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都是宁宁给她的一些书,她从上面看到的,所以现在实践一下。

    正好今天安天祥因为不给他吃那个苜蓿肉有点生气。

    安天祥一走进来,看到乔慧那个样子,面上一红。

    乔慧之前嫁了一个富二代,虽说那富二代不是真的爱她,但是作为他的太太,倒是也没有多亏待了她。

    毕竟他的妻子,也是要给他长脸的,所以乔慧要买的衣服,要买的保养品是一件不少的给她买来,所以,如今的乔慧虽说已经快要四十了,不过风韵犹存。

    现在再穿成这样,摆出一副撩人的姿势,安天祥还真有点把持不住。

    不过他一向思想迂腐,看到自己家的妻子这副模样,他眉头一皱,“你在搞些什么?”

    “老安,对不起呀,我也不是故意不给你留饭的,实在是当你在外面吃过了嘛,已经都十一点了,你才回来,我实在是不知道……”

    她说着已经往安天祥身上蹭了几下,安天祥皱了一下眉,也没有推开乔慧。

    乔慧就知道安天祥挡不住她的,虽然严思禅长的比她漂亮,可是却没有她会打扮,严思禅每天都穿着宽大的白裙子,看起来虽然文艺,但是却不符合男人的审美。

    乔慧的唇已经落在安天祥的唇上……

    两个人一番鱼水之欢后,安宁从他们的房间门口离开,唇边绽起一抹得逞的笑意,只要妈妈还能稳住爸爸的心,安盈迟早都得离开这个家。

    她心情很好的去敲了安盈房间的门,此刻已经十二点半了。

    安盈已经睡着了,听到敲门声,她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到了安宁,她有些烦燥,本来今天就挺累的,第一天跑步,还做了那么多的习题,都快累爬下了。

    这都大半夜了,安宁还来敲她的门,她没什么好气的问道:“什么事儿?”

    安宁对着安盈笑了一下,“姐,我听卖菜的王婶说你今天去买菜了?”

    安盈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件事情保密不了了,不过好在当时她没有让沈墨下车,如果安宁跟乔慧说起来,她就说那是若兰家的车子。

    安盈只能又在心里跟若兰道了一句歉。

    “是又怎么样?”安盈知道瞒不了,干脆承认。

    安宁笑道:“姐,你买了菜,怎么都没有带回来呢?”

    “哦,那是我帮若兰家买的。”安盈睁着眼睛说瞎话。

    安宁听到这话,却有些义愤填膺的道:“姐,你还把那个苗若兰当成朋友,她居然让你做这些佣人才做的事情,真是太恶心了,姐,你快跟她绝交吧,这种有钱人家的小姐,哪里会跟咱们这些人做朋友呢,我听说她可是沈若庭的表妹呀,这可算是世家小姐,沈若庭在咱们淮城,那真的是只手遮天的哪,那样的小姐,哪儿能真的跟我们交朋友呢。”

    安宁说这些话,无非就是想破坏一下安盈和苗若兰的关系。

    之前她不知道苗若兰是什么来头,现在知道了,她心里却有些嫉妒,凭什么安盈能跟这样的富家小姐交朋友,而她却不能,所以趁着现在,她可得多说几句,最后让两个人之间有了心结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