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点起床跑步到七点。

    七点至八点洗澡吃早餐。

    八点至十二点学习文化课。

    十二点至一点半午餐及午休。

    一点半至三点半画画。

    三点半至五点女子防身术。

    五点之后,自由活动。

    安盈看着这样一张计划表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

    沈墨从后视镜中看到她的表情,问了一句,“不好?”

    安盈摇头,“没有,只是在想五点以后这个自由活动是什么意思?”

    沈墨难得的话说的长了一些,“以上内容没有学通透的可以复习。”

    安盈嗯了嗯唾沫,“……好。”

    车子到镇子上也不过十来分钟,安盈推开车门下车,沈墨居然也跟着她一起下了车。

    “我走了。”安盈干脆利落的跟沈墨道别,可是沈墨却开口道:“等等。”

    “嗯?”安盈不解的看着他,只见他抬步走进了一家装修看起来很精致的店。

    这种店安盈从来没有进去过,也不知道里面是卖什么的,不过看起来里面的东西应该都挺贵的吧,因为这家店是镇上装修的最时尚,最漂亮的店。

    只用了五分钟,沈墨便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大袋的东西递给安盈。

    安盈大略扫了一眼,全是一些零食,而且全是他们家只有过年才会买来吃的干果零食之类的。

    安盈忙摆了摆手,“不用。”

    “你现在的体格很多东西不适合学。”沈墨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将袋子硬塞到安盈手里。

    然后顾自上车。

    安盈拎着手里沉甸甸的袋子,心里微微暖了一下。

    她知道,是因为她昨天没有吃晚饭,沈墨担心她今天也吃不到晚饭,所以才给她买了这么多的零食。

    她拎着袋子往家里走。

    现在是夏天,虽然已经九点多了,但是大家都还在外面乘凉,甚至有些人还在大广场上跳广场舞。

    安盈回到家里,只有安天祥回来了,刚刚洗完澡出来,看到安盈回来了,笑道:“盈盈回来了。”

    安盈点了点头,叫了一声,“爸。”

    “我先上个厕所。”安盈把手里的袋子放到桌上,便急急的冲进洗手间去了。

    这时黎子尘过来找安宁,之前安宁说是补习内容有些不懂,想让黎子尘教她一下,不过今天从补习班一回来,黎子尘便有事儿出去了,这会儿才回来,想来也才九点,就过来看看是什么问题。

    结果他来的时侯安宁还没有回来,安天祥便给黎子尘倒了一杯水,让他先坐一会儿。

    安盈还在厕所酝酿的时侯,听到外面安宁和乔慧的声音。

    安宁一进屋,便看到坐在桌前喝水的黎子尘,眼睛亮了一下,忙跑进来,甜甜的叫了一声,“子尘哥哥,你怎么来了?”

    “你今天不是说补习班上有些东西没有听明白嘛,我就过来看看,你哪里不明白。”黎子尘温和的笑着,看着安宁他忍不住声音都柔和下来了。

    安宁噘嘴道:“唉呀,补习班上讲的内容是不是超纲了呀,好多都听不太懂呢,子尘哥哥,我进去拿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