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口就让他拿出来三万块钱给安宁买分,你跟安宁每天却出去跳广场舞,有事儿没事儿还要说我爸欠你们娘家两万块钱,我爸又不欠你们母女的,凭什么这样为你们付出。

    你嫁给我爸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出去工作过,家里所有的日常开销全是我爸,家里大事小事都是我爸,我爸把安宁养了这么大,你们还想要他怎么样?”

    本来安天祥还觉得养家糊口就是男人该做的事情,而且乔慧也一直在他耳边说什么男人就该宠着女人,宠着孩子。

    还时不时的跟他提起她前夫,说以前她在家里都什么也不用做,做饭洗衣都有佣人,每天养尊处优的,可是现在嫁给安天祥,她还得做饭洗衣服,还要照顾两个女儿,她多么多么辛苦。

    安天祥一听这话,瞬间也被绕进去了,她也觉得他这个男人当的有点窝囊,不仅自己的日子过不好,还让老婆孩子跟着他一起受罪,所以他每天才这么努力的干活养家,甚至为了安宁能买分去重点高中,他每天除了做自己的工作,还要做两份兼职。

    现在晚上做的这一份,不仅辛苦,而且还挺危险。

    他一直觉得他为了老婆孩子这样子也是应该的,可是今天听盈盈这么一说,他突然也心疼起自己来。

    是啊,他根本不欠乔慧和安宁的,为她们做了这么多,她们还不满意,居然还不给他饭吃。

    本来就是她们吃剩下的饭菜,现在居然还不给他吃,他为了这个家,这么辛苦,乔慧居然早起给别人做饭,也不愿意给自己做。

    今天早上盈盈给他做了早餐,她们母女还大发雷霆。

    现在盈盈一天也不在家里吃饭了,在家里了只有乔慧和安宁,两个人不仅吃好,睡好的,还诸多怨言。

    一想到这些,安天祥的心里就难受,莫名的又想起了严思禅,以前思禅还在的时侯,思禅自己画画,还有工作,把家里也打理的井井有条,还能帮他分担一些,他们只有盈盈一个女儿,那时侯的生活真的是太美好了。

    越想越难受,安天祥也没有什么胃口了,干脆饭也不吃了,把碗往旁边一推,“宁宁,你想把这个苜蓿肉带给子尘,那就带去吧,爸确实是吃不了。”

    安宁看着那份苜蓿肉,再看看乔慧,乔慧一直给她使眼色,安宁突然掩面哭了起来,“爸,您,您这样说,让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孝顺了,爸,对不起,我错了,您吃吧,还是您吃吧。”

    说完以后,安宁呜呜的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间。

    乔慧道:“老安,你没吃饭,赶紧吃吧,多吃一些,明晚我肯定给你留饭,宁宁这孩子一向孝顺,今天肯定是因为她跟子尘说了要带给他的,她一向是一个重诺的孩子,只怕别人说她不守诺,所以才有些急了,她这么守诺的孩子,怎么可能不孝顺呢,你看她对你,也是够孝顺的,宁愿子尘说她不守诺,也要把那个苜蓿肉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