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女孩儿对安宁一阵鄙视,不过毕竟黎子尘的身份不一样,她们找着借口为黎子尘开脱。

    安宁咬着下唇,心里一急,便开口道:“我姐在中考之前就有考题,她考的好是理所当然的,我见过她的考题,跟中考试卷一模一样,她肯定是作弊的,作弊得到这样的成绩有什么了不起的。”

    几个女孩儿又看向安盈。

    安盈笑了起来,“安宁,说话讲证据的,你说我有中考的考题,有什么证据?再说了,我这么一个小姑娘,要家世没家世,要背景没背景的,我哪儿来的考题?”

    “你,你经常出去鬼混,这几天还总是有一个人开车送你回家,谁知道你都交了什么样的朋友呢。”安宁咬着牙瞪着安盈说道。

    “证据呢?”安盈只是冷冷的盯着安宁,口齿清晰,声音清冷的问了这三个字。

    安宁当然拿不出证据,当初中考考完了以后,她去安盈房间找过安盈手写的那些题,可是那些纸全部不见了,肯定是被安盈给处理了。

    她拿不出证据,只能咬牙说:“子尘哥哥也知道的,不信你们问子尘哥哥。”

    所有人把视线调到黎子尘的身上。

    黎子尘皱了一下眉头,他所谓的知道,不过也是从安宁嘴里说出来的,他也是没有什么证据。

    “子尘哥哥。”安宁用祈求的眼神看着黎子尘,她知道,只要黎子尘开口证明,就算没有证据,那些女孩儿们也会信的,毕竟子尘哥哥的身份摆在那里的。

    黎子尘的视线却落在安盈身上,他想着,只要安盈这会儿向他服个软,他就说他不知道,可是此时的安盈只是冷冷的盯着他,那一双眸子清亮无比,他只看了一眼,便有一种心要漏跳了一拍的感觉。

    黎子尘深呼了一口气,对着那几个女孩儿说:“你们不都给我妈准备了礼物嘛,不去送?”

    几个女孩儿这才想起来,也不再看这两姐妹的热闹了,反正无论事实是怎么样的管她们什么事儿啊,她们最多就是多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今天爸妈可是交给她们任务的,要让她们把礼物送给黎夫人,并且努力的要让黎夫人喜欢。

    于是一群姑娘们都纷纷的找自己父母拿她们准备的礼物,准备送给黎夫人。

    而此刻杨炎菲正在跟黎广轩说安宁说谎的事儿,她有些气恼,“这个女孩儿真的是够了,都什么人哪,她妈那个样子,我就看不上,没想到带来一个女儿,居然说谎脸都不带红的,那个乔慧跟思禅简直就没法比,也不知道安大哥到底是怎么跟她一起生活的。”

    黎广轩此刻她皱着眉头,“这个女孩儿怎么是这个样子的,刚来的时侯,看着打扮的还像一个大家闺秀,嘴也很甜。”

    “就会做个表面功夫。”杨炎菲恼火的说道,“以后让子尘少跟她来往,可别把我们子尘给带坏了,我今天还看着她跟子尘眉来眼去的,广轩,你要报的是安大哥的恩,安盈才是安大哥亲生的,你可别弄错了,以后子尘就算要娶,也得娶盈盈,今天我没有当场发飙,完全是看在安大哥的面了上,不想让安大哥太丢脸。”

    “我当然明白。”黎广轩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