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脖子以下是哪里?

    哈,是胸啊。

    沈墨只感觉到手臂下面软软的一团,还微微的有点热。

    他和安盈都怔了一下,明知道现在的动作很不合适,但是他就是没有松开安盈。

    他从来没有这样子近距离接触过女生,不,部队上也有女兵,他也有训练过,可是他从来没有过这样子奇怪的感觉,揽在怀里完全不想松开。

    女孩儿的身体很软,也很小,而她的体温暖暖的,不凉也不热,就是他所喜欢的。

    “那个,我,我知道了……”见沈墨半天没有松开她,安盈只能开口说话,打破尴尬。

    不过她一开口说话,胸口起伏,更让沈墨无法把持,他下面居然有了反应,这让他有些惊讶,之前在京城,他接触过多少美女,甚至有许多美女光着身子站在他的面前,他都没有半点反应,今天只是教安盈几个简单的动作,就有了反应。

    他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沈墨松开安盈,转身直接进了屋子,只留下安盈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门外。

    下午安盈又看了一会儿画画方面的基础知识,之前沈墨给她的那本书也看的差不多了,她没有随时去问沈墨问题,因为每次她看书的时侯沈墨都在画画,她不想打扰沈墨。

    所以一整本书看完了,她把不懂的地方都用笔抄下来了,等到沈墨空了,才一一问了一下。

    弄懂了这些内容,安盈觉得真是醍醐灌顶一般,对画画突然有了一个更深层次的认识。

    她又试着画了好几幅,是比之前画的好了一些,不过也只能算是差强人意。

    也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能有多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不错。”沈墨看着安盈画的东西夸奖了一句,安盈咬着下唇,眼睛闪闪发光,这还是沈墨第一次夸她呢。

    她顺口便说了一句,“谢谢师傅。”

    沈墨怔了一下,抬头看安盈,安盈对着他笑了一下。

    也不知道怎么了,听到安盈叫他一声‘师傅’,沈墨心里有些不舒服,他似乎更喜欢她叫他沈墨。

    时间越来越晚了,都晚上九点了,安盈一看时间,这下慌了,这一天的学习真是充实,画了两幅画,还练了女子防身术,只是时间过的也未免太快了一些吧。

    她忙跟沈墨打了一声招呼,“我先回去啦。”

    “我送你。”沈墨拿了车钥匙要送安盈。

    安盈又想起来上次沈墨送她回去,被乔慧和安宁说成什么样子了,而且爸爸也误会了她。

    她一点也不想让安宁见到沈墨,所以她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送你到镇上。”

    天已经这么晚了,从这里到镇子上还有一段距离,这段路可是没有路灯的,他不放心安盈一个人走。

    安盈想了想,如果她现在徒步走回去,天这么黑,她也没有手电筒,确实不好走,于是点了点头。

    她只能上了沈墨的车子,坐到车上,沈墨递给安盈一张纸,安盈拿起来看了一眼,居然是一张计划表。

    很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