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盈拿着筷子一边往嘴里塞着菜,一边扒着饭,沈墨却吃的慢条斯理。

    然而,当沈墨一碗饭吃完,她居然还有小半碗,她真是无语死了,简直怀疑他是直接把头摘下来往肚子里灌的。

    明明看到他吃的那么慢,那么优雅好看,可是居然吃的那么快。

    吃完饭,安盈收拾了那些餐盒,洗洗涮涮的,这一回沈墨倒是没有跟她抢着洗,他爬在桌上还在写着东西。

    等安盈洗完碗,这才发现沈墨这丫的居然给她写了满满的十页纸的习题,每一道题都是刁钻古怪,但是却不是很偏的知识点,只是每道题都很复杂,用到的知识点很多,需要她一遍遍的,翻来覆去的研究这些知识点,正着反着的用。

    她敢保证,等她做完这些题,估计书上的所有知识点都熟透了。

    “这是一周的习题,认真做,下周我来检查。”沈墨将习题交给安盈,抬腕看了一眼时间,“下午再教你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我下午六点半的飞机,下周大概可以留两天。”

    这一周他也是临时起意才过来的,所以公司那边,还有家里都没有交待过,必须尽快回去。

    “好!”安盈点了点头。

    中午两个人各自休息,沈墨只睡了十分钟便醒来了,安盈足足睡了半个小时。

    在安盈睡着的时侯,沈墨就坐在她旁边,拿着画笔,一点一点的勾勒着她的样子。

    直到画到她的唇时,他的目光落在她嫣红的唇上,明明知道她现在还小,不可以,可是,他还是那样做了。

    鬼使神差的便附下身,微凉的唇贴在了她的唇上,轻轻的舔了一下,女孩的唇很软,很甜,引诱着他不断的向更加深入的探索着。

    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舌尖轻轻的撬开了她的唇,一点点的探入。

    他也是第一次接吻,微微的有些紧张和激动,可是这张樱桃小嘴就像是有魔力一般,一直那样子吸引着他。

    他一向自制力是很好的,可是面对安盈的时侯,他的自制力居然形同虚设。

    此刻,他居然起了反应。

    他皱着眉头,就那样静静的盯着安盈看着,有些不解,又有些迷茫,一双冰魄般的眸子深邃而清澈。

    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神秘,让他有一种想一直探究的感觉。

    “呃……”安盈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刷过他的眼睛,“那个,你……”

    安盈伸手抚上自己的唇,刚才她做了一个春梦,梦里沈墨在吻她,那个吻毫无技巧,生疏的让她感觉到了疼痛。

    她就是被疼醒的,一张开眼睛,就看到了沈墨这张放大了的俊脸,她脑子里立刻就有了一个想法,难道,刚才沈墨真的吻了她?

    她眨巴了两下眼睛,“你刚才……”

    “你嘴角有东西。”

    不等安盈话说完,沈墨微凉的指尖落在她的唇角,轻轻的拭了一下,然后拿开。

    安盈:“……”

    反正安盈也没有看到他揩下来的东西是个什么东西。

    “口水。”沈墨淡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