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雅真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有再说。

    三班班主任孟锋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笑了一下,“没有的东西,还老要挂在嘴上说,这多不好啊。”

    “你……”房雅真气的咬牙瞪了阵节锋一眼。

    看到自家小姨吃瘪,孙晴思咬了咬牙道:“杨教官,这个安盈伸脚绊我,您得给我一个交待。”。

    杨教官挑了挑眉,目光深邃的看着孙晴思,“你确定要我给你一个交待?”

    孙晴思被杨教官的目光吓了一跳,咽了一口唾沫,还是说:“是的,今天是军训第一天,杨教官也说了,现在我们都归你管,那么我被别人绊倒了,也是违反纪律的,请杨教官给一个交待。”

    “好,既然你要交待,那你就去操场上跑十圈。”杨教官开口冷冷的道。

    孙晴思不能置信的看着杨教官,“杨教官,你是不是弄错了?明明是安盈绊的我,凭什么是我跑十圈,是她跑十圈吧?”

    “不是你先伸脚绊的别人吗?”杨教官淡淡开口,“你做错了三件事情,第一,军训迟到,第二,伸脚绊同学,违反纪律,第三,技不如人,。”

    孙晴思瞬间没有话说了,她没想到,杨教官居然看到她伸脚绊安盈了,她咬了咬牙,低着头,不说话了,只当这件事情没发生。

    可是之前是她想要一个交待的,现在她想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怎么可能。

    杨教官冷声道:“孙晴思同学现在开始,绕着操场跑十圈。”

    孙晴思当然是不想跑了,她看着教官,嗲嗲的道:“教官,今天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军训,就不能原谅吗?”

    “是你不让我原谅的,刚才我是打算不追究了,你自己要一个交待,现在让我原谅一次?”杨教官明显的有些不耐烦了。

    “杨教官,是安盈先把我的军训鞋泡到水池里去了?我才来迟到的,这也不是我的错啊,杨教官怎么不追究安盈的错?就让我去跑十圈。”

    孙晴思见教官这样子帮着安盈,也恼火起来,“杨教官,你这样子偏向安盈,是跟她有什么关系吗?”

    “你……”杨教官显然没有想到,一位刚上高中的同学,居然能说出这样子的话来。

    他一个部队里混的人,性子又是直来直去的,怎么能跟她打这个口水仗呢,杨铭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跟她一起跑。”安盈突然站出来说:“不过,在这之前,我要澄清一件事情。”

    安盈抬头扫了所有同学一眼,然后又看向杨教官说:“孙晴思眼神可能不怎么好,不过我相信她的记忆还是有的。”

    她对着苗若兰招了招手,苗若兰噔噔噔的跑了过去,从自己裤袋里摸出手机,点开录音播放,里面很清晰的传出来孙晴思的声音,“这,这怎么可能,我昨晚明明就是从你床底下拿的鞋扔进水池里的。”

    只有这一句,苗若兰录的真的是清晰的很,本来在宿舍里的那一场闹剧只有当时那栋宿舍楼,那一层的部分同学知道,现在这句录音一播出来,苗若兰又说道:“孙晴思同学本来是打算把安盈同学的鞋子扔进水池里,怎成想,黑灯瞎火的,倒是把自己的鞋子扔进去了,这个也怪不得安盈同学吧,孙晴思,你要怪,只能怪自己眼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