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奋斗在饥荒年代 > 第134章 询问
    庄有田已经有一双翻毛皮鞋了,这次女儿又给他带了一双,他依旧是爱不释手,可以换着穿了,二乔又拿出来一双女士的递了过去:“这是给马婶子的,她上次不就想要么。”

    庄有田接了过来,淡淡的道:“以后不要给她买东西,她衣服鞋子都不少呢!”

    二乔不知道这夫妻两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也只是为了老爹好做人,才买的,尽心什么的谈不上。

    三小只新得了一只闹钟和一个收音机,高兴坏了,抱着不撒手,在二乔帮着调试出声音之后,三小只直接惊呆了,这个丑丑的盒子竟然可以唱歌,还有音乐,实在太稀奇了。

    晚上二乔烧水洗脚,庄有田披着衣服坐在灶房和二乔说起了话,问起了列车上发生的事情,并且让二乔一点点详细的全告诉他。

    二乔说的很详细,只是谈到寻找炸药她含糊了起来,庄有田却马上察觉出不对经来了,问道:“你怎么能准确的找到炸药呢?”

    二乔想了想道:“其实自从去年被水淹了之后,我对危险似乎有感知似得。”

    说起这个,二乔就列举了好几个事情,比如木头从房顶上滚落之类的例子。

    庄有田沉默了下来,好一会才道:“明天你必会被安全科叫去问话的,到时候你可不能说你对危险有感应,就说是大家一起寻找出来的,千万不能露头听到没?”

    二乔忙答应了下来,万一被人认为是怪物,把她弄去切片研究怎么办。

    父女两又说了一阵子,庄有田才道:“不要担心,这次事情也算处理得当,你们过去也只是例行问话。”

    二乔忙点头,收拾了下东西回去睡觉了,在火车上晃荡了两天两夜,二乔总觉得床在也晃荡,迷迷糊糊的好不容易才睡沉了。

    第二天一早,二乔是被收音机的播音给吵醒的,三小只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上竖着耳朵听呢,看到二乔醒了,小满捂着嘴巴偷偷的笑。

    二乔没好气的驱赶道:“去院子听,我要换衣服!”

    三小只忙抱着收音机去了院子里,二乔起来叠好被子,换了衣服出来后,她一边梳头一边问正在用榔头敲炭的庄有田:“爹,你什么时候走?”

    庄有田抬头道:“明天走,你还有啥事?”

    二乔想了想走上前小声道:“有些事情要和你说说。”昨晚上三小只兴奋的睡不着,进进出出的,二乔就没把刘强的事情说出来。

    庄有田点头道:“我白天去把缝纫机和自行车拉回来,已经订好了。”

    二乔点头道:“好,我一会去上班,自行车我就骑走了。”

    吃了早饭,二乔把两个大包以及一个布袋子绑在了自行车后座上,这才骑车出门了。

    到了单位,二乔存好车子,刚从后门朝着楼里走,就听到李遂喊道:“庄二乔,你回来了?”

    二乔停下脚步,等着他追上来,李遂追上来瞪大了眼睛把二乔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问道:“你没事吧?听说出事了?”

    二乔瞪了他一眼:“你可别咒我,我好着呢!”多余的话二乔没说,李遂看着二乔大包小包忙接过来一个大包,好几伙这么沉的,眼巴巴的问道:“我的翻毛皮鞋买了没?”

    二乔笑着道:“买了,你运气好,有瑕疵的鞋子正在处理呢,还有毛线都买上了,就是我人家限购呢,我整整排了一天的队!”

    李遂一听东西买上了,高兴地道:“太谢谢你了,回头请你吃羊杂汤!”

    二乔笑着道:“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记住了!”

    二乔一到办公室,大家伙都围了上来,除了二乔前面的尤荷花,七嘴八舌的小声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二乔咳嗽了一声道:“抱歉啊,各位同事,局里要求我们守口如瓶的,恕我不能说!”

    王冲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不要问了,事关重大,万一被叫去谈话就不好了!”

    温萍萍本来特别的好奇,另外科室的几人也都好奇的不行,此时听到王冲这样说,忙都禁言了,万一被牵连上有嘴都说不清。

    二乔首先拿出来的是一个纸盒子,用麻绳拴着,举到了温萍萍的面前:“温姐,这是稻花香的点心,酥皮儿的,得小心拿着!”

    温萍萍一听是稻花香的牌子,忙小心的接了过来,见众人都看了过来就带笑着道:“这是给我婆婆的,她老人家牙口不好。”温萍萍快速回到了座位上,把点心小心的放在了最里面,她可舍不得在这里打开,打开了还不得都尝一尝啊!

    二乔第二次拿出来的是一个小盒子,很漂亮的盒子,打开之后里面的小枕头上放着一只精美的手表。

    王冲知道是他的,激动坏了,小心的接了过来,那样子就像是接过刚刚出生的新生儿一般珍爱。

    王冲一看表盘激动的道:“这是上海牌的最新款?”

    二乔笑着道:“您运气那真是没的说,这刚出的,正在试卖,不要票,我刚买了第二天去就开始要票了!”第二天要票这话是二乔瞎编的,因为第一天她去就卖光了,不过意思也差不多。

    王冲一听眼睛更亮了,他就喜欢新款,和别人不一样,瞧瞧竟然还有钻呢,简直爱死了。

    接下来,二乔把给了钱票捎东西的人的东西依依拿了出来,大多都是毛线和瑕疵布料还有翻毛皮鞋。

    还有几个人也站在一旁,二乔却已经把两个大包分完了,剩下一个布袋子则被她放在了桌子的最里面。

    看到几人,二乔纳闷的问道:“你们也捎东西了么?”

    其中一个矮胖些的女人道:“是啊,那天不是来找你了么,我要五斤毛线,你不是记下来了么?”

    二乔一脸哑然:“你不是说回头给我送钱来么,我一直等到下午都不见你来,我以为你不想要了呢。”

    几人都悻悻然的瘪瘪嘴,这是没给他们带啊,矮胖的女人有些不高兴的道:“我那不是忙没顾上么,你怎么能不给我带呢?”

    二乔依旧笑着:“不好意思,淮国旧那边不能赊账!”

    噗嗤一声,周围拿到东西的人都笑了,不给钱就想让人家捎东西,想什么好事儿呢,捎来了你不要了怎么办,或者拖着不给钱怎么办!

    这几人实在没脸待着了,气哼哼的都离开了。

    二乔这才拿着布袋子去了张科长的办公室,张科长正在打电话,二乔放下东西想离开,张科长却示意二乔坐下来等着。

    电话很快就结束了,张科长笑着道:“怎么样,有没有受到惊吓?”

    二乔腼腆的道:“有点,不过还好事情都顺利解决了!”

    张科长笑了:“等会你直接去安全科,那边要进行例行询问,你按照事实回答就是了,事后局里会对你进行嘉奖的!”

    二乔笑的更腼腆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张科长笑了:“好,说的好!”

    二乔这才把东西都给张科长拿了出来,两条中华,最最好的烟,还有红色和烟灰色的羊毛线,每样两斤,刚好两身毛衣,还能够一个马甲。

    张科长高兴的道:“这次可真是谢谢你,你婶子之前还说呢,我从来没给她买过一件像样的东西,我这要是拿回去,她这不就要被打脸了么?”

    二乔无奈的摇摇头,张科长笑的更夸张了。

    二乔到了安全科的时候,那边一听是庄二乔都很感兴趣,但是却不能私自问话,因为省里的公安系统来人了,还有国家安全部门也派人来了,所以二乔被安排到了一个大房间里进行了问话。

    二乔倒也不害怕,毕竟她这是立功了。

    在说完之后,就有一个看着有些阴沉的男人问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跑回去?”

    二乔没有想,直接道:“其实我之前就觉得有些奇怪,老太太的那个孙子,那种人怎么可能结识到条件看起来不错的朋友,还给带着吃的,毕竟那两人穿着一看就不是普通老百姓,临走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女的频频看向通往驾驶室的门,很是奇怪,所以在合理怀疑中,我就告诉了李组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么,如果我怀疑错了,那么最多是虚惊一场,如果我怀疑对了,那么将是我们正列车的运气!”

    二乔的话让所有人都肃然起敬,是啊,也幸亏是这姑娘的怀疑了,不然只怕这辆车就要被炸了,车上的高级车厢里有两位国家领导,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问完话之后,二乔就被通知离开了,二乔在最后说起了一个组长,那就是张爱菊,她表现特别英勇,在最后竟然追击着敌特份子去了,二乔也只能帮张爱菊到此了,她人微言轻,说太多也没用。

    中午吃完饭,二乔就开始着手写稿子了,她打算把几个有特别经历或者特殊才能的乘务员分别写出来,最后当然要写写他们的家庭,以及家里对待他们工作的态度,毕竟乘务员一走就是七八天,长的更是半个月之久。

    下午,二乔骑车回去,到大门口就听到院子里有唱歌声,不是她家新买的收音机还有谁家的,打开门,家里多了几个陌生的孩子。

    经过介绍,二乔认识了下,都是这条巷子人家的孩子,都还算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