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盈怎么会不知道,安宁想让她去承认,就是不想夜长梦多,想让她尽早离开学校,因为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

    安宁不知道,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她唯一清楚的是,她什么也没有做,她也绝不会让别人冤枉了她。

    “我,我不能,可是姐,这样子,爸妈就不用丢脸了,不是吗?”安宁殷切的看着安盈,“姐,你不要这么自私好不好?为爸妈考虑一下,姐,你不喜欢我,那我以后少在你面前出现就是了,只求你,为爸妈考虑一下。”

    “呵,安宁,你可真是孝顺呢,不过,我告诉你安宁,论坛上的东西不是我发的,如果让我发,我肯定会发你的,怎么会发孙晴思的呢。”

    安宁脸色一白,向后退了一步,安盈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笔上,真是不巧,她也正好有这么一支笔,是沈墨第一次走的时侯送她的。

    那是一支录音笔。

    安宁今晚来跟她说这么一大堆废话,不仅是像以前那样子只为了让黎子尘相信她真的做过那种事情,她还要激怒她,逼着她承认那些东西就是她为了报复孙晴思才发的,而她会录音。

    “子尘哥哥,姐姐她,她恨我至此。”安宁伸手攀住了黎子尘的胳膊,脸色惨白,眼里蓄满了泪水。

    黎子尘皱着眉头,走向安盈,“安盈,你太过份了,宁宁好歹是你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她。”

    “她是我妹妹吗?既然是我妹妹,却处处想着帮孙晴思,想整我。”安盈伸手,一把握住了安宁的手盈,猛的将她拿着录音笔的手抬了起来,“你要帮孙晴思录证据吗?”

    黎子尘的目光也落在那支录音笔上,不可思议的看着安宁,“宁宁,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姐姐?”

    安宁已经被吓傻了,她没有想到安盈的眼睛居然那么好,一下子就看到了她手中的录音笔。

    她不想让黎子尘认为她是一个恶毒的女孩儿,于是立刻解释道:“子尘哥哥,我,我不是想帮孙晴思,我只是不想看到姐姐做了那么恶毒的事情,还不知悔改,我只是想帮她。”

    “帮我?你连信都不信我,现在却说要帮我?帮我什么?把我赶出学校?甚至没办法在整个淮城生活?”

    安盈看着安宁,目光凉凉的。

    安宁哑口无言。

    黎子尘也是气的不行,“宁宁,你糊涂啊。”

    说完,他转身走了。

    安宁忙跟在他身后,叫道:“子尘哥哥,你听我解释啊……”

    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远,安盈看着他们的背影,自言自语了一句,“傻叉。”

    说完以后,她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手机,彻底囧了。

    她居然忘记挂电话,可是,沈墨为什么也没有挂啊?

    难道他一直在听着他们这边的争吵吗?

    安盈轻咳了一声,又将手机挪到耳边,问了一句,“那个,你还在吗?”

    电话那头的沈墨发了一个鼻音,“嗯。”

    安盈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