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时侯,沈墨拿了车钥匙说:“我去买午饭。”

    安盈点头,晃了晃手里的一套化学模拟试题,“等你回来,我一定做完这一套。”

    “嗯。”沈墨点了一下头,顿了一下,又问:“想吃什么?”

    安盈想了一会儿说:“什么都可以吧,少放辣,最近有点上火。”

    “嗯。”

    沈墨拿着车钥匙直接走了。

    陆天磊简直要晕倒了,“卧槽,安盈,你们俩完全当我不存在吗?也不问问我想吃什么?”

    安盈斜睨了他一眼,“那你可以追上他去问。?”

    陆天磊一想到沈墨那张俊美无双,却又冰冷无情的脸,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

    不过,他对安盈似乎是真的有些不一样的,他居然会问安盈想吃什么,这怎么可能呢?

    沈墨买饭回来的时侯,安盈早已经做完了那套化学模拟试题,这会儿陆天磊正在跟她聊小时侯的事情。

    只听到陆天磊说:“安盈,你不知道你时侯,胆小的要死,我拿了一条小毛毛虫,就直接给你吓哭了,当时你不知道你那模样有多怂,这么多年,你当初的那个样子都能娱乐到我。”

    安盈瞪了他一眼,“你找打是不是?”

    陆天磊挑眉,“我就找打,你打我啊。”

    安盈真的动起手来,一个擒拿手将陆天磊的胳膊拧到了身后,将他按倒在桌子上。

    陆天磊却一伸脚,将安盈绊了一下,安盈直接跌倒在他的背上。

    女孩柔软的身体挨着他,陆天磊只觉得心都要漏跳了一拍。

    沈墨站在小木屋门口看到这一幕,他掏出手机,直接拨了陆天磊父亲的电话。

    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很快便挂了电话,他把陆天磊的那份饭直接丢到垃圾桶里。

    而小木屋里的陆天磊的手机很快响了起来,是他爸打来的。

    只见他接起手机就暴躁了,“爸,你不是吧,为什么突然叫我回去啊,我不回去,不是提前跟你说过的嘛。”

    安盈从他手机泄漏出来的外音听到,“不回来做什么,现在一周才回来一次,都不回来了,你是不是翅膀硬了,你妈想你了,你都不回来看看她,你这个臭小子,我告诉你,你再不回来,以后就别找我拿生活费了,你当你是野的啊,那就自生自灭吧。”

    这段话结束,电话便被挂断。

    挂了电话的陆天磊暴躁的爆了一句粗口,“艹……”

    然后便跟安盈道:“唉呀,我要回家去了,咱们周一学校见吧。”

    安盈抿唇笑着点了点头,“好,那周一见,路上小心点。”

    陆天磊从小木屋出来,正好看到沈墨回来。

    他拎着一个袋子过来,陆天磊打了一声招呼,“我先回去了,麻烦您照顾盈盈了。”

    “不劳费心。”沈墨淡淡的说完这句话,拎着袋子,步伐沉稳的走进了小木屋。

    看到沈墨回来,安盈笑眯眯的迎了上去,“你回来啦?”

    “嗯。”看着安盈兴冲冲的模样,沈墨眉梢眼底是连他自己都未发觉的宠溺之色,唇角还勾起了一抹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