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谢谢盈盈。”苗若兰笑眯眯的跟安盈道谢。

    几个人到了宿舍,房雅真立刻就走了,对着一旁的安宁道:“我带你去你的宿舍。”

    “好,谢谢房老师。”安宁一副乖巧的模样。

    是一个六人间,已经有三个床铺住了人,两个下铺,一个上铺。

    苗若兰看着还有一个下铺,她兴奋的冲了过去,却接触到沈墨的目光,他眼神冷冷冰冰的。

    苗若兰只能转过头跟安盈道:“盈盈啊,你看这里还有一个下铺,你住这里,我就住你上铺。”

    “你不喜欢住下铺?”安盈诧异的看着苗若兰。

    苗若兰在心里吐槽,她倒是想呢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啊,她要是敢让安盈住上铺,表哥还不得弄死她啊。

    苗若兰笑眯眯的道:“我,不喜欢住下铺,不喜欢,呵呵……真的是,不是喜欢啊。”

    她又接收到表哥的目光了,妈妈呀,好可怕。

    “好,那我住这个床位。”安盈把自己的东西一把放到床上。

    沈墨抬腕看了一眼时间,皱了一下眉头,叫了安盈一声,“安盈。”

    “啊?”安盈正在铺床,转头去看沈墨。

    “跟我出来一下。”沈墨自己率先向外面走去。

    安盈看着铺了一半的床,还是转身跟着沈墨走出去。

    苗若兰本来也在上铺整理自己的床铺,看到自家表哥叫安盈出去,她忙从自己床上往下爬,爬了一半,手没有抓牢,直接掉了下来。

    “唉哟。”她疼的呲牙咧嘴的,不过也不影响他听墙角啊。

    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向宿舍门口跑去。

    安盈和沈墨就站在宿舍门外,只听到沈墨清冷的声音道:“这个送你。”

    安盈抬眼看去,是一支笔,准确来说,是一支录音笔。

    “录音笔?”安盈惊讶的说了一句。

    这回倒轮到沈墨惊讶了,才是一个刚上高中的学生,居然知道录音笔,他看着安盈的目光黯了黯。

    这个丫头,似乎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会拿刀叉,知道中考题,还知道录音笔,比他想象中厉害很多。

    在他的印象中,安盈不过是一个才考上高中的,在小镇子长大的小姑娘,应该是什么都不懂的。

    可是他在来镇子上找安盈之前,就查过她的底,她一直就在镇子上生活,从未出去过,就连这个小县城都甚少来,也没有接触过什么人,怎么就懂得这么多呢?

    他又回想了一下之前查到的安盈的资料,她中考之前,也就是在那天晚上他第一次遇到她之前,她似乎一直都是一个很懦弱的人,被她的继母和继妹欺负的不成样子。

    他当时还想着如果可以,他把安盈接到他身边保护着,她是他恩人的女儿,他有义务保护她,给她锦衣玉食的生活,就算她什么都不懂,他也能给她一世安好的生活。

    可是当他真正接触到这个小姑娘的时侯,他才发现,她似乎跟查到的不一样,难道前面的十几年,她都在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