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黎广轩看向黎子尘,“怎么回事儿啊?那我岂不是没把事儿办好?当初我跟校长打招呼,可说的是安宁的名字。”

    黎子尘还没有说话,乔慧又笑道:“没有关系的,黎教授,只要你打过招呼了,都是老安的女儿,弄错个名字,老安自己都能去改的,不必拘泥这些小节的。”

    “改好了?”黎广轩惊讶的问道。

    乔慧忙点头,“对啊,我们老安都改好了,现在宁宁跟盈盈都能读重点高中了,这样很好了。”

    黎广轩和杨炎菲都点了点头,“好好好,改好了就好。”

    “快进去坐吧,今天家里也来了不少客人,你们随意,可能会招呼不周,不要介意。”杨炎菲对着乔慧笑道。

    看到杨炎菲居然对自己笑,乔慧立刻就觉得自己跟杨炎菲是同一个档次的人了,立刻迎了上去,攀住了杨炎菲的胳膊,“走吧,那一起进去吧。”

    她很有主人翁精神的搀着杨炎菲往里面走,杨炎菲有一瞬间的错觉,觉得其实她才是来乔慧家里做客的。

    她不太习惯陌生人跟她这么亲密,有些不自在,可是乔慧像是完全看不出来一样,硬是拉着杨炎菲往里走。

    刚一走进里屋的客厅里,一位太太叫了杨炎菲一声,“炎菲,你跑哪儿去了,害我好找。”

    借着这个空档,杨炎菲忙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手臂从乔慧怀里拽出来,赶紧快走了两步,握住了那位太太的手。

    那位太太看着握着自己手的杨炎菲,惊讶了一下,平时杨炎菲可是不怎么跟她们亲近的,虽然大家经常一起聊天,打麻将,但是杨炎菲纯属娱乐一下,没有要跟她们这些人深交的意思。

    虽然她们这些个太太们也算是有钱人家的人,可是跟黎家不一样,黎家不仅有钱,而且有权,据说在京城里有当官的亲戚。

    杨炎菲拉着那位太太走到沙发跟前,坐了下来,这才松了一口气,乔慧居然也厚着脸皮跟了过去。

    杨炎菲坐的位置,两边都有人,那两位太太知道杨炎菲的脾性,所以也不敢跟她靠的太近,坐的离她有一点距离,但是却不足已再坐一个人。

    乔慧站在那里看了半天,最后还是走到杨炎菲跟那位太太中间,一屁股坐了下来。

    她把本来坐在杨炎菲旁边的那位太太推了推,“唉哟,这也太挤了,麻烦,往那边挪一下。”

    那位太太有些不悦,但是今天毕竟是杨炎菲的生日宴,那位太太也不想闹出什么动静了,于是只好又往旁边移了移。

    乔慧坐在杨炎菲身边,这才抬眼看了一眼所有人,本来大家还都在聊天,她这么一挤进来,所有人都不再说话了。

    她自顾自的说:“咦,大家怎么都不说话了?哦,大家可有不认识我,我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乔慧,是老安的妻子,我们家跟黎家关系可亲密了,我们老安是黎教授的救命恩人呢。”

    大家都默默的听着乔慧的自我介绍,最后都尴尬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