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快走了两步,跟黎子尘并排走到了一起,“你伯母不会说话,你不要介意,她的意思是说晚辈当然得先去见见长辈。”

    “嗯,我知道的。”黎子尘笑着点了点头。

    安宁伸手扯了扯乔慧的胳膊,把乔慧扯到了后面,跟她并排走在后面,“妈,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乔慧看着自家女儿,悄悄的说:“妈有什么说错的嘛,妈看人眼光很准的,子尘他肯定喜欢的是你。”

    安宁皱了一下眉,“妈~。”

    “好好好,妈不说了。”乔慧笑眯眯的,“反正我女儿这么优秀,今天等你黎伯伯和黎伯母见到你以后,那就没有安盈什么事儿了。”

    “你知道就好了嘛,干嘛当着子尘哥哥的面说出来啊,说话要注意一些的嘛,不要让子尘哥哥觉得我们居心叵测。”

    “好了,好了,妈知道了。”

    母女俩正说着话呢,安天祥回头叫了安宁一声,“宁宁,快过来见见你黎伯伯和黎伯母。”

    安宁一抬头,就看到黎广轩和杨炎菲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她的脸上立刻就绽出一道温婉的笑容,踩着小碎步,盈盈向前,声音甜美的叫了一声,“黎伯伯,黎伯母好。”

    “嗯。”黎广轩点了点头,“这小丫头也长大了,我记得当初乔慧刚跟你结婚的时侯,她才十岁。”

    “是啊,她跟盈盈同岁的,只是月份不同。”安天祥笑着说道。

    “走,进去吧,咱们进去杀两盘,炎菲今天可是请了她不少姐们儿,咱们俩大男人在这里反倒是不合适。”黎广轩笑着说道。

    安天祥刚点头,却听到杨炎菲问:“我听子尘说,今天你带她们母女过来,是为了感谢广轩给找关系,把孩子送进重点高中的?”

    “这孩子分数差了几分啊?”杨炎菲又问了一句,“我听子尘说,这孩子一直比盈盈成绩好,这次中考怎么……”

    安宁一听这话,就知道子尘哥哥以前一定在黎伯母面前说过她跟安盈许多的话,而且,似乎还总是说她的好话。

    既然黎伯母对她印象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她不能因为中考的成绩,让黎伯母对她的印象差了,想了一会儿,开口道:“伯母,我这次中考成绩也不错呢,这回买分读重点高中的是我姐,我,我是替我姐来谢伯伯的。”

    安宁这句话一出来,所有人都怔住了。

    杨炎菲和黎广轩是因为觉得自己弄错了对象有些尴尬,而安天祥和黎子尘则是有些意外,宁宁怎么会这样说呢?这分明明是给她买的。

    乔慧本来听到杨炎菲问到买分的事情,还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结果安宁这么一说,反正黎广轩已经打过招呼了,学校那边也已经同意了,现在就说是安盈又怎么样,学校那边知道是宁宁就好了,让宁宁在学校能够入学,在这边宁宁还不用丢脸,多好。

    于是她也帮腔道:“是啊,黎教授,黎太太,是你们弄错了,这考坏了的是安盈,不是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