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底下黑色的蕾丝内裤在半破的裙子下面若隐若现。

    “啊——”安宁尖叫了一声,底下一片哗然。

    安盈眼里闪出一抹皎洁的光,沈墨看到安盈跌下来,快速起身,跳过前面的一排桌子,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安盈跌下来的身体。

    被沈墨这样子抱在怀里,安盈抬眸看了他一眼,她本来是打算侧跌到旁边的地上,那里铺有地毯的,她也跌不了怎么样。

    着实是没有想到沈墨居然会接住她。

    她对着沈墨眨了眨眼睛,沈墨轻轻的勾了一下唇,在安盈耳边吐了两个字,“调皮。”

    安盈对着她吐了吐舌头。

    这时校长过来,一边抹着额上的汗,一边问沈墨,“您没事儿吧?”

    沈墨变脸倒是快,刚才还带着一抹笑意,等看向校长的时侯,他居然瞬间换成了一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他声音淡淡的道:“我倒是没事儿,不过贵校的学生心思倒是挺重?”

    校长吓的一脸的汗,咽了一口唾沫,“我们会好好的查查的,墨少您放心。”

    旁边还有一些其他领导,包括陆天磊的父亲。

    恒北高中一直都是以升学率高而闻名,可是学校的学生大多都比较木讷,从恒北出去的学生,就算是考上好大学,也都是一些搞技术的,很少有成大事儿的。

    以前国家很注重升学率,可是现在时代开放了,所以一直提倡全面教育,希望在让学生们学习的同时,也能发展一些学生的别的方面的特长。

    校长今天是借着这个所谓的迎新晚会,就是想让这些领导们看看,恒北高中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恒北了,不再是只注重升学率的学校了,对学生也有其他方面的培养。

    本来今天安盈弹的那首曲子,让校长在众领导面前倍儿有面子,众领导听完安盈的曲子,都是赞赏的目光。

    有的甚至直接问校长,这个学生叫什么。

    校长还正在跟几位领导吹牛,结果台上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最重要的是,居然怎么还扑到了墨少身上,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

    在这里虽然领导众多,但是没有一个能比墨少更厉害的,说到底,其实只要墨少一句话,这里所有人都有下岗的可能。

    校长瞪着安盈,怎么又是这安盈的事儿啊,这才开学一学期不到,这安盈就惹了多少事儿了,看来真得找个借口把这安盈送出恒北了。

    “你做什么呢?”校长冲着安盈吼道:“还不赶紧从墨少身上下来。”

    安盈这时才发现自己还在沈墨怀里,而他刚才情急之下,居然在接住她的同时,一个360度的转弯,竟抱着她转了一个圈。

    此时,她的胳膊正缠着沈墨的脖子,而沈墨的大手烙在她的腰间,两个人的动作极为暧昧。

    沈墨的目光深邃而明亮,安盈与他对视,只觉得心都要漏跳了一拍,脑子里莫名的就想起某些韩剧,偶像剧里的一些镜头,男女主深情对视的样子,她心里一阵阵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