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盈觉得自己额角上的青筋在突突的跳,终于忍无可忍,她转身,冷眸扫向黎子尘,“给老子滚。”

    黎子尘惊讶的看着安盈,喃喃的叫了一声,“盈盈。”

    “滚。”安盈气的直磨牙。

    “盈盈,等你生日那天,我们两家的大人就要宣布我们将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了,我们黎家是书香门弟,你最好还是收敛一些,不要再说这些粗话了,更不要说什么老子,那到底是什么话啊,我一个男子都不会说那种话,你怎么能说呢?”

    黎子尘皱着眉头,他自认为自己是在提点安盈。

    安盈觉得自己遇到了一智障。

    她忍着自己的脾气,对着黎子尘很郑重,很郑重的说:“黎子尘,你给我听好了,我跟你之间没有关系,没有任何关系,我说不说粗话,更与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不要再那么自以为是,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下一次,我就不单单是警告了。”

    说完,安盈快步向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苗若兰朝着黎子尘挥了挥拳头,“mmp的,别再自作多情了,盈盈她不喜欢你,更不会跟你结婚,你这种人只适合娶安宁那种绿茶婊,以后,你再缠着盈盈,打的你满地找牙。”

    说完,她这才爽快了一些,这三天,每天看着黎子尘那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她都快吐了,今天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黎子尘站在原地,盯着安盈的背影,朝着她喊道:“盈盈,这件事情是家长们早就定好的,由不得你,还有,你以后少跟苗若兰这样的人走的那么近,都把你教坏了。”

    安盈的脚步顿了一下,突然有些后悔,之前她只是口头上说了要跟黎子尘解除那个婚约,没有郑重的去跟爸爸还有杨阿姨谈谈,现在事情弄成这样,该怎么收场?

    不过,当初定下婚约也只是爸爸和黎伯伯口头上定的,也没有走什么手续啊。

    安盈边走边皱着眉头想着这些事儿。

    苗若兰还在旁边叽叽喳喳的,“盈盈,你可不能被黎子尘现在的这些表象给迷惑了啊,他都是装的,他骨子里还是喜欢安宁那种绿茶婊的,我表哥可跟他不一样。”

    安盈弯唇轻笑了一声,扭头看着苗若兰,“若兰,你还真是一个护兄狂魔啊。”

    苗若兰噘了噘嘴,在心里嘀咕,她才没有好不好,还不是被威胁的。

    不过,这个黎子尘是真的不能跟表哥比,这天下没有男人可以跟表哥,但是表哥真的好凶啊。

    “那盈盈,你是不会跟黎子尘在一起的吧?”苗若兰暗搓搓的想,要不要给黎子尘搞一个什么桃花,让盈盈彻底对他死心才好。

    “不会。”安盈笑眯眯的说。

    苗若兰当然相信安盈了,她说不会,那就肯定是不会的。

    两个人手挽着手向着学校走去。

    刚刚走到学校门口,安盈就看到安天祥和安宁站在学校门口张望。

    两个人都格外的憔悴。

    看到安盈,安天祥一脸的复杂,叫了一声,“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