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水草勾住了她的脚。

    水面噗通一声,安盈仰头看去,只见沈墨从水面游了下来,模糊间,她能看到他脸上的焦急和担忧,他的双手用力的划动着,如同一个盖世英雄。

    脑子里突然出现了那么一句经典台词。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可我猜不中这结局。”

    他确实是一个盖世英雄,他不顾自己的安危游下来救她,只是她的脚被水草缠的很紧,他游了下来,游到了她脚的地方,奋力的扯着水草,可是这时,水底却卷起了一阵水浪,如同龙卷风一般向他们席卷而来。

    他向后看去,眼看着那一股急流卷了过来,他双手紧紧的扯着水草,奋力一扯。

    她能看到他手上鲜红的血液从手心向四周散去。

    可是他却不松手,终于将水草扯开,他拉着她向上游去,然而,他游动的速度怎么能及得上水底暗流的速度,很快暗流向他们卷来,他奋力的将她向上一送,而他却被那股暗流卷了下去。

    模糊间,她似乎听到了他的声音,“我只是想给你更好的生活……”

    安盈被其他人从水里拽了上来,可是却再也看不见沈墨的身影。

    他被水流不知道卷到哪里去了。

    “阿墨。”沈夫人站在甲板上惊叫了一声,随即晕了过去。

    一时之间场面混乱到无法控制。

    安盈被送了回去,她呆呆的坐在床上,沈夫人是晚上来找她的,指着她的鼻子痛骂了一顿。

    “安盈,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有没有?你知不知道阿墨为你付出了多少?”

    “你知不知道他为了你做了多少事情?他一直想娶你,他的工作,他的生活,他的一切的一切全是为了你,你却从来没有关心过他。”

    “现在,他为了你,连性命都丢了,你真是厉害啊,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

    沈夫人向安盈扑了过来,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她后悔了,沈墨,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

    沈夫人被沈越命人扶去房间休息,沈越在临离开之前只留下了一句话,“他为你,用心良苦。”

    安盈站在门口,呆若木鸡。

    她疯了一般向淮海奔去,只是刚刚跑出门,便被一辆货车撞的飞了起来,失去意识的一瞬间,她喃喃自语,“对不起!”

    *********

    安盈再醒来的时侯,只觉得头疼的厉害,像是要炸裂了一般。

    她揉着额角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床上,眼前的一切陌生而又熟悉。

    这是他们还在小镇上的家。

    可是,当初父亲决定让她跟沈墨订婚以后,沈墨便送了他们家一套市里的大房子,所以,他们举家搬到了市里,那个时侯,她还记得安宁笑嘻嘻的来跟她说:“姐,沈墨家似乎还挺有钱的,居然给咱们家里在市里买了一套大房子,姐姐,你说你连大学都没有上过,居然还找了沈家这样的婆家,真的是走了天大的好运了。”