡白雾时,便没有了这个念头,知道摆在眼前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他们身后矮坡下的动静越来越大,眼看追兵就要上来了,苏陌寒开始有些着急了。

    他作为一名职业杀手,深知他们这一行的规矩就是不能落入敌人手中,否则就算可以挨得过严刑拷打,雇主与组织方面也不会再信任他了,甚至还有可能派人对他进行灭口。

    他不想因自己的过失,而给义父带去麻烦,他更不想跟杀手这个职业抹黑,他知道求生无望了,就算王府的人有意想要活捉他,宁不凡也不会放过他的,只是他不想连累了岳语琴。

    于是他对坐在地上非常失落的岳语琴说道:“岳姑娘,咱们萍水相逢,你也愿意舍命相救,如此恩情,苏某没齿难忘,如今你我都已尽力了,只可惜老天爷在故意玩弄咱们,生生将一条绝路放在了我们面前,咱们已是无路可走了,你就不要再负隅顽抗了,乖乖跟他们回去赔个不是,王府的人不会为难你的。”

    岳语琴听了苏陌寒的话,觉得自己之前的害怕确实有些多余了,王府的人怎么可能如此明目张胆的取她性命呢!

    她沮丧的情绪迅速缓和了过来,并说道:“那你怎么办呢?不如你也束手就擒吧,我让爹爹给你求求情,他们也不会要你命的。”

    苏陌寒沉默了片刻,这才一脸无奈的说:“唉,我与你的身份不同,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终点了,只要你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我就是粉身碎骨也瞑目了。”

    岳语琴听完这番话,似有一丝感动,可是感动归感动,她还没有与苏陌寒同生共死的勇气,因为从小养尊处优的她,怎么舍得离开这个绚丽多彩的世界。

    然而他们的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细微且带嘲弄的声音:“这样貌美如花的红颜知己,你怎么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人世间呢?不如我来做个和事佬,帮你把她一并送去地府,让你们做一对鬼夫妻吧!”

    伴随着说话的声音,矮坡下一个人缓缓爬了上来,这个人正是宁不凡。

    宁不凡手中还握着一柄淌血的剑,身上也多了几处外伤。

    显然苏陌寒登上坡顶以后,宁不凡在这段时间里偷袭了尾随上来的暗卫,暗卫们完全没有想到刚刚还一起并肩作战,同仇敌忾的宁不凡会突然向他们出手,因此根本没有丝毫防备的暗卫们轻松就被宁不凡杀散了。

    宁不凡见苏陌寒与岳语琴怨毒的盯着自己,竟厚颜无耻的说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我帮你们赶跑了王府的追兵,又送你们去地府过两人的生活,你们难道还不满足啊?”

    苏陌寒气愤填膺道:“呸,姓宁的,你少要装腔作势了,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吗?你怕岳小姐将你残杀同袍的事说出去,所以打算杀人灭口,可是又担心暗卫们亲眼见到你杀岳小姐,剑神自然不会放过你,所以你才抢先干掉了他们。何必说得那么好听呢?还以为我是之前那个任由你随意玩弄的楞头青吗?”

    宁不凡听完了苏陌寒的话,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在悬崖下的山谷中悠悠扬扬的回荡。

    这把苏陌寒与岳语琴弄得是一头雾水,皆是一脸疑惑的望着宁不凡,似有一些想不明白宁不凡为何会如此这般放声大笑,莫非是自己伪善的面具被无情的撕下,所以在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而疯癫了吗?

    当然不是这样的,事实上宁不凡并没有笑多长的时间,他的笑声便开始变得越来越小,直到完全停止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