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安盈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安盈绽放放笑容的刹那,沈墨莫名的晃了晃神,明明是在树阴下面,他却有一种被刺眼的阳光晃了眼的错觉。

    安盈的笑很美,很明媚,如同春季百花齐放时的灿烂,让人炫目。

    明明日子过的并不好,她却还能拥有这样灿烂的笑容,那么纯净的目光。

    沈墨觉得自己突然有一种冲动,想把面前的女孩拥进怀里的冲动,不过他忍下来了,没有再说话,只是拿起画笔,继续画画。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几个小时,太阳都快下山了,夕阳把那一片山坡染成了一抹红,鲜血一般,很漂亮,也很让人难受。

    安盈突然想起一句话,“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她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准备回去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沈墨却叫住了她,“安盈。”

    安盈回头看着他,“什么?”

    沈墨将下午画好的那幅山水画从画架上拿下来,递到安盈手上,“礼物。”

    安盈眨巴着眼睛,“什么礼物啊?”

    沈墨:“中考庆祝礼物。”

    安盈眼睛亮了亮,她记得前世沈墨的画似乎到最后还挺值钱的,不过那时侯他是一个神秘的画家,代号叫什么YM,大家都不知道是谁,但是却都在抢购着他的画。

    那时侯她跟沈墨要订婚了,所以他去过沈墨那里,看过他的画室,才知道他就是YM。

    “那个,沈墨,要不你给我签个名呗。”安盈眼里闪着光,眨巴着眼睛,笑眯眯的样子,像一只讨食的小猫。

    沈墨挑了挑眉,安盈忙说:“你签YM这个名,以后我觉得会升值,你这个画。”

    沈墨:“……”

    虽然很无语,但是还是拿过来画,在上面照着安盈的意思签了那两个字母。

    安盈拿着画,举起来一边看一边转圈圈,一双眼睛闪着精光。

    可是沈墨莫名的觉得安盈看着画的样子好像是看到了人民币的样子……

    “想学画画吗?”沈墨突然问了一句。

    安盈放下画,眨着眼睛看着沈墨,“你教我?”

    “嗯。”

    安盈又想了想摇头,“不学。”

    她知道学画画需要很多钱,得买纸,买笔,还得买颜料,那些东西都不便宜,越好的越贵,想画出好的画,当然与那些东西脱不了关系,她不想自己把画画学好了,却因为买不起那些东西而画不出一幅好画来,到时侯,人家会说,你看严思禅的女儿,真差劲。

    再说了,就算只是学画画,也是需要那些东西的,她现在连读个高中都成问题了,家里那么缺钱,她怎么学?

    总不可能让人家沈墨教她画画,她还让人家沈墨出钱帮她买这些东西吧?

    沈墨有些疑惑,安盈明明很喜欢画画,为什么又不肯学?

    他就那么盯着安盈,安盈吸了吸鼻子笑了起来,歪着头说:“沈墨,我今天跟我爸吵架了。”

    沈墨怔了一下,依旧没有说话,他知道安盈家里不太平,她爸大约又是因为她的那个后妈和妹妹凶她了吧,她的脾气也是急燥,总会顶撞她的父亲,再这样下去,她在那个家里肯定会孤立无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